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暑餐桌-米苔目「鹹甜皆宜,冷熱皆行」!

六月六,仙草水米苔目,意指著仙草水和米苔目是當下應時的消暑良品。妙的是,仙草和米苔目,兩樣食材能做成鹹食,也能製成甜品,尤其米苔目更是古早味的代表之一,也蘊含著老一輩的節儉精神。

走過半世紀的米苔目冰,是消暑聖品的不二選擇。 圖/蕭涵 攝

走過半世紀的米苔目冰,是消暑聖品的不二選擇。 圖/蕭涵 攝

「似麵非麵、是米非飯」,是我對米苔目下的註解。問了身邊朋友,不少人小時候都蹲在奶奶旁邊看過米苔目製作,而我對米苔目的了解,是透過採訪才有了近距離接觸。從製作糰子到用米篩搓揉出米條,在煮滾的大鍋水中慢慢成形。想像一下畫面,雪白的米條在白煙中若隱若現,似乎就像藏白紗下的新娘子般,嬌羞卻又迫不及待讓人欣賞美姿。

曾是農業社會,勞動者補充體力的下午茶,隨著社會越來越進步,日子越來越舒心,這份反璞歸真的簡單滋味,漸漸成為找回兒時記憶的一部時光機。只是現代人不甘於單吃米苔目,總要點上三五盤切菜,用滿滿一桌先填滿心靈的空虛。

湯米苔目和小菜戰爭

我喜歡湯米苔目,省下要點配湯的煩惱。先喝口湯暖胃,各家味道脫離不了大骨香,鹹的米苔目,總會跟著蝦米、韭菜一起出場,山珍搭上海味,把樸實無華的米苔目拉升另一個層次。不知不覺喝了半碗湯才開始吃第一口米苔目,純粹的順口感混著淡淡米香,這時總會忍不住夾起小菜配「飯」,我的套餐是油豆腐、軟管、大腸、嘴邊肉,邊吃邊探頭看向別桌,從小菜中找飯友,默默會發現油豆腐這傢伙總是會勝出,價格親民的背後,或許是一種渲染地下意識選擇。

跟朋友吃米苔目,每每總是會上演搶小菜事件。這就得怪湯米苔目了,拿湯匙就拿不了筷子,雙手並用總會慢個幾秒鐘,不像吃乾米苔目,一隻手打遍天下無敵手,所以我總會用點小心機,把自己喜歡吃的偷偷挪到面前,看是你快還是我快。

湯米苔目清爽,乾米苔目涮嘴,搭配滿滿小菜,分不清誰才是主角。 圖/蕭涵 攝

湯米苔目清爽,乾米苔目涮嘴,搭配滿滿小菜,分不清誰才是主角。 圖/蕭涵 攝

新式吃法米苔目冰

米苔目巡禮當然不能只有一站,這就不得不讚美一下大稻埕,真是個方便的地方,不到五分鐘的車程,就能從米苔目店到另一家米苔目店,看到外頭大排長龍就知道沒走錯了。

一碗米苔目、一勺糖水、再加點仙草粉粿,米苔目冰對我來說是個摸不透的甜品,怎能把放進湯裡的食材放到糖水裡呢?但仔細想想,韓國冷麵不也是這樣嗎?充滿冰塊的鹹湯放的是超Q彈的麵條,這樣想想,都敢挑戰冷麵的我,怎麼可能不試試米苔目冰呢?

甜滋滋的糖水混著碎冰,咬在嘴裡咯滋咯滋,就算長大了還是改不掉淘氣小毛病,比起米苔目的口感,我更愛粉粿多一些,雖然沒有黑糖焦香,但Q度絕對大大加分。

寫著寫著,不禁又點開手機叫外送了…鹹的好,還是甜的好呢?

湯米苔目加韭菜、油蔥點綴,用湯匙舀著吃,同時感受米香和湯醇滋味。 圖/蕭涵 攝

湯米苔目加韭菜、油蔥點綴,用湯匙舀著吃,同時感受米香和湯醇滋味。 圖/蕭涵 攝

愛吃橘頻道,邀請美食記者蕭涵,分享平凡人的不平凡體驗。小小邊緣媒體人,本名當藝名,藝名當本名,從平凡生活中學會走跳人生,從街邊小吃、巷弄館子到米其林餐廳,被寵壞了舌尖,愛吃又愛分享,不挑食但強調感覺。喜歡盲走日本街頭,享受潮流南韓氛圍,偶爾來點東南亞豔陽,朝著一月一國的藍圖邁進。

【延伸閱讀↘↘↘】

。夏日舌尖的「鳳凰光芒」! 芒果甜口感,鳳梨酸健康

。炎夏涼一下!韓國飲品師教你在家自製天然手搖飲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