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阿兵哥到鳥教官,全台首創第一間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

60歲的退伍教官吳豫州,當年讀完桃園高中1年級,毅然投筆從戎,報考第1屆中正預校,3年後保送陸軍官校。陸官畢業不久分發到馬祖東引,愛鳥的他,為了讓阿兵哥「怡情養性」,不曾想太多,就用魚網抓了20 幾隻飛鷹養在部隊。

1年後吳豫州調回本島,這些俗稱「國慶鳥」、每年飛到東引過冬的「灰面鷲」,後來都因不適環境死光。吳豫州坦言,年輕時缺乏保育觀念,等於間接害死這些候鳥,30年前的這段往事,讓他至今仍耿耿於懷。

吳豫州(左)教官退休後,改當桃園野鳥學會理事長,常接受媒體訪問,宣導野鳥保育觀念...

吳豫州(左)教官退休後,改當桃園野鳥學會理事長,常接受媒體訪問,宣導野鳥保育觀念。 圖/張錦弘攝影

吳豫州先後擔任台北賓館憲兵連連長、中原大學教官、並協助教育部創辦校安中心,8年前退休擔任桃園野鳥學會理事長,一頭栽進保護野鳥的世界,今年3月更創設全國第1間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成為搶救野鳥不落人後的急先鋒。

吳豫州說,他從小就喜歡鳥,但往往把小鳥抓回家關到籠裡養,直到死亡就丟掉。「愛鳥,其實不應該把牠們抓來養,而應保護牠們的棲地環境,讓牠們自由自在地翱翔天際」。

桃園鳥會曾用環保水泥特製假燕鷗,放在沙灘上,吸引真鳥來產卵。 圖/張錦弘攝影

桃園鳥會曾用環保水泥特製假燕鷗,放在沙灘上,吸引真鳥來產卵。 圖/張錦弘攝影

民國83年,桃園鳥會成立,隔年吳豫州到中原大學當教官,除加入鳥會,也在校內成立野鳥生態保育研究社,後來他離開中原,轉任教育部校安中心,致力校園反毒工作,直到100年退休,才又重返鳥會當理事長,並由鳥會接手承辦桃園市野生動物的救傷、收容與野放工作。

吳豫州表示,國人缺乏野鳥保護的基本知識,例如看到小鳥停在路上不會飛,以為是生病,就抓來鳥會。這些小鳥其實常是正在學飛的雛鳥,父母可能就在不遠處,眼睜睜看著人類「綁架」自己的小孩。

「鳥類很敏感,被人類抓走了,很可能因為緊張、壓迫而被活活嚇死」,吳豫州說,桃園鳥會以往沒專屬獸醫,民眾通報受傷的野鳥,仍要送到特約獸醫院掛號求診,但往往要排到晚上才能醫治,有時會錯過黃金時間而夭折。

吳豫州因此在愛鳥人士及扶輪社等民間團體贊助下,聘請2名專職獸醫,成立全國第1間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通報案件激增,今年自10月底已接獲1371件案件,成功救治並野放283隻野鳥,目前仍有100多隻受傷的野鳥住院。

桃園野鳥學會今年3月創設全國第一間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 圖/張錦弘攝影

桃園野鳥學會今年3月創設全國第一間非營利野生動物診所。 圖/張錦弘攝影

2016年CNN報導,距台灣6000公里的中途島,已成為野鳥的「終點島」,很多信天翁錯把亞洲漂來的垃圾當食物吃下肚而死亡,鳥肚裡塞滿寶特瓶蓋、牙刷、梳子等塑膠製品,還驚見來自台南夜店的打火機。

隔年7月,吳豫州帶領30名國中生背著竹簍,由竹圍漁港向南沿著海岸撿拾垃圾,5天後抵達新屋休憩區海灘,在100公尺內撿到54個打火機,無形中救了許多信天翁的命。

2007年7月,桃園野鳥學會理事長吳豫州帶領30名國中生背著竹簍,在桃園海岸撿到...

2007年7月,桃園野鳥學會理事長吳豫州帶領30名國中生背著竹簍,在桃園海岸撿到54個打火機,避免信天翁吞下打火機而喪命。 圖/張錦弘攝影

此外,桃園有兩千多個埤塘,有的是野雁棲息地,但近年來部分埤塘水面鋪設太陽能光電板,影響冬候鳥及雁鴨科的生態,桃園鳥會因此研究調查埤塘野鳥生態,成功說服讓埤塘太陽能發電機計畫暫停、不再擴張。

吳豫州指出,英國有全球規模最大的鳥會,每年可募到台幣上億元,其中大多來自愛鳥人士生前信託,捐贈部分遺產給鳥會。他說,將來也想效法英國,不把遺產留給孩子,盼能捐給鳥會,讓野鳥保育能永續經營。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