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嘉文:拋開心病 不當大女人

接觸身心靈領域長達15年,何嘉文表示,最難的部分就是必須檢視自己,發現真實的自己和想像中有很大的落差,「了解自己本來就不容易,而且在了解自己的過程中,你也要去檢視自己和周邊的人的關係,像是跟爸媽、兄弟姊妹、跟朋友同學,等於是把自己從小到大的經歷再翻出來一次。

何嘉文學習花藝、日本傳統手工藝「素素釦」和潛水等技能,擁有多種證照。 記者侯永全...

何嘉文學習花藝、日本傳統手工藝「素素釦」和潛水等技能,擁有多種證照。 記者侯永全/攝影

在檢視原生家庭的過程中,她說,本省家庭傳統觀念大多是重男輕女,她被這種觀念綑綁,一直認為爸爸媽媽也是重男輕女,因此她從小處處和男生爭強,因為這會讓她很有優越感。但她發現,什麼都想贏的自己很辛苦,「我其實沒那麼想要贏,這也讓我和弟弟的相處出現了一些狀況。」她曾埋怨,為何自己要承擔那麼多事情,「但這其實都是我自己選擇的,因為我自己想要跟男生比較,因為我想要贏,我不知道怎麼跟男生合作。」這樣的心態也影響到她的感情。

而她在開始上課後,終於找到問題的源頭,「我後來回頭去跟家人認真聊天,當我聊完一輪以後,才發現根本不存在重男輕女這回事,一切都只是4歲時的我對於外界的感覺,我只是因為是姊姊,弟弟年紀比我小,弟弟自然會比較需要大家的關注,這跟男生女生完全沒關係。」理解到這一點後,何嘉文才終於可以放鬆,她不必透過無止境的競爭來得到爸媽的注意,「放鬆之後,我和弟弟的關係也變得比以前好,和異性的關係也是,我不用逞強什麼都會。

何嘉文(右)接觸身心靈領域15年。 圖/何嘉文提供

何嘉文(右)接觸身心靈領域15年。 圖/何嘉文提供

心理狀態好了,這時候的她遇到了先生,「當時的我很自在,只覺得身體健康最重要,應該是說我整個人對了。」解開心結後的她彷彿重生,「有次和弟弟聊天,他說他超喜歡現在的我,因為我以前什麼都要表現出我是最棒的,現在的我跟他距離很近,可以誠實承認自己還不足的地方,常常也享受擺爛的樂趣。」身心靈的課程影響她甚鉅,她不再勉強自己當強勢大女人,而是選擇順從本心,自在不好強。

|何嘉文的第二人生

2020的年末寫下最想寄出的那一張卡片,給您最思念、最想感謝、最想道謝的親人或朋友!立即寫下你的思念...

延伸閱讀

退休金QA|退休後可雙領勞保+國保嗎?老年給付要如何申請呢?

登上財富高峰 下半場必學的幸福放大理財術

泡湯好季節-全台唯一泥漿溫泉,在台南「後花園」

93歲保持軟Q!謝滿阿嬤分享「運動養生」日程表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