踩山路送餐食,高雄原鄉照服員關懷不間斷!

拎著剛煮好熱騰騰的便當,高雄原鄉的照服員 整裝出動,有的雙手拎,有的拉著小推車,挨家挨戶拜訪部落中的長輩,把便當和關懷外送到家。「不能因為疫情,剝奪長輩用餐的權利,讓他們餓肚子。」照服員說。

茂林文建站成員整裝出動,把便當和關懷外送到家。 圖/高雄市政府新聞局 攝影李奕瑲

茂林文建站成員整裝出動,把便當和關懷外送到家。 圖/高雄市政府新聞局 攝影李奕瑲

疫情爆發以來,設立於高雄原鄉的文化健康站取消了共餐服務,為了持續帶給長輩關懷,照服員們每天親自外送便當,不畏風雨與山區寒冬,兩年來照服員踩著山路,送上健康又美味的餐食,幫忙打理各種疑難雜症,為防疫生活下的部落長者們,提供溫暖的支持力量。

位於桃源區「嘎啦鳳部落文化健康站」在疫情期間暫停共食服務,改由照服員將餐點送到部...

位於桃源區「嘎啦鳳部落文化健康站」在疫情期間暫停共食服務,改由照服員將餐點送到部落長輩家中。 圖/高雄市桃源區嘎啦鳳文化健康站

早上9點鐘,正是桃源區「嘎啦鳳文化健康站」(下稱:嘎啦鳳文健站)最忙錄的時候,照服員與志工 手腳俐落地洗切菜、炒菜、包裝盒飯,趕在11點前將餐點準備就位,出發送餐給部落的長者們。「我們的餐點主要使用在地食材,少油少鹽讓長輩們吃得健康。」負責人王雯萱說。依照文健站規劃,一位照服員要負責10位長者,他們有的住在山坡上,有的距離較遠必需騎摩托車,平均送完餐得花一個小時。王雯萱笑說:「老人家看到照服員總會很開心,所以每次除了送餐食,還要多留10分鐘陪他們聊天辦事、處理日常。」

文健站雖因疫情關站,照服員的關懷仍舊不停歇,每天電話問安,親自送餐到府,並協助處...

文健站雖因疫情關站,照服員的關懷仍舊不停歇,每天電話問安,親自送餐到府,並協助處理疑難雜症。 圖/高雄市政府新聞局 攝影李奕瑲

嘎啦鳳文健站是高雄市原住民委員會在原鄉地區設置的14個文化健康站之一,原本平日為部落長者安排活動課程,提供午間共餐服務。原鄉部落 年長者比例高,許多家庭白天年輕人外出工作,留長輩獨守家中,因此到文健站動動身體和頭腦,一起用餐聊天,成為一天中重要的交誼活動。

有如地方情感交流站的原鄉文健站,自去年疫情升級起,不得不中斷活動課程與共餐服務,以避免群聚感染。「我們從去年5月一直陸陸續續關到現在。」王雯萱無奈地說:「這個禮拜好不容易開放,但因為出現確診案例又只能關站,聽到又關站,很多老人家不開心,覺得很不習慣,少了平常可去上課活動的據點。」按耐不住的長輩,會在文健站四周徘徊,不時關心照服員在做什麼。「只能叫他們回家休息不要亂跑。」王雯萱苦笑道。

文健站提供各種活動課程與共餐服務,長輩們可在這互相學習交流,得到身心靈的照料。 ...

文健站提供各種活動課程與共餐服務,長輩們可在這互相學習交流,得到身心靈的照料。 圖/高雄市桃源區嘎啦鳳文化健康站

雖然無法敞開大門,但服務仍舊是現在進行式,文健站的照服員們改變方向主動出擊,透過送便當每天拜訪長輩,同時協助處理家中大小事。像是有些子女在外工作的獨居長輩,孩子幫忙辦了手機卻不會用,於是在用餐時順便求助照服員。而照服員不但手把手教如何視訊通話,還會「隨堂考」打電話提醒爺爺奶奶平常要練習連線接聽。

在防疫期間,文健站雖有宣導各種衛教課程,但快篩對許多長輩來說仍然是個難題。趁送餐時,照服員索性帶長輩,跟著教學影片一個一個步驟做,終於獲得有效採樣。「關站期間,老人家對照服員的需求很大,甚至縫衣服線穿不過針頭,都要照服員幫忙。而以前這些小事都可以在文健站聚會中解決。」王雯萱分享疫情中長輩的「非日常」,她還說:「許多長輩要人陪同到醫院,看到文健站沒開就不好意思開口,其實像是環境清潔、回診拿藥、檢查復健等服務,我們一直都在持續進行。我們生活在這麼小的環境,每個長輩都是我們的親人。」

路雖蜿蜒,但照服員的付出卻很直接。 圖/高雄市政府新聞局 攝影李奕瑲

路雖蜿蜒,但照服員的付出卻很直接。 圖/高雄市政府新聞局 攝影李奕瑲

雖然因疫情無法密集接觸,但藉由送餐服務讓關懷不停歇,許多原鄉爺爺奶奶都覺得好貼心。隨著疫情逐漸降溫,文健站也期待能夠早日敞開大門,還給長輩聚會共餐的心靈交流站。

目前本市於原鄉地區設置14站,加上都會地區15站,共29處文健站,服務對象包含,55歲以上長輩且為獨居長者或亞健康、身心障礙中度以下、輕度失能者(失能等級2~3級)等長輩,若長輩有需求都可以聯絡各文健站,文健站也會派專人至家中訪視。

Information
.高雄市政府原住民事務委員會
各文化健康站聯絡資訊

本文轉載自《高雄畫刊》,原文為:原鄉照服員歡樂送 長輩關懷不間斷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