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緒也會過勞/避開像地雷一樣無所不在的人很辛苦...深有同感?

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的作者趙玟英原為音樂劇作家、作詞人,還是在五所大學兼七堂課的大學講師,是位標準的斜槓人士。某天,她在課堂上倒了下來,被判定為過勞,對自己完全失去自信。這段經歷整理為本書,帶我們一起思考:許多人長久以來感到心累、過勞的原因,精選試閱:

為了不要再讓自己發生過勞的狀況,我必須找出導致過勞的核心原因。

快速耗盡我能量的一切

《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 圖/三民書局

《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 圖/三民書局

在我生命中向來都是問題的三大議題——好人情結、想得到認可的慾望、對外貌的自卑感,除此之外,還要仔細找出讓我感到疲憊的因素,這樣才能找出應對的辦法。

我先回想了一下,在過勞症狀爆發之前的生活中,我最常說的話是什麼,是「瘋了嗎?」這幾乎成了我的口頭禪,每天總要說好幾遍,我會在生活中反覆這麼說,是因為發現有太多無法用我的常識和標準理解的人。不知道是這世上本來就有很多瘋子,還是只有我身邊有那麼多瘋子。總而言之,要避開那些像地雷一樣無所不在的人真的很辛苦。

從當時我自己對「瘋子」的特別定義來看,首先,是赤裸裸地只追求自身利益的人,極其自私,只知道自己,對別人連一丁點關懷都沒有的人,讓人會忍不住說「怎麼可以那樣?」的人,這種人就是我認為最具代表性的瘋子類型。可能是因為當時我完全陷入好人情結中,以我的標準,不善良的人全都是「瘋子」,身為好人的我是正常人,壞的你就是不正常。

其次被我視為「瘋子」的是不把對方放在眼裡,只顧著盡情表達自己的慾望或情感的人。那種人會明白表達自己的要求,並大聲說「不可以嗎?快點幫我做啊!」一旦不順他的心意就臉紅脖子粗地「哦哦!哦哦!」大聲表現出來的人。最瘋狂的是他們在大大發洩過後,將自己的情緒都釋放出來,然後就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又變成看起來很親切的人,哇……真的,在我眼裡,那樣的人完全就是瘋子,我就算死而復生也不願成為那樣的人,我總是戰戰兢兢地想著要如何隱藏自己的慾望,不表露自己的感情,但那些人正好與我相反,我完全無法理解他們。

最後一種「瘋子」的類型,是與我價值觀不一樣的人,如果看到有人的行為與我的信念不同,我就會覺得「瘋了嗎?」簡單舉例來說,我對於在路邊隨地吐痰的人是絕對無法容許。以我的基準來說,吐痰這個行為本身就是不衛生也是沒有禮貌的事,尤其在外頭隨便什麼地方吐痰更是要不得,至於對方是為什麼必須在那一瞬間吐痰,這一點都不重要。不論男女老少,我只要一看到有人吐痰就會皺起眉頭,毫不掩飾在臉上顯露鄙夷的表情,還怕吐痰的人沒看到,會直直盯著對方看很久。

遇到不想見的人,覺得相處起來讓我煩躁時,心裡就會迫切希望斷絕所有聯繫,讓我獨自安...

遇到不想見的人,覺得相處起來讓我煩躁時,心裡就會迫切希望斷絕所有聯繫,讓我獨自安靜地過日子就好。 圖/freepik

活在有這麼多瘋子的世界,我真的好辛苦。要找到與我一樣的正常人就像摘天上的星星一樣難。剛開始看起來還不錯、好像很正常的人,在稍微深入了解之後,就會毫無保留地展現出瘋子的面貌。

沒有人與我心意相通,我越來越孤獨了,經常有種「是我太奇怪嗎?」的自愧感。別人做那種像瘋子一樣的事,卻過著快樂的生活,為什麼只有我這麼痛苦,我真的無法理解。

漸漸地我對於人際相處開始感到疲累,別說認識新朋友,就算是跟原本就認識的人見面也會抗拒。我對他人的期望只有一個,「拜託請讓我一個人靜靜待著就好」。

在別人面前,我必須忍受自己無法理解的部分,努力不顯現出不耐煩的樣子,所以到後來每次與人見了面回到家,我都像全身的能量耗盡了一樣,疲倦又無力。

既然跟別人見面相處是如此活受罪,自然就想「斷絕」關係,就像現在常聽到的「潛水」。遇到不想見的人,覺得相處起來讓我煩躁時,心裡就會迫切希望斷絕所有聯繫,讓我獨自安靜地過日子就好。忍著忍著,到了忍不住爆發的地步,就會突然更換手機號碼,與人斷絕聯繫。不知緣由的人們,會驚慌失措地找我,但很快就會放棄。(話說人們太輕易放棄這點也會讓我很不高興。)

但是結束潛水又再次浮現在人群中的也是我自己,因為我總不能一直不見人啊!

既然出生在這個世界,人註定都要活在生死之中,但不知如何才能在這個瘋狂世界保持完整的精神生存下去,即使不願意也只能忍。忍得久了會精疲力竭,那麼累了就躲起來,等休息夠了再出來。

這種時候,其實人們都覺得我很奇怪,而我則有各種藉口——因為我生病了、工作太多、有無法說出口的苦衷等等。活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而九成的原因都是人造成的。我真的特別討厭除了我以外的瘋子們。

也許正因如此,我覺得自己的人生就好像一直穿著不合身的衣服。用另外一種表現方式,就是格格不入。感覺哪裡都不適合我,沒有歸屬感。有時覺得自己像是為正義而戰的鬥士,又像孤獨帥氣的理想主義者,自我安慰。

但在大部分情況下,我活得比其他人都累,常常覺得委屈。最讓我無法理解的是,我一方面非常討厭這個瘋狂世界,但同時卻又希望完全歸屬其中。我一直希望自己能屬於主流,希望自己能成為在這個世界中不可替代的存在。雖然我動不動就跟人斷絕關係,但其實是渴望得到所有人的喜愛。在如此極端的兩種心情之間,當處於不知所措的時候,我的能量卻也莫名其妙地消耗殆盡。

我必須要深入觀察內在複雜的心情,從中得到的發現說出來。我的內心裡到底在想什麼?我心裡真正想要表達的是什麼?我如何對自己的內心如此不屑一顧?然後還要看看我的能量是如何快速消耗的,也談談如何不再消耗我擁有的能量。希望我這段「過勞」的經歷,可以對其他人有幫助.....

以上摘自《情緒過勞的我,有些話想對自己說》,由三民書局2021/03/19出版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防疫期間/打造舒適生活空間,跟著收納達人廖心筠這樣斷捨離!

是橋樑也是原鄉守護者,高雄第一位原民籍偵查隊長!

癌症險怎麼買?「一次給付」+「四大重點」保障更加倍!

防疫宅在家太傷眼-食補、按穴道防「假性近視」

熱門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