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年志工 徐爸上山下海護生態

你想過什麼樣的退休生活?每天可以睡到自然醒?還是四處遊山玩水?

這一題,人稱「徐爸」的荒野保護協會宜蘭分會分會長徐朝強早在退休前12年就思考過了。徐爸因偶然讀到《思源埡口歲時記》書中的一席話:「21世紀最好的消遣活動是當志工」,讓他在尚未退休前,就決定展開自己的志工人生。

70歲徐爸 退休比上班更忙

70歲的徐爸至今已有27年的志工經驗,從搶救生命到環境保育的志願服務項目,他無一不涉獵,這使他在宜蘭小有名氣,卻也使退休生活變得比工作時還要忙碌。但他一點也不在意,反而笑著說道:「我很享受,而且忙得很痛快!」

到底是什麼樣的契機,讓徐爸如此熱愛當志工,而且願意無償投入環境保育工作,再忙也不說累呢?這就要從他到空中大學上課談起了。

喜歡嘗新的徐爸原本在學校當公務行政人員,秉持活到老學到老的精神,他向空中大學申請進修。「當時的老師說,如果想讓人生像彩虹一樣的繽紛,就應該有第二人生,在人生不同的階段做不同的事。」

推動環境保育之餘,徐爸也會跟著荒野保護協會到野外做動植物調查與研究。圖/徐朝強提...

推動環境保育之餘,徐爸也會跟著荒野保護協會到野外做動植物調查與研究。圖/徐朝強提供

偶然一句話 開啟第二人生

這麼簡單的一句話,就激發他規畫起第二人生,想找到工作以外的興趣。好巧不巧,他在翻書時又瞧見一句話:「21世紀最好的消遣活動是當志工。」這句話出自荒野保護協會創辦人徐仁修的著作《思源埡口歲時記》。

徐爸前後被這兩句話深深影響,於是主動報名成為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那時是民國82年,他還沒從工作崗位退休。此外,他也同時報名擔任太平山的國家森林解說宣導志工,以及生命線協會的協談志工。

換句話說,他不只要學習與求助的民眾對談,還要了解太平山國家森林公園的人文歷史,同時跟著荒野保護協會一起關注自然生態及環境保育的相關議題。

荒野保護協會推廣友善耕作,徐爸會跟著夥伴們一起參加「土壤研習」課程,研究土壤與種...

荒野保護協會推廣友善耕作,徐爸會跟著夥伴們一起參加「土壤研習」課程,研究土壤與種菜。圖/徐朝強提供

怕錯過傻勁 退休前就投入

人都還沒退休,要顧及工作,又要兼顧志工服務,不累嗎?徐爸坦言不簡單,但他也相當幽默地比喻道:「如果想結婚卻不趕快結,會錯過那股傻勁;如果想當志工卻等退休後才投入,也可能因為無法即時轉換心態而放棄。」

憑著這股傻勁,徐爸再陸續加入不同的單位當志工,包括:宜蘭監獄、宜蘭縣政府警察局與少年隊、冬山河生態綠舟森林公園、仁山植物園、羅東水資源回收中心、羅東運動公園等。

這讓徐爸在94年退休後,很快就習慣四處跑的全志工生活。當時的他只有52歲,算是退休族裡的「年輕人」,常常戴上一頂漁夫帽、披上一件防風衣、套上一雙防水登山鞋,再帶著一台相機,就「出任務」去了。

也因為他對志願服務有極大的熱愛,不只得過多項獎章,民國101年更獲得「全國志願服務績優金牌獎」,算是志工界的最高榮譽。

徐爸的志工帽沿還打印「徐爸」專屬字樣,陪他上山下海。記者吳貞瑩/攝影

徐爸的志工帽沿還打印「徐爸」專屬字樣,陪他上山下海。記者吳貞瑩/攝影

荒野保護協會 影響他最深

不過,影響徐爸最深遠的志願服務,還是在荒野保護協會當志工。荒野保護協會民國91年成立宜蘭分會,徐爸是分會的重要幹部,近年則接下分會長一職。

為什麼影響最深?徐爸說,人們對所處的環境本就應當善盡關懷責任,例如他前陣子才和夥伴們沿著北橫公路,一路從桃園拉拉山行腳回到宜蘭,一邊走一邊淨山,同時向路過的當地居民和遊客宣導「無痕山林運動(Leave No Trace)」的概念,降低環境迫害。

