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連假去哪玩?來一趟南投鳳凰谷與鳥兒一同迎春天!

先是珠頸鳩低沉的咕咕聲,随後白頭翁嘹亮婉轉地唱和,再來是麻雀的吱吱喳喳;每天清晨六時前後,我都會被窗外的鳥聲吵醒。從鳥鳴中聽到春天的消息,心想,鳳凰谷鳥園的孔雀,應該也䦕始「叫春」了。

孔雀 圖/沈正柔 提供

孔雀 圖/沈正柔 提供

3月10日,晴天。我一早即驅車前往鳳凰谷鳥園。鳥園位於南投縣鹿谷鄉,隸屬國立科學博物館。果然,還未入園就聽到孔雀報春。

走訪過多次,我像識途老馬,直奔C區。性急的孔雀已迫不及待開屏了!也許時機未到,幾隻䦕屏的孔雀像似預演,轉了幾圈便又閤起尾羽;其他雄孔雀可沒閒著,不是拖著華麗長尾款款而行,仿若模特兒走秀,便是在棲木上梳理羽毛準備登場。儘管雄孔雀蠢蠢欲動,雌孔雀卻不理不睬。

雌孔雀 圖/沈正柔 提供

雌孔雀 圖/沈正柔 提供

鳥園裡住著綠孔雀、藍孔雀和白孔雀。綠孔雀分佈在東南亞的緬甸、爪哇等地,藍孔雀則在南亞的印度和錫蘭;白孔雀不是白化症(albines),而是適應環境的基因突變,要不然瞳孔應該是紅色而不是黑色。

英國科學家的實驗證明,尾羽眼狀斑越多、聲音越宏亮的雄孔雀更能吸引異性,交配後繁殖的小孔雀存活率也越高。䦕屏是求偶的表演,璀璨的羽翼加上一圈圈斑點,讓人目眩神迷,不但挑逗異性情慾,也是遇到敵人時迷魂並趁機逃跑的武器。

鳥園裡住著綠孔雀、藍孔雀和白孔雀。綠孔雀分佈在東南亞的緬甸、爪哇等地,藍孔雀則在...

鳥園裡住著綠孔雀、藍孔雀和白孔雀。綠孔雀分佈在東南亞的緬甸、爪哇等地,藍孔雀則在南亞的印度和錫蘭 圖/沈正柔 提供

科學歸科學,眼望活生生的孔雀開屏,我寧願相信那是穿著大舞裙的仕女,隨著圓舞曲起舞;而當粗啞的鳴叫聲響起時,所有美麗的連想瞬間破碎。

與孔雀鄰居,羽色能嫓美的是紅腹錦雞,行為更浪漫的則是愛情鳥。

與孔雀鄰居,羽色能嫓美的是紅腹錦雞 圖/沈正柔 提供

與孔雀鄰居,羽色能嫓美的是紅腹錦雞 圖/沈正柔 提供

早就聽過「金雞獨立」,幾年前首度在園裡邂逅金雞;當時還認識銀雞和黃金雞,這次只看到金雞和黄金雞。金雞即是紅腹錦雞,中國特有種,主要分佈核心在陝西、甘肅的秦嶺,陝西省寶雞市據說便是因金雞得名。除了羽色多彩如瑰麗的織錦,頭頂金黃色絲狀冠羽更是耀眼,與美國前總統川普髮型類似,一度被稱作「川普雞」。黃金雞是金雞培育的突變種,羽色雖然難望金雞項背,卻也金光閃閃。相形之下,雌雞灰褐的羽色低調多了。

也許雌黄金雞已經䦕始發情。我走到籠前,看到雌雞正沿著鐵絲網來回疾行,目光指向緊鄰的金雞。這下可急壞同籠的雄雞,有如打籃球的緊迫盯人,雄雞一直繞著雌雞蹦跳,執意阻斷去路;最終雌雞只能飛上棲枝擺脫糾纒。

愛情鳥原來就愛接吻,春天的吻更加陶醉。以為愛情鳥只有我在東非認識的費氏愛情鳥(紅牡丹鸚鵡),沒想到鳥園裡的愛情鳥羽色更多種,其中原產於西南非的桃面愛情鳥最是多情。剛好趕上週三上午的餵鸚鵡體驗,滿場愛情鳥飛舞歡唱,-面爭食遊客手中的飼料。一旦塵埃落定,接吻秀接著上演,只見短喙交接,傳遞濃情蜜意。

桃面愛情鳥 圖/沈正柔 提供

桃面愛情鳥 圖/沈正柔 提供

愛情鳥原來就愛接吻,春天的吻更加陶醉。 圖/沈正柔 提供

愛情鳥原來就愛接吻,春天的吻更加陶醉。 圖/沈正柔 提供

念念不忘幾十年前在巴西首遇的大巨嘴鳥,每次到鳥園,一定前往探望。我摸過巨嘴鳥的大嘴,像兩片鮮艶橙黃的塑膠片,眼睛藍色虹彩裡轉動的黑眼珠透著好奇。隔著鐵絲網見到訪客,不知是興奮還是驚嚇,不停地在籠裡穿梭飛翔。想起當年巴西導遊說,巨嘴鳥飛在天空像一隻「飛翔的香蕉」。

巨嘴鳥的大嘴,像兩片鮮艶橙黃的塑膠片,眼睛藍色虹彩裡轉動的黑眼珠透著好奇。 圖/...

