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宇張國煒不怕被貼「王子復仇記」標籤!夏韻芬:他讓傷口為自己說話

張國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張國煒。 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掌握個性內建優勢,做出最佳臨場反應,讓說話不再成為你耕耘人際關係的痛點。用對方法,任何人都能有舒服又得體的說話之道!夏韻芬 的說話課:建立獨特人設,不用改變個性,也能把話說得剛剛好,贏得信任,創造感動》精選閱讀:

星宇航空 董事長張國煒 他讓傷口為自己說話

豪門內鬥、妻子不被接受、自己被掃地出門、創立公司差點破產……,他是張國煒。他的每一個傷都難以承受,但他目前卻是台灣最受歡迎的企業領導人。過去的傷口,為他說了人生難得的激勵故事。

2016年,長榮 集團創辦人張榮發過世,家族出現爭產。張國煒本來自行宣布依照父親遺囑,接任長榮集團總裁兼長榮航空董事長,但在大房接連出招下,張國煒在執行BR225 飛行勤務前往新加坡時,無預警被大房張國華拔掉長榮航空董事長職務。由總裁到被掃地出門,張國煒只說了幾句話:

「大房股權較多,沒辦法,長榮航空就『全部都給他們好了』」。

他是父親栽培的接班人,年輕時執意離婚再娶,惹惱父親,因此遭到解職。後來連集團股權也捐出給基金會。一直喜歡飛機的張國煒,直接轉赴美國,學習飛機駕駛及維修。

他在2009年時重返長榮集團,先到長榮航太修理飛機,從基層做起,並且陸續考取各式飛機駕照。2013年,他接下長榮航空董事長。身為董事長並兼機師,當時有不少粉絲追隨他,都希望可以搭到他駕駛的飛機。

2016年3月,他因為家族紛爭被解職。但是他11月開始籌資創辦星宇航空,並於2018年正式成立,2020年1月正式首航。

疫情下持續奮戰

只是,星宇航空碰上百年大疫COVID-19,航班大砍。原本預定要開航的宿霧航線無限期延長。在各國邊境封鎖的狀況下,到今年六月,星宇大虧八十一億,超過資本額的一半,還被民航局示警要求增資,很多同業甚至預期星宇會走向破產一路。

但張國煒並沒有氣餒或是退縮,依然堅持他的航空夢。在疫情中,他仍積極布局,陸續開闢日本等航線。在新機陸續交機下,星宇航空啟動自訓飛航員招募計畫,等待疫後商機。

2022年4月,事隔6年之後,媒體大幅報導張國煒拿下立榮董事長。這一次,他絕口不提「王子復仇記」,畢竟是父親創立的產業,把集團弄好,才是父親的心願。

對家中的事,張國煒說:「大家都是一家人,生氣歸生氣,也是要好好坐下來談。家裡人吵架,隔天就和好了,沒有什麼不能講的。」他在訪問中說過幾次:「大哥畢竟是大哥,還是要尊敬他。」

張國煒的故事,帶著諸多衝突議題。他自己甚少說自己的故事,是傷口為他說話。「掃地出門」、「王子復仇」、「創業受挫」都是媒體為他設定的場景,儘管他是媒體寵兒,但是我發現,他說得少、說得好,而且幾乎不口出惡言,讓大家看到他的氣度,增添他個人的領袖魅力。

我與張國煒同台的故事

我曾經與張國煒同台,對他這樣的特質尤其印象深刻。

那是在2017年9月14日,當時張國煒答應中國時報與台灣大學的邀請,擔任「成功之母系列講座第九場─張國煒 迎向挑戰 無所畏懼」講座講者。原本地點選在可以容納二百五十人的台灣大學博雅館,後來報名人數超過二千人,因此移師到師大體育館的綜合球場舉行。

當時講座設定是以對談方式進行。我非常感謝當時擔任星宇航空公關長聶國維的信任。他在長榮服務多年,除了得到老董事長的信任與重用,後來也義氣相挺張國煒(K董)。

聶公找我時,只告訴我「在媒體界,我很信任你」。當然,他也擔心大家如果聚焦在家變或是長榮集團的是非,就會讓主題失去意義。所以,他多次提醒我,絕對不要提到講座主題無關的議題,因為我是提問人,題目不能歪掉。

他提供我非常多的閱讀資料,加上我過去擔任記者時,也接觸過長榮集團,提問對我來說,並非難事。最難的是,我必須取得K董的信任,而且,我希望「挖到」他的內心深處,探索他的真正想法。

我一直等待著機會,希望能夠跟K董溝通。當時我手上有一個標準版的A計畫,只談星宇,另外是溫馨感動的B計畫。

因為他的時間安排有困難,直到當天,他才願意提早一小時來會場跟我溝通。下午時分,我開始胃痛,心裡想,如果他拒絕我的發想,也會連累到聶公對我的信任。台下有一堆我過去的媒體舊識,他們渴望知道王子的復仇計畫 (標題都已經決定是王子復仇記了);還有年輕學子渴望得到的勇氣(如果你有一百億元,你要過奢華人生還是勇敢創業);當然還有現場二千多人,每一個人都需要在一場精采的對談中,找到自己珍惜或是追求的線索。