什麼是「無痕山林運動」?徐爸解釋,這是林務局的政策,呼籲人們以減少衝擊的活動和行為,達成親近山林的體驗,愛護台灣這塊美麗寶島。

維護無痕山林 記住七準則

無痕山林有七大準則,包括:事前充分的規畫與準備、在可承受地點行走宿營、適當處理垃圾維護環境、保持環境原有的風貌、減低用火對環境的衝擊、尊重野生動植物、考量其他的使用者。

由於一般人到山上健行多是一天來回,徐爸又將七大準則簡化為8個字:輕裝、簡食、慢行、寂靜。

徐爸舉例,想帶午餐上山吃,午餐就應使用最簡單的包裝,最好是可再利用的塑膠盒,下山帶回家清洗再用;若用塑膠袋則應帶回家丟棄。另健行應安靜不喧嘩,別干擾到動物的作息。「而且到野外首重安全,可別穿著高跟鞋上山。」

荒野保護協會宜蘭分會前陣子沿著北橫公路,一路從桃園拉拉山行腳回到宜蘭,一邊走一邊...

荒野保護協會宜蘭分會前陣子沿著北橫公路,一路從桃園拉拉山行腳回到宜蘭,一邊走一邊淨山,撿了10大袋垃圾。圖/徐朝強提供

憾山間垃圾 籲培養生態心

「可惜的是,百姓需要更多的教育來培養『生態心』。」徐爸感慨,山路邊坡或懸崖下方常見被遊客隨手亂丟的垃圾,例如去拉拉山一趟就撿了10大袋垃圾回來。「最常看到的垃圾就是飲料瓶和菸蒂。」

如何培養「生態心」?徐爸說,他們習慣在上山行腳後的回程路上,在車上做分享會,回想當天一路上的所見、所聞與所學,最後進行反省與檢討。

此外,荒野保護協會也會主動向國中小學接洽,派志工前往校園授課,讓「生態心」能從小培育。

徐爸不只是與荒野保護協會的夥伴倡導無痕山林,也相當關注全台各地的保育議題,例如他們曾經響應全國環保團體,反對國光石化在彰化大城濕地開發;或發起桃園大潭藻礁的公投,拒絕中油新建天然氣接收站,目前還在連署中。

為倡導環保 不惜跟監抗爭

「我們對環境保育的倡導是非常認真的,比政府更積極而且出力更多。」徐爸很直白地表示,如果道德勸說無法阻止業者開發,他們就會發動連署抗爭、跟監查察或向民代陳情,「我們時常笑稱自己是荒唐野蠻的一群人。」

這也代表荒野保護協會的志工為了宣導環境保育,必須上山下海,不像一般志工待在同一地點就好。「幸虧我們很有熱忱,否則真的又耗時又花錢。」

徐爸目前的生活是一周七天都當志工,雖然忙碌,但也忙得精彩。「鐘鼎山林,各有天性。」他強調,退休後做什麼都好,日子開心最重要。他也會偶爾排假,暫時放下志工工作去旅遊,放鬆身心,也能發現更多環境保育的好教材。

聊天互動健行 當志工養生

徐爸會當志工到什麼時候呢?他笑道:「等到有人叫我這位阿伯別再出現為止。」他說,其實當志工也是一種養生方法,因為心有歸屬就有固定的生活節奏,又能常常與他人聊天互動、爬山健行,有助熟齡族保持身心健康。

面對自己的退休生活,徐爸可是給自己打了高分。他認為,人生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只要沒有財務困難,建議在經濟許可下早點退休,開展第二人生,「心態上比較能笑話由他,也不用再過於在意別人的評價,人生更瀟灑自在!」

延伸閱讀

每天都過得很糟嗎? 其實你需要上社大的這門課

4寶媽成手工皂師,花10年打造女性支持社團

從10元開始!六月用10年儲蓄險為孩子存到800萬

不怕中年失業!45歲用好手藝再創第二人生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