家庭及求學 貧窮改變人生的路

張淑麗人生故事:從女工到董事長之路

因為貧窮,從小目睹父母親被人欺凌,因為貧窮,從小天天勞動於農事家事。

出身在嘉義偏遠鄉下的張淑麗,國中畢業就放棄聯考,到台北當皮包工廠女工,立志賺錢改善家裡的環境。

不向命運低頭,決定走一條改變的路,半工半讀完成高中學業,25 歲自行創業,憑藉著創新突破,穩健踏實的經營,成為兩家公司的董事長。

這是張淑麗改變人生的故事 ......

每次返回柳溝老家,走過兒時放學回家的路,思緒都會飄到那好遠好遠的記憶中,腦中浮現那個從小就要天天幫忙做粗重農事,發誓要給爸媽過好日子的小女孩的模樣。現在我經營著兩家公司,讓爸媽及一家人都過上舒舒服服好日子,對於目前的成果,多年來內心一直都充滿了感恩。

在創業的過程中,始終認為自己是被上天眷顧的人,雖然小時候家裡很窮,生活非常辛苦,這些磨難都是我的人生養分,造就了堅毅的個性及越挫越勇的鬥志。

民國56年,我出生在嘉義溪口鄉柳溝村的南靖聚落,世代務農,印象中家裡非常窮,我們一家跟叔叔家同住在祖傳的三合院中,我出生排行老四,上面有兩個姐姐跟一個哥哥,下面有一位弟弟。

父母就守著祖先留下來的幾分地種田來養活一家大小,從小家裡很窮,我們兄弟姐妹從小就要幫忙家裡做好多事情。

國小國中時期的我,讀書不是辛苦的事,家裡的家事,田裡的農事才是最辛苦的,經常看到同學放學之後都在玩耍,但是我們家兄弟姐妹,放學之後,都要到田裡幫忙工作,要做各式各樣的農活,做到天黑才能回家。

有時候放學,想偷懶不下田,會故意繞遠路回家,不想經過田裡,只要經過田邊,就一定會被爸媽叫來幫忙。

以我的年紀跟同年齡的朋友相比,什麼農活都做過,插秧、割稻、曬穀,還要幫媽媽做「鹼草」,又要翻土曬乾,那真的非常的辛苦,長大後跟朋友聊天,朋友都不相信我小時候,要做這麼多農事。

工作辛苦還不是最痛苦的事,我們家祖傳田地小又食指浩繁,從我有印象開始,家中就一直缺錢,在那個傳統的鄉下地方,貧窮是很可怕的事情,左右鄰居都會來欺負我們家,可能是水田間一些水路問題,或著生活中的一些小事,總覺得鄰居總是盛氣凌人的來家裡興師問罪。

小小的年紀,小小的心靈,充滿了不平,為爸媽叫屈,但是卻無能為力,只能自己一直生悶氣,氣家裡窮,氣自己無法為爸媽分勞解憂。

國中有一次週記中,我寫了一段話來問老師,為什麼一塊井字形的田地,周圍的田都被別人買走,井字中間那塊地的人,卻無法走到自己的田裡去?我們家的田就是中間那塊地,可以是這樣嗎?才讀國中的我,對於鄰居透過土地重劃,把我們家的田,圍成井字中間的地,卻不讓我們走到自己的田裡,鄰居就是這樣欺負我們家窮,感到忿恨不平,也造就了我的早熟。

老家嘉義縣溪口鄉柳溝村,兒時太窮沒有留下照片,只有老家近照。 圖/張淑麗提供

老家嘉義縣溪口鄉柳溝村,兒時太窮沒有留下照片,只有老家近照。 圖/張淑麗提供

我那時心中充滿了不平,心中暗暗許願,我要努力賺錢,將來有一天有錢之後,要把附近的田地全部都買下來。

兒時這些辛苦工作加上不愉快,被欺凌的經驗,在我後來的人生中,一再的發揮了強韌的作用,每當我面臨低潮與困難,兒時的經驗,支撐著我向上奮起的力量。

在升上國三之後,常常在想著未來的人生,爸媽這麼辛苦,我應該要幫他們分攤家計,國中畢業就去工作賺錢的念頭,一直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有一天學校舉辦就業說明會,廠商來學校招募員工。當時我的功課還不錯,被編在升學班,我偷偷的跟著就業班的同學去聽說明會,那是一家做皮包的工廠,我們要去車皮包,聽完說明會,我就下定決心不參加高中聯考,要直接去上班賺錢。

