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單身世代的自我告白:無論幾歲,我就是適婚不婚!

中年單身,只有結婚這個選項嗎?越來越多人並不這麼認為。

電影《剩者為王》當中,舒淇飾演的女主角盛如曦,是個事業有成的優質白領,偏偏感情生活卻總是交白卷,面對老媽一天到晚叨念何時要結婚,脾氣再好也忍不住暴氣回嘴,「媽,我只是單身,不是死了。」

電影劇情反映真實人生,許多適婚年齡,甚至已屆中年的單身者,每每遇到逢年過節,同樣也會被親戚長輩照三餐關心戀愛狀況與結婚進度,為了不落得個忤逆的罪名,只好報以不失禮的微笑加敷衍回應,「我(ㄍㄢ)努(ㄋ一ˇ)力(ㄆ一ˋ)中(ㄕˋ)。」他的心裡真的想結婚嗎?未必。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根據內政部資料,2019年,全台灣共13萬4524對新人結婚,5萬4473對夫妻離婚,分別較前一年減少879對、增加30對。而2020年,因為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企業裁員或居家工作、隔離,導致伴侶獨處時間變長,發生爭執機變多,選擇恢復單身或抱持不婚主義的人明顯遽增,社會上愈來愈多超單身世代

二、三十歲時,穿上神聖的婚紗嫁給心目中的白馬王子,是每個小女孩夢寐以求的愛情,浪漫、激情且充滿粉紅泡泡;但是當年紀奔向四十,「相愛沒有那麼容易,每個人有他的脾氣,過了愛作夢的年紀,轟轟烈烈不如平靜……」幾句簡單的歌詞,就一語中的地說出中年人看待愛情的心態,有人認為「我現在的人生過得很好,為什麼要容忍妥協另一個人?」也有人覺得「只有愛情是不夠的。」

儘管擁有愛情,卻無法忽視生活其他方面的危機,人生順位不一樣、考量點不同,都讓人對結婚這件事情止步不前,律師呂秋遠說,「當你越了解結婚這份契約的本質的時候,在思考上就會越猶豫;當你越了解自己,就越不願意屈就,因為結婚後就是一連串的妥協與遷就。」畢竟愛情不是必需品,當意識到愛情有極高風險會拖垮現在的生活品質,誰還有勇氣跨出去,賭上自己的一生?

圖/Unsplash

圖/Unsplash

儘管,結不結婚是個人的事情,一旦過了適婚年齡還未成婚,免不了被拿出來做文章或碎嘴一番。

「單身會死啊,不結婚會被判刑啊,這社會對我的歧視已經夠深了,你不去質問這個世界,還跟他們一起來歧視我啊!」

電影女主角大聲喊出心裡的憤怒,也點出了女人在這個世代,一直承受著傳統壓力的事實。

單身也可以很快樂 調整歧見 體認現狀

呂秋遠打了個有趣的比喻,「在台灣的鬼故事裡面,女鬼之所以特別多,就是因為她們沒有歸宿,如果是已婚婦女過世,大可以入祀夫家的祖宗牌位,但如果是年紀輕輕就往生或被休掉,她的魂魄娘家不收又沒有夫家,最後就會淪為孤魂野鬼在人世間遊蕩。」

整個亞洲地區受儒教文化影響,在在強調女人不結婚就沒人要,大家對於女人的期待就是結了婚才算有個好歸宿,尤其年過40之後,大齡、敗犬、剩女,各種名詞相繼出現,揶揄也苦勸女人早日結婚生子,彷彿生兒育女才是人生正確的SOP,呂秋遠坦言,這些名詞全部都反映出這個社會對於單身女性的譴責、貶低、歧視,卻從來沒有人告訴她們,要怎麼樣讓自己單身也能活得快樂。如果這些名詞要消失,必須透過性別平等教育,調整性別歧視的偏差觀念,最終才有望達成無性別社會的理想。

然而,撇除旁人眼光不說,中年未婚男女還是有一些根本問題需要面對。人到了一定的年紀,如果無法自己安排規劃下班後的時間,心靈很容易感到空虛寂寞,渴望有個人來愛他,跟他一起消磨打發時間,這種情況下遇到詐騙的機會相對大很多,掏心掏肺之後換得的是傷身、傷心又傷財。

呂秋遠說,「很多人都會把『寂寞』跟『孤獨』搞混,這兩個其實是不一樣的意思,『寂寞』是覺得自己到了中年,還是母胎單身很可憐,用一句成語解釋就是顧影自憐;而『孤獨』則是體認到自己是一個人,並且很享受現在的狀態,換句話說就是孤芳自賞。」中年未婚不管有伴還是單身,都要能擺脫一個人寂寞的狀態,接受享受自己的孤獨,才不會在日常生活中遭遇到種種困難與挫折。

更多理財精選延伸閱讀|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