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眠醫師遺傳「睡眠呼吸中止症」控體重、調睡姿,終結睡不飽煩惱!

圖/freepik

圖/freepik

口述/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睡眠醫學中心主任杭良文

我在2001年赴美國史丹佛大學進修睡眠醫學,才了解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 會有家族史,因此發現自己是睡眠呼吸中止症中度患者,原來我的血壓高、白天睡不飽、扁桃腺發炎、脾氣暴躁等症狀,都是阻塞型呼吸中止症惹的禍。

同事抱怨我打呼聲很吵

我父親28歲時即罹患高血壓 ,有吃藥卻控制不佳,睡覺會打呼,但當時並不知道血壓高、打呼等都與睡眠呼吸中止症有關。我高中時就有打呼、睡不飽的困擾,醫學院畢業後,體重過重不用當兵,血壓偏高,住院醫師第一年,體重破百,一起值班同事抱怨我打呼聲很吵,住院醫師第三年,扁桃腺反覆感染、發炎,接受扁桃腺手術,打呼聲變小了。

主治醫師期間,依舊睡眠不足,工作壓力大,脾氣暴躁,直到第四年赴美進修睡眠醫學,才解開謎團。原來肥胖、高血壓,老是睡不飽、打呼、暴躁,都和呼吸中止症有關。

杭良文穿運動鞋上班,他的辦公室在7樓,盡量走樓梯、不搭電梯。 圖/杭良文提供

杭良文穿運動鞋上班,他的辦公室在7樓,盡量走樓梯、不搭電梯。 圖/杭良文提供

戴單相陽壓呼吸器改善

睡眠呼吸中止症會遺傳,檢測發現我的呼吸中止指數(AHI)為16.24,屬於中度患者,因此開始戴單相陽壓呼吸器(CPAP)治療。一般來說,若AHI超過30,則屬重度患者必須積極治療。

控制體重盡量採側睡

單相陽壓呼吸器為鼻罩式,睡覺時戴,第二天會精神好,效果明顯,當時單相陽壓呼吸器重達2.6公斤,我天天戴,出國、旅遊等也帶著機器出門。

睡眠呼吸中止症要如何改善?我曾經測試過,睡覺平躺,AHI超過30,側睡則幾乎正常,因此我盡量採側睡;更重要的是「體重控制」,我曾重達123公斤,花了10年時間,透過少吃多運動,少喝酒、少吃助眠劑,合併側睡,體重曾減至最輕75公斤,維持在80公斤左右,AHI降到3。

患者間歇性缺氧加速老化

目前我的作息規律,早上5時起床,中午稍作休息,晚上9時30分到10時之間就寢,也持續進行減重,不僅天天量體重,飲食採總量管制,不喝珍奶,甜點照吃,但下一餐就不吃飯,管住自己嘴,今天應酬多了,隔天就減量,肚子餓就喝水,不要太晚睡。

我穿運動鞋上班,盡量採快走穿梭在辦公室、診間,找時間運動,我的辦公室在7樓,就走樓梯、不搭電梯,讓自己走到有點喘。由於生活規律、體重控制,我的呼吸中止症獲得改善,脾氣就變好了。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會造成間歇性缺氧,加速老化,增加動脈粥狀硬化、高血壓、冠狀動脈疾病、缺血性心臟病、心律不整、心臟衰竭、腦中風等心血管疾病風險,女性患者因缺氧耐受度高,恐有神經退化、失智、失能,甚至死亡風險,透過天天戴單相陽壓呼吸器,可減緩老化、失能速度。

我父親有高血壓、睡覺會打呼,是呼吸中止症患者,我曾建議他戴單相陽壓呼吸器,但他認為症狀輕微而不願意戴,在72歲猝死,有點可惜,但父親同事也因呼吸中止症求診,至今90多歲還在戴單相陽壓呼吸器。所以,患者應該與醫師好好討論治療方式,正向面對,可以走出抗老慢活的人生。

醫學辭典

阻塞型呼吸中止症

阻塞型睡眠呼吸中止症,簡稱呼吸中止症,指的是睡覺時呼吸有暫停現象。每個人睡眠過程或多或少有呼吸暫停情況,正常人每小時5次以下。研究顯示,呼吸暫停超過10秒算一次,嚴重程度以頻率計算。

呼吸中止指數(AHI),指的是每小時出現呼吸停止次數,介於5到15次之間為輕度、介於15到30次為中度,30次以上為重度,需積極治療,例如經評估使用單相陽壓呼吸器(CPAP)、配合減重等。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睡眠醫學中心主任杭良文。 圖/杭良文提供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睡眠醫學中心主任杭良文。 圖/杭良文提供

杭良文小檔案

現職:
●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睡眠醫學中心主任
●中國醫藥大學教授
●台灣胸腔暨重症醫學會理事
●台灣睡眠醫學學會理事
學歷:亞洲大學健康學院健康產業管理學系博士班博士、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研究所碩士、中國醫藥學院醫學系
專長:
呼吸道 疾病
睡眠障礙 疾患
●重症醫學及肺癌治療
經歷:台灣睡眠醫學學會理事長、中國醫藥大學呼吸治療學系系主任
興趣:醫學研究、攝影、旅遊、品嚐咖啡

延伸閱讀

NG早餐組合大公開!「這款」國民早餐天天吃 竟是地雷

「明明意識清醒,卻不能動!」是鬼壓床還是睡眠癱瘓症?

有多久沒量腰圍?40歲後超過「這數字」當心代謝症候群!

大熱天容易「易累、水腫」?當心12症狀,可能是心臟衰竭前兆!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