從小每次學校開學,爸媽都要為我們註冊的學費傷腦筋,都要去借錢,看到這個情景,都很難過,但是也幫不上什麼忙。當我知道有賺錢的機會,可以幫爸媽分攤一些時,我根本沒有任何的猶豫,小小年紀的我,一心一意就是想著要賺錢給媽媽。

老師對於我不參加聯考的決定,感到非常的奇怪,但是也勸不動我。我把決定告訴媽媽,家裡傳統的觀念,重男輕女,媽媽對我的決定,沒有特別說什麼,只是說出門在外要自己小心。

畢業典禮在6月27日舉行,6月29日工廠的遊覽車就直接開到學校,我帶著簡單的行李,跟爸媽告別之後,就跟同學一起坐著遊覽車去台北。

這是第一次一個人離開家,去到非常非常遠的台北工作,一路上的心情是複雜的,對未來的新生活有興奮與期待,對未知的環境有些緊張跟惶恐,還沒有時間想家。那時小小的心中,下定決心要給爸媽過好日子,有朝一日,要讓爸媽在鄉里間「走路有風」。

遊覽車到了工廠之後,我們就被分住進工廠的宿舍,陳設簡單的四人住一間,展開了我的女工生涯。

工廠是南亞的關係企業,位在很荒涼很偏遠的林口台地上的南亞園區內,工作內容是在工作線上車皮包,周而復始,簡單而單調,天天的生活都一樣。

在南亞的皮包工廠當了五年的女工,一個月八千塊薪水,五千塊寄回家給媽媽。 圖/張淑...

在南亞的皮包工廠當了五年的女工,一個月八千塊薪水,五千塊寄回家給媽媽。 圖/張淑麗提供

等熟悉環境之後,想家的情緒才開始發酵,打電話回家給媽媽,從來沒有離家的我,就在電話這頭一直哭一直哭,但那只是情緒的宣洩,對於賺錢給媽媽的意志,我是從來沒有動搖過。

第一個月的薪水發下來,8千元,我把其中的5千元寄回家給媽媽,留些錢給自己,想要去念夜校,半工半讀。但是媽媽反對我半工半讀,他覺得這樣太累了。我聽媽媽的話,沒有去讀書,只是專心的工作。

第一次返鄉是在三個月之後,公司派了一輛返鄉的專車,把我們這批來自嘉義鄉下來的女工,送回鄉下探親,返鄉看到門前一片綠油油的稻田,以前是那麼令人辛苦而疲倦的稻禾,現在卻是如此的撫慰心情,我第一次明白了什麼是鄉愁。

工廠單調的生活,久久才能返鄉一次,真是一段慘澹的歲月啊!在後來的人生中,每每想起這一段,都似乎是黑白的人生默片,卻也淬煉了我堅毅的性格。

在後來的人生中,我有時會開車來到這個台地上,緬懷或著回顧一下我人生的最初,這個孕育了強毅生命力的地方,回想著人生可以多麼的不一樣。

工作第二年之後,對於生活及人生有了不同的想法,沒有問媽媽的意見,我自己決定去讀夜校,是跟工廠有建教合作的光啟高中綜合商科。

重新進入校園,雖然白天工作,晚上上課的生活真的很辛苦,但是校園生活及學習帶來的成長與快樂,給了我很好的調劑。

這三年的學習與高中畢業的學歷,對我未來人生也起了很重要的作用,我一直很慶幸當年自己沒有聽從母親的意見,執意要半工半讀的決定。那時候一起工作一起讀書的姐妹,很多都成了一生的好友。(張淑麗的人生故事之一:家庭及求學 貧窮改變人生的路)(下一篇:上班族的生涯 努力學習卻被解雇

張淑麗的人生故事:從女工到董事長之路 全系列

延伸閱讀

嘉義「微笑商店」請照顧者喝咖啡、喘口氣帶著笑容再出發!

必訪全台「六大特色書店」! 懷舊、望海回味「獨」書時光

探訪全台14座特色瀑布,來一趟森林活泉之旅吧!

不只金針花!台東「青山農場」高山裡的繡球花仙境

相關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