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媒體人到「堡主」 楊基山:人生下半場,我就是個說故事的人

「人生就是不斷前進,退休?只是一個名詞而已」,當過商人、記者、學校主任、議長助理的楊基山細數他人生的各個階段。如今他在宜蘭員山機堡當「堡主」,講述二次大戰神風特攻隊的殘酷故事。

楊基山說:「人生下半場,我就是個說故事的人!」 圖/羅建旺攝影

楊基山說:「人生下半場,我就是個說故事的人!」 圖/羅建旺攝影

今年64歲楊基山,大學念廣播電視,畢業後,做過燈飾貿易、與人合開餐廳,民國72年當記者,在媒體界打滾21年,曾任宜蘭縣記者公會理事長,15年前從新聞界退休,到學校當過總務主任、再到議會當議長助理。

「退休只是人生的一個階段,當然可以不斷退休再開始,只是從這階段性離開,進入另一個階段,但不論做什麼都要做好準備。」楊基山強調。

楊基山從記者退休後,先去念碩士、之後到社區大學進修,發現教科書裡,很多宜蘭在地故事都沒教,尤其是太平洋戰爭,更是少有記載,他認為,歷史是面鏡子,用戰爭的殘酷來警示下一代不要不能重覆錯誤。

楊基山(左一)標下日據時代被當成神風特攻隊飛機掩體的員山機堡,當起堡主,收集戰爭...

楊基山(左一)標下日據時代被當成神風特攻隊飛機掩體的員山機堡,當起堡主,收集戰爭史料,用故事為歷史拼圖外,意外成為觀光故事館,不但台灣遊客,更多日本遊客聞風而來。 圖/楊基山提供

用說故事的方式呈現戰爭期間發生的故事,淺顯易懂,不用說教,這是「橘世代」應留給下一代的資產。他去年標下日據時代被當成神風特攻隊飛機掩體的員山機堡,收集戰爭史料,用故事為歷史缺限拼圖,成為宜蘭知名觀光故事館。

「這是我記者退休前就開始準備要做的事」,楊基山說,當機堡堡主並不是偶然,就像他說的,雖然計畫趕不上變化,但無論怎麼變化,機會永遠是留給準備好的人。

楊基山表示,十多年前當員山機堡仍在整建時,他因採訪對機堡結構、設計、歷史、源由等來龍去脈十分熟悉,「可說這個故事,沒有人比我更清楚」,打定主意「這就是我退休後的事業」,開始構想、評估、規畫經營內容與方向。

當年他雖領了標單,但未投標,心想「不求快、品質為重」,等待時機到來,這一等就是8年,去年7月15日成功標下經營權,遠溯當年起心動念,到如今真的實現,雖然隔了十多年,但還是回到自己的人生道中。

別人的故事串起他的記者人生,讓故事繼續說下去,是他從議會退休後的志業,為讓更多人能知道神風特攻隊與宜蘭這塊土地的故事,開放免費參觀,只有導覽才收服務費。

員山機堡藏著許多動人的太平洋戰爭故事,也警示著世人。 圖/楊基山提供

員山機堡藏著許多動人的太平洋戰爭故事,也警示著世人。 圖/楊基山提供

員山機堡有什麼迷人之處?太平洋戰爭時,那是神風特攻隊基地,生死離別、人性掙扎,都在這裡發生。二次大戰末期,每天下午4點神風特攻隊員會到員山溫泉吃喝玩樂,隔天出發前喝下一杯清酒,高呼「天皇萬歲,媽媽再見」,駕著飛機向龜山島,去撞敵軍軍艦,一去不復返。

楊基山說,因經營機堡,自己說故事,意外讓更多人帶著故事來分享,包括日本、美國的遊客 ,今年2月來自東京的谷喜志子懷念神風特攻隊員的舅舅大山,特地來員山機堡參觀。讓這段人類戰爭史拼圖更完整,也映照出戰爭殘酷,提醒人類不要再犯錯。

「人生下半場,我就是個說故事的人!」楊基山說。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