既然時間有限,我們又沒有信任基礎。於是,我打開我的雷達,這是我快速蒐集資料的好方法,也是我一小時後要上場的關鍵。

K董果然提早一小時到達,準時,讓我聯想到他的自律、嚴謹。於是我心想,他肯定不會妥協我想要談的內容。

當他進入會客室時,我跟台大的代理校長張慶瑞、以及三位參與最後座談的學子都在。K董穿著輕鬆,很開心的學生打招呼,學生見了偶像異常開心。我又轉念,K董親切可愛,喜歡年輕人,一定可以用年輕人的期待來打動他。

溝通到如何提到長榮集團時,他堅持說,這不是重要的議題。提到父親時,他變得柔軟,記得小時候跟父親一起搭飛機去日本。我們聊得有點開心,我也就放下心中大石頭,確定今天的主軸是B計畫了。

後來,主辦單位要我們先上後台、等著上場,我提醒K董,談一下長榮。他回我一句:「你們記者真的很討厭,被趕出來了,心情如何?換是你,會好嗎?如果你待會要問,我就不上台!」

我沒有被他嚇到,因為我的雷達搜尋到,這個話題是可以輕輕帶過。

K董在熱烈的掌聲中登場,現場的支持,讓他獲得肯定的力量。我由他的笑容中,看到他已經放心地坐下開始進入會談。

在他的笑意中,我的開場先用了自嘲,我說,剛才在後台,K董罵我記者很討厭、很沒水準,每次都問人家「被踢出長榮心情如何?」

K董立刻接話:「你這樣,幫我把全部媒體都得罪了啦!」他笑了,全場都笑了。我知道,他已經全然打開心胸,我也預期,這會是一場直指內心的真正分享。台下的每一個人,都可以學習無懼的迎向成功。

用心裡話扭轉外界標記

接下來,我請他談一下離開長榮的心境,畢竟這是他離開長榮後,首次對外談話。K董還擊:「你一定要問這麼尖銳的問題嗎?」我沒有搭話,但是頻頻點頭,台下又狂笑了 (這說明身體語言的重要性,台下的聽眾會認為,我跟他們是在一起的)。

我記得,K董說了心裡話。他覺得父親是在兄弟中找適合的人接班,過去也有換來換去的情況,但只要把父親事業做好就好,成功不一定在他。

當我問他星宇的命名由來時,現場讓我跟K董都快要忍不住掉淚。K董說,父親是跑船的,在海上如何判斷位置?老手都知道,仰望星空就知道船的位置。當他自己在空中飛翔時,也會看見星空,這是他跟父親一樣凝視的星空。因為要飛向宇宙,所以直接就取名星宇。

他說話的速度慢下來,我的眼眶也開始模糊。(一個稱職的主持人,要留意情感的流動,因為先感動自己,再感動別人。)

現場有一位咖啡烘焙師舉手提問,他說自己很想當機師,問K董的意見。K董這樣說:「我不喜歡當董事長,我喜歡當機師,可以飛來飛去、看漂亮空姐、薪水還比董事長高!」這也是一種自嘲,自嘲能充分拉近距離感,也讓人變得更親切。

還有一位學生問他,離開長榮算不算失敗?他很堅定的說:「不算,因為我又找到一條路(指星宇)。」他還說:「失敗不就是成功之母嗎?(多幽默又有力量)」這是我在現場很大的感動。

後來K董問大家,還有沒有問題?趁著沒有人舉手的時候,我填補這個沉默。我問K董:「我這輩子想要一圓空姐的夢,有沒有機會?」

K董哈哈大笑:「你的年紀應該是座艙長比較合適了。」我們開心結束座談,我看到每個人帶著笑意離開會場,這會是支撐荒蕪與不安生活下,一股充滿信心的力量。

K董的智慧跟幽默,扭轉了外界負面的標記。他很會自嘲。他說,有過這次經驗之後,下次要把股權的事情搞清楚。這樣的說法,不傷及家族感情,也聚焦問題,我認為他實踐了說故事是一種藝術、一種智慧跟一種生活的樣貌。

《夏韻芬的說話課:建立獨特人設,不用改變個性,也能把話說得剛剛好,贏得信任,創造...

《夏韻芬的說話課:建立獨特人設,不用改變個性,也能把話說得剛剛好,贏得信任,創造感動》 圖/天下雜誌

本文摘自《夏 韻芬的說話課:建立獨特人設,不用改變個性,也能把話說得剛剛好,贏得信任,創造感動》,天下雜誌

│更多精選推薦↓↓↓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