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蜂蜜蛋糕到燒菓子 人生的高峰與低谷

我內心一直有一個聲音,就是要做蛋糕,麵包只是入門的生意。在當時傳統的烘焙業中,做蛋糕的層次是比麵包高級的,所以我內心深處,就是一直很想做蛋糕。

我想我應該天生就有個不安定的靈魂,如果好好顧好麵包代工,持續擴張市場,每月穩定獲利超過70萬,一家人就可以好好過日子了。也不知道是那一根筋不對勁,我就是想再弄點什麼事來做做。

也有可能我內心一直有一個聲音,就是要做蛋糕,麵包只是入門的生意。在當時傳統的烘焙業中,做蛋糕的層次是比麵包高級的,所以我內心深處,就是一直很想做蛋糕。

我把早餐店及餐廳的吐司麵包及漢堡的代工,擴張到了一個極致後,再去檢視市場時,我發現沒有人做蜂蜜蛋糕的代工,我不知道是沒有人想到要做,還是這個市場不存在?因為以前我在金格食品做學徒時,學的就是蜂蜜蛋糕,想試試看,我也不知道會不會成功。

就是一種感覺,加上「憨膽」,我就投入建置蜂蜜蛋糕的生產線,雖然我是學蜂蜜蛋糕出身,但是對自動化生產線是沒有經驗的,我就請日本的技術顧問松橋市治先生來幫忙規劃,松橋先生也是我之前在做麵包生產線的顧問,非常的專業。

巨資投入 卻與父親撕破臉

我把前幾年做麵包賺來的錢,全部投入蜂蜜蛋糕生產線的建置,但是錢只夠做生產線前半段的攪拌恆溫設備,共投入了2000多萬,生產線後半段的烘烤、冷卻、隧道爐、切割機、包裝等設備,因為錢不夠,所以沒有投資設置,我原本以為後半段可以用人力控制,結果生產出來的蛋糕有一半是失敗的,根本賣不出去,如果要把後半段的設備再建置,要再投入1200萬。

頭已經洗一半了,我必須要再把錢投進去建置前半段的生產線。於是我把家裡的農地、建地...

頭已經洗一半了,我必須要再把錢投進去建置前半段的生產線。於是我把家裡的農地、建地及房子全部都質押給銀行貸款來投資。 圖/freepik

頭已經洗一半了,我必須要再把錢投進去建置前半段的生產線。於是我把家裡的農地、建地及房子全部都質押給銀行貸款來投資。這下子可把我爸嚇壞了,他第一次這麼擔心我的投資風險,於是他要求我跟弟弟分家,麵包廠給我弟弟,蛋糕廠給我,大家各負盈虧。當時麵包廠一個月賺70萬,蛋糕廠一個月賠50萬,我原來打算用麵包廠盈餘來補蛋糕廠的虧損,等到蛋糕廠起色,再做打算。

但是父親的這個決定,對我的布局是重大的打擊,討論分家那一天,父親帶著兩位伯父及幾位堂兄弟都從宜蘭到台北來,我的心情非常的忐忑,還特地喝了高梁酒再去談,我爸說給我300萬,兄弟分家,當時我心裡一直盤著一句話,「我給你們600萬,麵包廠給我」,但是即使我喝了酒,這句話,還是沒敢說出口。

「要做蛋糕是你決定的,錢也是你借的,你要自己負責」我爸就丟這句話給我,我心裡一直想著「家和萬事興」,默默的獨自扛下蛋糕廠的責任,但我那時真得無法諒解我爸的決定,有好長一段時間,我幾乎都不跟他說話。

但是這個變局,卻也激起我的鬥志,我只能往前衝,往前拚,只能成功,不能失敗。如果失敗,連祖先留下來的田產都保不住。

蜂蜜蛋糕的代工生產線,金額重大投資,把田產質押貸款,父親要求兄弟分家。 圖/賴文...

蜂蜜蛋糕的代工生產線,金額重大投資,把田產質押貸款,父親要求兄弟分家。 圖/賴文典

救事業 飛車拚命在所不惜

拚了老命的拓展業務,全省任何地方,不管是高雄還是屏東,只要有人要談蜂蜜蛋糕,我一定飛車前去,一個月開車超過3萬多公里。

我印象很深刻,有一天為了趕一個客戶時間,在高速公路上飛車,從新竹回到三重,70公里只花了19分鐘,平均時速超過200公里,天天這樣飛車,如果路上有一點點的差池,一定小命不保,想著想著,有股涼意從背脊而生,這股拚勁,就是不想輸,也不能輸。

就算我拚了老命搶客戶,就算我不惜重本,完全按照日本顧問的意見及標準,把整條生產線建置完成,但是蜂蜜蛋糕的良率還是不理想,烤好蛋糕不一定會膨起來,有時會塌下去,我想破腦袋也不知道問題出在那裡,這可是攸關事業成敗的關鍵。

