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前專注工作,50歲後在工作中享受人生

原在報社擔任文化記者的曹銘宗,50歲時決定退休,冒險心態中抱著點浪漫情懷:「自在人生,50開始,我要尋找新的前途」。如今,年過60的他以「台灣史新聞」等台灣文史書聞名,並成為電台單元主持人,演講邀約不斷,還兼職導遊,笑說這些都是他當記者時不敢想像,「我現在反而能對寫作或生涯規畫有更多想像」。

原在報社擔任文化記者的曹銘宗(中),退休後也擔任導遊,分享台灣文史見聞。 圖/曹...

原在報社擔任文化記者的曹銘宗(中),退休後也擔任導遊,分享台灣文史見聞。 圖/曹銘宗提供

曹銘宗說,當年他決定退休,當然也曾猶豫,但想嘗試轉換跑道的心情更濃烈。其中一大動機,來自一個日本電視節目的影響:這節目在東京被稱為老人購物街的巢鴨,隨機訪問老人「如果可能,最希望回到幾歲?」結果,最多老人希望返回的年紀,竟然不是年輕力壯的20、30歲,而是50歲。

「為什麼是50歲?多數老人認為,這時孩子已能自立,他們的責任已了,50歲以前為別人活,現在可以為自己活了。」曹銘宗說,當時他想兩個女兒已長大,也該是時候過自己的生活,就這樣毅然開始新人生。

一直對台灣文史充滿熱情的他,在報社就主跑相關新聞。以20年記者生涯累積的台灣文史知識為基礎,曹銘宗首重繼續從事相關寫作,「沒有記者工作壓力下,我的寫作變得自在,除了可以寫自己愛寫的,也能配合出版社因應書市的寫作計畫」。

導遊工作提供他與民眾直接互動的機會,讓他的寫作更接地氣。 圖/曹銘宗提供

導遊工作提供他與民眾直接互動的機會,讓他的寫作更接地氣。 圖/曹銘宗提供

另方面,曹銘宗也在旅行社朋友鼓勵下,考上英語、華語導遊執照,以兼職形式執業,好開拓更多生財管道,並豐富寫作。

曹銘宗說,導遊工作提供他與民眾直接互動的機會,讓他的寫作更接地氣:講解台灣給國內外旅客聽時,可從對方反應與問題,了解大眾對什麼最好奇、最有興趣;也能磨練如何表達,讓大眾最有感。

此外,曹銘宗也勤於利用中研院、台大等資料庫,乃至Google、Wikipedia、YouTube等數位資源,持續豐富台灣文史知識,並在臉書發文談相關發現及感想。他說,臉友的回應和討論,都讓他獲益良多,也更了解大眾關心所在。

在文史寫作、導遊、擁抱數位資訊相互振盪下,曹銘宗的「台灣史新聞」、「大灣大員福爾摩沙:從葡萄牙航海日誌、荷西地圖、清日文獻尋找台灣地名真相」(與翁佳音合著)、「蚵仔煎的身世:台灣食物名小考」、「花飛、花枝、花蠘仔:台灣海產名小考」等書,都受學界肯定,也在書市暢銷。

出書大受歡迎,更激發各單位邀約不斷。曹銘宗說,他除在書店、讀書會、圖書館、學校、各級政府文化機關演講,還成為電台單元主持人、新聞網專欄作家,甚至應邀參加政府標案,策畫基隆的「小島大歷史:雞籠.社寮.和平島」特展。「這些成果都是我以前沒想過的」。

原在報社擔任文化記者的曹銘宗,退休後以台灣文史寫作知名,到處演講。 圖/曹銘宗提...

原在報社擔任文化記者的曹銘宗,退休後以台灣文史寫作知名,到處演講。 圖/曹銘宗提供

50歲前專注工作,50歲後在「工作」中享受人生,曹銘宗說,不論是他以前當記者,到現在的文史寫作者、導遊角色,本質上都可說是啟蒙閱聽者的「媒體」。「當記者透過報紙傳播,寫作透過出書傳播,導遊對旅客面對面傳播」。

他也大方分享寫作心法,首要是「發掘自己」。曹銘宗說,每個人都有值得寫出來與人分享的生活、知識或經歷,先從這開始,就能一步步精進書寫技巧與範圍。他的導遊心法則是「導遊也是外交官」,他建議,懷著熱忱和專業,以在民間做外交工作的心情來當導遊,工作格局與成就感都會不同。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