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70又如何!韓國花漾奶奶:歸去之前都要盡情走跳

邁入熟齡,人生正要開始!一位普通的釜山奶奶,雖然平凡卻充滿好奇心,與世界各地不同年齡的人結緣、發生許多妙趣故事。她以閒適幽默的口吻,悠然訴說著愉快的下半人生。《花漾奶奶熟旅行》精彩試閱:

堂堂七十又如何

我不會開車,不會游泳,甚至連腳踏車也不會騎。拿腳踏車來說,年輕時我曾嘗試著騎了好幾回,在總是摔得人仰馬翻、膝蓋上也留下深深的傷口之後,我才不得不夾著尾巴,低頭認栽。運動細胞那麼不發達的我,卻在去年學起了腳踏車,還在這把年紀學會了呢。雖然是四輪腳踏車啦。話說,即使騎的是四輪車,倒也不是剛起步就完全不會摔跤。無論如何,年輕時做不到的事情,居然在上年紀之後學成了。

在韓國,認定正式邁入老年的年齡是六十五歲。彷彿意味著,我們在大韓民國長年以來任勞任怨,認真過活,因此從這時開始,毋需工作也能獲得相應的年金和各種優待,讓我們閒享清福。年老後能做些什麼?對我而言,老年與其說是區分什麼事做得來、或做不來的年齡分水嶺,我的心和我的意志,似乎才是這個時期的關鍵。

我一直夢想著能出國走走,來一趟自由行。但無論在金錢或是時間上,現實都不曾對我寬宏以待。年輕時,我只能將旅行的夢想珍藏在心底,當年紀漸長,時間上漸有餘暇,夢想才得以成真。此後,我踏遍了二十幾個國家和眾多城市,自在遊歷各方。

圖/freepik

圖/freepik

不管年歲多大,無論是否步入老年,都別輕易認定人生已經落幕。只要一朝尚未作古,生命就還未終結。未來還有更悲傷、更寂寞、更孤獨、更須咬牙堅持、更加苦痛的時間會持續下去,我要擁抱這一切,將我力所能及之事不斷實現。因此,我拋下拐杖,拉上行李,啟程出發。

縱使年老體邁,歸去之前也要盡情走跳!

但凡上了年紀,出遠門也好、離家也罷,只要想嘗試一些新鮮事,人們似乎往往認為,年邁的身軀就必須為了餘生戒慎節制。然而,若索性當作時日無多、餘途短暫,哪怕年老力衰也要盡情走跳一回,這麼一想,就能遇見截然不同的世界。

一位名為胡達・克魯斯(註1)的老奶奶,曾以九十一歲高齡攻頂富士山。就常識而言雖是叫人吃驚的事蹟,但也說明了並非不可能。金亨錫(註2)博士直到高齡過百,仍持續出版書籍、演說不輟,成為許多人的表率。

雖然可以藉口推託「都這把年紀了,還能做什麼」,但也正因為一把年紀,更能輕鬆無壓力地挑戰新的事物。年輕時無法隨心所欲,要養家餬口,會在意他人目光,但此刻的我,已經活到了國家認證「即使不工作,也沒人能對我指指點點」的年齡囉。

同齡的朋友們總說我的體力了得,似乎看到我這把年紀還能搭乘長途飛機,在陌生的地方徒步走上一整天,就認為我的體能過於常人。但會這麼說的人,大部分都早早就把營養品吃好吃滿。基本的維他命和紅蔘不說,三不五時就嚷著困頓乏力,每到春天就得吃補品;一聽說哪兒有什麼東西對身體好,就要特別去找當季時令的食物來吃。越是這樣注重養生的人,反而越常聽到他們細數著近來如何痠軟無力。

有些時候,這種語言其實是種暗示,向對方無言地表示:「我已經上年紀啦,現在我什麼也做不了,只能多休息,你要多照顧我。」嚴重一些的,看上去就像在任性耍賴。

當然,每個人都有不同程度上的個體差異,有人生下來就是體力過人,也有些人天生體質特別虛弱。但即使如此,也不能保證生來體質強壯的人,必然會比天生體虛的人活得更長久。

我們無法阻止衰老,困頓疲乏更是個無形的敵人,在我們活著的每個瞬間都必須時刻克服。若抱持這個觀點,長壽絕對不是種福分。

那麼,不妨持續去進行嶄新的嘗試,去激發、喚醒我們不斷委靡拖沓的軀體與感性,如何?

註1:Hulda Crooks,美國人,在六十五歲至九十歲之間攀登近百岳,於一九八七年以九十一歲高齡登頂富士山。
註2:김형석,韓國散文家、哲學家,一九二○年生,時任韓國延世大學名譽教授。

《花漾奶奶熟旅行:70歲還是要拉起行李箱!》 圖/三民書局

《花漾奶奶熟旅行:70歲還是要拉起行李箱!》 圖/三民書局

本文摘自《花漾奶奶熟旅行:70歲還是要拉起行李箱!》,三民書局出版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