巨嘴鳥的大嘴,像兩片鮮艶橙黃的塑膠片,眼睛藍色虹彩裡轉動的黑眼珠透著好奇。 圖/沈正柔 提供

我最喜歡逗留在鳥園䦕放式的生態圍籬裡,實境觀察鳥類生活。雨林園圍籬裡住的多是鳩鴿,綠皇鳩、綠背鴿、綠簑鴿可以用綠葉作掩護,一旦有人進入,恐怕行跡敗露驚惶飛竄,振趐鼓風必然引起一陣騷動。

綠皇鳩 圖/沈正柔 提供

綠皇鳩 圖/沈正柔 提供

綠背鴿 圖/沈正柔 提供

綠背鴿 圖/沈正柔 提供

綠簑鴿可以用綠葉作掩護 圖/沈正柔 提供

綠簑鴿可以用綠葉作掩護 圖/沈正柔 提供

羽色鮮艶的紫蕉鵑想藏也藏不住,乾脆穩坐樹冠沐浴春陽。小白鳩坐在巢裡,一面孵蛋一面嗑睡;超前部署的白皇鳩也蹲在窩裡,小鳥依偎在媽媽懷裡,不時伸出頭來窺伺來客。

羽色鮮艶的紫蕉鵑想藏也藏不住,乾脆穩坐樹冠沐浴春陽。 圖/沈正柔 提供

羽色鮮艶的紫蕉鵑想藏也藏不住,乾脆穩坐樹冠沐浴春陽。 圖/沈正柔 提供

小白鳩坐在巢裡,一面孵蛋一面嗑睡 圖/沈正柔 提供

小白鳩坐在巢裡,一面孵蛋一面嗑睡 圖/沈正柔 提供

白皇鳩也蹲在窩裡,小鳥依偎在媽媽懷裡,不時伸出頭來窺伺來客。 圖/沈正柔 提供

白皇鳩也蹲在窩裡,小鳥依偎在媽媽懷裡,不時伸出頭來窺伺來客。 圖/沈正柔 提供

轉往本土教材園圍籬。我原想躡手躡腳以免驚動藍腹鷴,卻被突然躍出的藍腹鷴雄鳥嚇一大跳。也許情急了,已往深藏不露的雄鳥,居然一直不離視線;卻也端架子,明知雌鳥就在腳下,偏只高踞石頭上舉目四顧,不時抖動翅膀,就是不肯移樽就教。

藍腹鷴俗稱台灣山雞,因為羽色華麗也稱作「華雞」。 圖/沈正柔 提供

藍腹鷴俗稱台灣山雞,因為羽色華麗也稱作「華雞」。 圖/沈正柔 提供

藍腹鷴雌鳥羽毛雖然只有深淺棕黃相間,卻也透出金屬光澤,樸素不失華貴。 圖/沈正柔...

藍腹鷴雌鳥羽毛雖然只有深淺棕黃相間,卻也透出金屬光澤,樸素不失華貴。 圖/沈正柔 提供

藍腹鷴俗稱台灣山雞,因為羽色華麗也稱作「華雞」。雌鳥羽毛雖然只有深淺棕黃相間,卻也透出金屬光澤,樸素不失華貴。本土教材園的主人是藍腹鷴家族,一隻雄雞配上好幾隻雌雞,難怪雄雞有恃無恐。倒是原產於東南亞的翠翼鳩忙著談戀愛,早些修成正果的已在巢中孵卵。

原產於東南亞的翠翼鳩忙著談戀愛,早些修成正果的已在巢中孵卵。 圖/沈正柔 提供

原產於東南亞的翠翼鳩忙著談戀愛,早些修成正果的已在巢中孵卵。 圖/沈正柔 提供

原產新幾內亞的藍冠鴿也是本土園住户,多半靜靜站著打量來客;企圖求偶的卻似馬不停蹄,積極玩著追趕跑跳碰;樹蔭下,胸有成竹的雌鳥陪著寶寶打盹。藍冠鴿和維多利亞冠鴿仿若異卵雙胞胎,-直讓我拙於分辨。在翻閱鳥書搜尋後發現,秘密藏在藍冠中,維多利亞冠鴿藍中摻白。

原產新幾內亞的藍冠鴿也是本土園住户,多半靜靜站著打量來客 圖/沈正柔 提供

原產新幾內亞的藍冠鴿也是本土園住户,多半靜靜站著打量來客 圖/沈正柔 提供

維多利亞冠鴿與藍冠鴿仿若異卵雙胞胎,秘密藏在藍冠中,維多利亞冠鴿藍中摻白。 圖/...

維多利亞冠鴿與藍冠鴿仿若異卵雙胞胎,秘密藏在藍冠中,維多利亞冠鴿藍中摻白。 圖/沈正柔 提供

行經鴕鳥園,只見兩隻黑色羽毛的雄鴕鳥兜著院子轉。正想離開,其中一隻突然跳起求偶舞,逗樂了遊客,可惜英雄無地用武。

同樣失落在春天求偶季節的應是隔壁猛禽區的大冠鷲。大冠鷲屬中大型猛禽,喜歡乘著氣流盤旋天際;求偶時雄鳥爪對爪決鬥,雄鳥抓著雌鳥交纏翻滾,都在廣大的天空進行。關在籠裡,真不知道牠們能如何施展求偶的狂野?在鳥園裡一直聽到大冠鷲的哨聲,也許是我敏感,那清亮的鳴叫裡,有幾分淡淡的感傷。

大冠鷲屬中大型猛禽,喜歡乘著氣流盤旋天際 圖/沈正柔 提供

大冠鷲屬中大型猛禽,喜歡乘著氣流盤旋天際 圖/沈正柔 提供

|更多精選延伸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