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歲起步學生態攝影-靠2字精進,拍下天蛾振翅

黃志煌在教育界服務35年,10年前從高中國文教師退休,就全心投入書畫藝術與生態攝影。不管揮毫或是按快門,他都保持一顆謙卑與學習的心。

黃志煌在教育界服務35年後退休,浸淫書畫藝術世界。 圖/徐如宜 攝影

黃志煌在教育界服務35年後退休,浸淫書畫藝術世界。 圖/徐如宜 攝影

黃志煌是高雄師範大學國文所博士,他說,從民國65年在桃園龜山山頂國小教師,之後陸續在高雄鳳林國中、民族國中、明義國中服務,後來轉到前鎮高中,期間得過師鐸獎、全國國語文寫字中學教師組第一名等肯定。他擔任過組長、主任,雖也曾想過圓校長夢,但在事業與家人間選擇了後者,10年前申請退休。

退休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黃志煌在省北師專時期,就在澹廬書會習書法,涉獵書法的日子比當老師還久。退休後的他,繼續耕耘書畫技藝,家裡的語文類藏書有一萬多冊,參與高雄市中國書畫學會、詩書畫學會、詩人協會,以及中華弘道書學會等。他笑稱自己快成職業「寫序人」,身旁厚厚一大疊書,都是找他寫的序。

書藝家黃志煌在教育界服務35年後退休,浸淫書畫藝術世界。 圖/徐如宜 攝影

書藝家黃志煌在教育界服務35年後退休,浸淫書畫藝術世界。 圖/徐如宜 攝影

黃志煌也應邀擔任許多書畫獎項的評審。今年八月參與花東書藝獎評審時,他見一幅字清雅自在,很高興有高手參賽,但工作人員說此人六月交件,七月卻因心臟病往生,這件精彩作品於是成為長青組首獎的遺作。他覺得,人生自是要把握當下,也要不斷精進學習。

雖然外界都「大師、大師」的叫著,黃志煌的別號卻是「小竹子」。他說,其實最先的別號是「小卒子」,因為覺得自己一直如小卒拚搏向前,但朋友抗議「大師反而叫小卒子,是要吃紅帥嗎?」於是他把小卒子改為「小竹子」,取竹子虛懷若谷之意。

黃志煌退休後開始鑽研生態攝影,一方面也是妻子不希望他整天坐在椅子上修「靜工夫」,肚子愈來愈大,出去走走對健康好。

黃志煌退休後全心投入生態攝影,保持一顆謙卑與學習的心。 圖/徐如宜 攝影

黃志煌退休後全心投入生態攝影,保持一顆謙卑與學習的心。 圖/徐如宜 攝影

黃志煌在澄清湖用4000分之1秒快門拍的透翅天蛾,連翅上的紋理都看得清清楚楚。 ...

黃志煌在澄清湖用4000分之1秒快門拍的透翅天蛾,連翅上的紋理都看得清清楚楚。 圖/黃志煌提供

這些年他拍了許多精彩又有趣的畫面,像是在澄清湖用4000分之1秒快門拍的透翅天蛾,連翅上的紋理都看得清清楚楚;在高雄鳥松濕地拍到水雉巢位被大雨淹過,水雉爸爸想移蛋卻啣落水中;甚至高雄鳳凰山區,拍到烏頭翁與白頭翁同框的難得畫面。

「活了大把年紀,知道觀察和等待很重要。」黃志煌說,五十幾歲才努力學生態攝影,靠的就是謙虛請教高手,「你愈謙虛,敬稱對方為老師,人家就願意教了。」不是他的攝影技術比別人高明,而是懂得觀察與等待,當然等待也有可能是場空,但只能做好準備,等待那一瞬間的到來。

延伸閱讀

打了新冠疫苗還要打流感嗎?醫師:最新研究好處有這些

校長退休17年-赴監獄教受刑人揮毫,重新練寫人生

退休教師畫筆勾勒金門家鄉-義賣畫作助家扶孩成長

五十二甲濕地-愜意坐岸邊釣魚,植物、候鳥相伴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