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生就和奧運很有緣!體育人的浪漫,要為奧運寫本書

劉善群從二○一七年開始,連三年都特別到東京為寫書取材。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從二○一七年開始,連三年都特別到東京為寫書取材。 圖/劉善群提供

對許多運動員來說,登上四年才一次的奧運就是選手生涯最大夢想;對體育記者來說,採訪奧運是職業生涯清單上必列選項。體育媒體出身的劉善群,從出身年分似乎就和奧運結下不解之緣,進入媒體圈後他不但四度現場參與奧運,今年更出了一本《東京奧運六四三》,為寫書甚至辭去總經理工作,義無反顧追逐自己的奧運夢。

體育人出身的劉善群辭去工作寫書。 圖/劉善群提供

體育人出身的劉善群辭去工作寫書。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一九六四年出生,當年國際大事之一就是東京首度舉辦奧運;擔任體育記者後第一次出國採訪大型運動賽事,又是在東京登場的第三屆世界田徑錦標賽,這場盛會讓擔任記者不到三年的劉善群眼界大開。

和東京的連結,加上參與過七度奧運採訪作業,當東京二○一三年爭取申辦奧運成功,劉善群就在心中埋下寫書的種子,「我有一個使命感,一定要寫!」二○一七年起,他將想法化為行動,連續三年都前往東京蒐集奧運資料,每天場館走透透,最高紀錄單日步行近三萬步;之後他更辭職寫書、自己設計封面,產出這本不只是體育,還囊括人文和科技面的東京奧運「工具書」。

劉善群的奧運記者證。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的奧運記者證。 圖/劉善群提供

為寫書蒐集資料前,劉善群就醉心日本文化,每年幾乎都會往日本跑,這三年深入了解日本籌辦二○二○東京奧運過程,他再度被感動,「日本人做事是無比認真,把人文運用到極致。」他形容,每次去取材都會有新發現,從聖火火炬、獎牌甚至吉祥物、主場館和東京的奧林匹克博物館,「解構後就發現,日本真的好厲害,奧運不是看熱鬧而已。」

劉善群從二○一七年開始,連三年都特別到東京為寫書取材。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從二○一七年開始,連三年都特別到東京為寫書取材。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承認,辭職寫書堪稱人生中「滿瘋狂的事」,但過去各單位栽培累積的工作經驗都是基礎,他想用自己視角為體育做些貢獻,他說:「我是體育記者出身,但要有影響力,才能提高能見度,所以我後來跑政治、跑兩岸,很努力成為多方面的媒體人。」他當過總編輯,二○一五年再拿到經營管理碩士,「知道商業模式後,對奧運又更清晰。」

劉善群一九九六年採訪亞特蘭大奧運。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一九九六年採訪亞特蘭大奧運。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左一)任職台視時期遇上亞特蘭大奧運。 圖/劉善群提供

劉善群(左一)任職台視時期遇上亞特蘭大奧運。 圖/劉善群提供

紙媒、電視台、網路媒體走過一遍後轉入科技業,劉善群寫書前的職稱是台開集團新天堂樂園暨風獅爺購物中心總經理,工作歷練讓他除了體育,還能談科技,甚至將書本「立體化」,《東京奧運六四三》除了文字和圖片,還有十個QR code,讀者手機一掃就能看到對應影片,可能是場館介紹,也或是獎牌製作過程,從紙本的平面影像進入數位世界。

應該今年七月底登場的二○二○東奧雖因新冠肺炎疫情延後一年,劉善群搭配的許多東奧演講計畫也被打亂,但他樂觀說:「奧運延期也不是壞事,凡事都有第一次。」過去已經四度到過奧運現場,劉善群希望能以另種身分參與東京奧運,「我有申請奧運志工,想以不一樣的角度去體會、用不同角度看奧運。」

二○一二倫敦奧運,劉善群躬逢其盛。 圖/劉善群提供

二○一二倫敦奧運,劉善群躬逢其盛。 圖/劉善群提供

二○一二年倫敦奧運,劉善群造訪網球場全英俱樂部。 圖/劉善群提供

二○一二年倫敦奧運,劉善群造訪網球場全英俱樂部。 圖/劉善群提供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