意外一摔 竟成致勝關鍵

那一陣子天天為此苦惱不已,一天中午,有一個客戶來找我,我請他吃飯,喝了一瓶半的威士忌,有了幾分酒意之後去工廠看看,我問廠長今天怎麼樣?廠長搖搖頭說還是不行。隧道爐裡面還有蛋糕沒出爐,我心裡憤恨地拿起來裝在木框裡的蛋糕,往地上重重的摔下去,一連摔了6盤。

結果這6盤蛋糕,不但沒有被摔壞,反而膨鬆異常,變成意外地完美的蜂蜜蛋糕。我開始細細研究原因,才發現問題出現在密實的木框,蛋糕出爐後,新鮮空氣被隔在木框外,無法讓蛋糕膨鬆,我這一摔,讓新鮮空氣進去,後來的蛋糕的良率幾乎是百分之百,產品的問題,竟然意外的一摔而解決了。

所有的問題都解決後,蜂蜜蛋糕代工生產線,在13個月達到損益平衡,比我預估要花兩年的時間,早了快一年,這又是一路辛苦,破釜沉舟,用生命換來的成功。

在蜂蜜蛋糕一役辛苦勝利後,代工的生意也越來越好,每個月可以穩定賺到一百萬左右,大約在分家兩年後,我媽媽來開導我,要我跟爸爸和好,那時生意日趨穩定,事情也都過去,我跟爸爸的關係,也就和解了。

原本以為,蜂蜜蛋糕的苦難與成功已經是人生到頂了,但是沒有想到,這才是一碟小菜。

在蜂蜜蛋糕市場穩定之後,我又想「做些什麼?」不安定的靈魂總是會為我帶來無窮無盡的麻煩。

我有兩個兒子,我想除了蜂蜜蛋糕之外,再弄一條生產線給他們,兩兄弟一人管一個廠,才不會吵架與分家,我老婆說我腦袋有問題,想那麼多,但是我在跟我弟弟分家過程中的陰影,一直都在。

但是要再生產什麼呢?我試著做些節慶的產品,像是生日蛋糕,月餅這些,但是都是累得半死,也賺不到什麼錢。

研發燒菓子 事業卻跌谷底

那一段開發產品的歲月,我經常去日本考察他們的市場,我發現日本的燒菓子賣得非常好,但是台灣當時幾乎沒有人在做燒菓子代工,這讓我看到商機,我沒有做什麼市調,跟以前創業一樣,相信自己的感覺,相信自己的判斷,我告訴老婆,燒菓子的市場比蜂蜜蛋糕更大。

於是我租了一個廠房,擴廠建了一條新的燒菓子生產線,又大手筆投資了四、五千萬元,把做蜂蜜蛋糕賺來的錢,一股腦全投入。

燒菓子的產品沒有問題,但是市場卻沒有接受度,不管我多麼努力,跟當年拚蜂蜜蛋糕一樣努力也沒有用,我完全錯估了市場,台灣人的飲食習慣不同於日本,而且台灣天氣熱,消費者對重油重甜的燒菓子接受度並不高。

另外方面,燒菓子不像蜂蜜蛋糕,不需要專門的生產線,蛋糕師父幾乎人人會做,市場上根本不用代工,我到處去商展做推廣,沒有市場就是沒有市場,生產線的巨額虧損每月發生,短短兩三年就幾乎血本無歸。

但是我的蜂蜜蛋糕代工還在做,客戶都在看我的產品,因此,燒菓子的災難,我不敢說,也不敢講,更不能表白,甚至我的父親都不知道我的情形,只有我跟我老婆兩人默默的承受,每月虧損一百萬,情形持續惡化,夫妻為了虧損經常吵架,關係相當緊張。

我開始不敢出門,躲避客戶,躲避人群,朋友的邀約我也不敢去,天天都很鬱悶。外面都在傳阿典有錢了,跩起來了,很難約啊!他們不知道我是有苦難言,即使出去喝酒,也是一喝就醉,醉了就躲起來,偷偷的坐計程車回家。

蜂蜜蛋糕成功後,阿典再投巨資進行燒菓子的生產,短短兩年虧損4千多萬,生涯陷入空前...

蜂蜜蛋糕成功後,阿典再投巨資進行燒菓子的生產,短短兩年虧損4千多萬,生涯陷入空前低潮。 圖/賴文典

慘賠千萬 重新開始

這種自我封閉與躲避的日子,過了快兩年,有一天念大學的兒子問我,老爸你不是說從哪裡跌倒,就要從哪裡爬起來嗎?這句話是我跟我兒子說過的,在這種情形下,兒子講給我聽,特別有感。

我站起來,試著找到人生新的出口,我接受朋友邀約去參加「圓桌教育基金會」的課程,要教我們改變的力量,在課程中我得到啟發要去「面對」,回來之後,我承認失敗,把燒菓子的生產線收掉,員工全部安排到其他部門,慘賠四千萬,前半生的奮鬥回到原點。

沒有承認失敗,回到原點,重新開始,就不會有後來的亞典菓子工場 。(亞典創辦人賴文典 的故事之四:從蜂蜜蛋糕到燒?子 人生的高峰與低谷)(下一篇:失敗後的重啟人生更精彩 亞典菓子工場

面對人生 亞典創辦人賴文典的故事 全系列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