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為過了怦然心動的年紀 日本「婚活」讓大齡也有春天

婚活」一詞從日文而來,泛指為了結婚從事的包括聯誼、相親或快速約會等活動,而「婚活公司」也就是台灣的婚友社或婚姻介紹所。以前大家總認為只有適齡或大齡未婚的男女,才會想透過這些外力尋找人生伴侶,然而不論日本或台灣,都呈現另一種超大齡、高齡婚活的新趨勢,加上這個族群大多已經擁有穩定的事業基礎和經濟能力,從交友網站、App等開始轉攻中年、甚至銀髮族群,可以發現這是婚活市場的新藍海。

高齡婚活可以維持年輕時的怦然心動,卻必須盡量避免一時衝動,「只要有疑慮,就不要進...

高齡婚活可以維持年輕時的怦然心動,卻必須盡量避免一時衝動,「只要有疑慮,就不要進入婚姻。」 圖/freepik

但來到這個年齡層才再次單身,每個人都需要花更多時間整理自己的情緒,重新適應一個人的生活。芸光兒童與青少年性諮商中心所長王嘉琪諮商心理師提醒,「曾經有研究指出『喪偶』是人生壓力第一名,除了家人的支持,『哀悼』其實是跟自己情緒對話很重要的修復過程。」而每個人的修復方式、療傷期都不盡相同。

有些人透過旁人的陪伴,對離去者的緬懷等方式,走過心傷,也有人用滿足遺憾、完成兩人未竟的夢想等儀式,來療癒自己。另外有些人則會將情緒打包,積極尋找第二春,利用新的關係斷開跟悲傷的連結,找到新的歸屬感。

例如近期剛殺青、在2021年底就會上映的喜劇《媽,別鬧了!》,就是由PTT網路人氣連載、後來整理成《我媽的異國婚姻》一書的真人真事改編,作者陳名珉以幽默、詼諧的筆觸,寫出母親尋找第二春過程中與家人的衝突和故事。

原來過去備受父親呵護的母親,在喪偶之後失去了生活重心,於是開始積極學習上網、練英文,還想方設法認識一些新對象,甚至不顧女兒們擔心她受騙的反對和阻止,自己買了張機票飛到澳洲,跟透過交友網站認識的阿伯來個網友見面會,就這樣把自己嫁到澳洲去。

然而並不是每個人都像這位媽媽一樣,很清楚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所以王嘉琪提醒大家在尋找第二春前,要記得先「停、看、聽」。停下腳步、把心空出來;接下來回頭看看自己在過去的婚姻生活中,是否有獲得滿足;最後則是聆聽自己內心的聲音,想想看究竟要追求的是「第二春」還是「第二人生」?

黃昏之戀大多沒有進入婚姻、更沒有生兒育女的壓力 圖/freepik

黃昏之戀大多沒有進入婚姻、更沒有生兒育女的壓力 圖/freepik

台灣高齡化政策暨產業發展協會在2020年6月曾經針對中高齡者進行孤獨指數大調查,有56.6%的人自認孤單,尤其是65歲到74歲之間、沒有伴侶的男性,孤獨感最為強烈,「這通常也是最希望尋找第二春,有人可以陪伴、照顧自己的一群。」而在這項調查中,出乎意料之外的是80歲以上高學歷、高收入的單身女性,竟是最不孤單的一群,王嘉琪分析:「因為大部分這樣的女性,一直都在學習怎麼樣把自己照顧好,相對地跟自己獨處、相處的能力也比較好,所以他們多半追求的是第二人生。」

而且這個年齡層的女性,過去在婚姻中大多還是扮演照顧者的角色,好不容易跳脫了婚姻帶來的桎梏,會比較想積極找回自己的人生,即使希望找個伴,也可能是一種有點距離感、偶爾約會、談個戀愛就好的對象,「每個人對於『伴侶』的定義不同,這也是許多老來伴比較難進入婚姻的原因。」王嘉琪表示。

由於子女、家人、財產等複雜的因素存在,甚至是對於上一段婚姻中還沒整理好的懼怕感,黃昏之戀大多沒有進入婚姻、更沒有生兒育女的壓力,「兩個人能否舒服的相處」才是關係的重點,因此必須更重視是否有能力了解雙方說話的本意、溝通彼此在乎的事情,甚至互相安頓不安、不舒服的情緒,透過這樣的交往過程慢慢進展到伴侶關係是比較好的。

高齡婚活可以維持年輕時的怦然心動,卻必須盡量避免一時衝動,「只要有疑慮,就不要進入婚姻。」王嘉琪認為避開婚姻關係中如子女、財產、家族關係等可能影響彼此情感的地雷,以及法律上的責任與義務,在遲暮之年,以最舒服的姿態相處和伴侶相處,就算不結婚,透過彼此的支持、陪伴,也可以談一場美好的戀愛。

更多理財精選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名人看婚姻/律師:福原愛斷開江宏傑可能「人財兩失」!

改編自日本真實故事《照護人,有你真好》電影公播申請中

不羈的大人/謝哲青用新藝術重溫青春

想一做再做的暖心麵包/俏媽咪潔思米的日本人氣生吐司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