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度勇闖奧運!58歲桌球阿嬤:只要打的開心,運動生涯就從不設限

像是籃球、網球或是高爾夫球等高度職業化的運動,同時每年都還有所謂「大滿貫」競賽,讓優秀的選手競逐金盃之外。其餘,球類運動的最高殿堂就是四年一度的奧運,所以能夠參與這盛事,對選手而言能代表國家出賽,無關奪牌都是無上光榮。而五度叩關,人稱「桌球阿嬤」的倪夏蓮,最能展現如此的運動精神。

倪夏蓮認為當冠軍、攀高峰,都不是她人生計劃中最重要的,善用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

倪夏蓮認為當冠軍、攀高峰,都不是她人生計劃中最重要的,善用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才是目標。 圖/摘自倪夏蓮instagram

延宕一年才舉辦的2020東京奧運,創下了許多的紀錄,更有不少好手將其視為職涯的最終戰。包括了我國4朝元老的盧彥勳、莊智淵,或是連續8屆奧運出賽的體操選手Oksana Chusovitina等人,皆在五環殿堂裡,為自己長年的運動員生涯,畫上完美句點。

而在桌球界「高齡」58歲的倪夏蓮,除了是本屆第二年長的參賽者之外,她於女子單打第二輪競賽中,遇上了來自韓國、小她近41歲的年輕好手,被媒體稱為「祖孫對決」。不過,倪夏蓮可沒讓對手申裕斌贏的輕鬆,鏖戰66分鐘,以3:4的比數惜敗;雖然不甘心,但對結果毫無懸念。

倪夏蓮與韓國新星申裕斌(背對者)在第二輪對戰,經過66分鐘,才以3:4的比數惜敗...

倪夏蓮與韓國新星申裕斌(背對者)在第二輪對戰,經過66分鐘,才以3:4的比數惜敗。 圖/摘自倪夏蓮instagram

這是倪夏蓮的第五次奧運會之旅,賽後她說「對於我來說,能夠一直打乒乓球到今天,更是一種莫大的幸運」。因為,原本她是沒有要參與東京奧運的,而是盧森堡桌協多次拜託倪夏蓮參與,但卻沒有任何的優待;而是先在2019年歐洲運動會,一路過關斬將拿到了女單第三名,確保參與資格。

倪夏蓮透露,除了早年在上海打下精實技術,每天自律的維持體能,也是讓她仍能58歲時還可以於球場上,與年紀小她數輪的選手拚搏。這點在她的社群平台上,多是分享訓練的照片相符,於備戰期間更是「No Day Off!(無休息日)」。

倪夏蓮透露,每天自律的維持體能,也是讓她仍能58歲時還可以於球場上,與年紀小她數...

倪夏蓮透露,每天自律的維持體能,也是讓她仍能58歲時還可以於球場上,與年紀小她數輪的選手拚搏。 圖/摘自倪夏蓮instagram

從雪梨、北京、倫敦到里約,每當倪夏蓮結束比賽離開選手村的那一刻,她都會覺得「是時候結束」了。不過,存在她心中對於桌球的熱愛,卻從沒消散過。加上梅開二度的德籍丈夫,除了是心靈伴侶還是倪夏蓮的貼身教練,讓她對於盧森堡桌協邀約心動不已。同時,落地生根的盧森堡還將她視為國寶,處處禮遇,才會有了第五度的奧運之行。不然,早就過著半退休日子的倪夏蓮,不輕易出賽,原本過著愜意的小日子,所以在面對媒體採訪時,她才會說「繼續享受乒乓球帶給自己的開心生活,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今年58歲的倪夏蓮,球風獨特又刁鑽,常讓年輕選手吃足苦頭。 圖/摘自倪夏蓮ins...

今年58歲的倪夏蓮,球風獨特又刁鑽,常讓年輕選手吃足苦頭。 圖/摘自倪夏蓮instagram

即使在桌球界已屬「高齡」,但倪夏蓮心中對於桌球的熱愛,卻從沒消散過,因此才會答應...

即使在桌球界已屬「高齡」,但倪夏蓮心中對於桌球的熱愛,卻從沒消散過,因此才會答應盧森堡桌協的邀約。 圖/摘自倪夏蓮instagram

最特別的是,當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發,讓東京奧運不得不改期,對許多年輕選手而言,是一大危機。不過,倪夏蓮卻沒這麼想,反倒認為58歲或57歲都不重要,因此在這意外得到「假期」裡,到處旅遊並學習新事物。倪夏蓮覺得這是上天送的禮物,因此潛水、徒步旅行、玩摩托車,通通都來。

倪夏蓮認為當冠軍、攀高峰,都不是她人生計劃中最重要的,善用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情,才是目標。在東京奧運後,倪夏蓮說「只要打的開心,何必為自己的運動生涯設定一個期限呢?」或許三年後,桌球阿嬤依舊巴黎相見。

延伸閱讀

【高度2500呎的夢想】台東熱氣球嘉年華,讓世界看見台灣!

打卡新地標!高雄「內惟藝術中心」,搭輕軌只要3分鐘

【老人權益的守護者04】解決高齡化的社會問題 推動溫暖友善的無齡社會價值

微旅行好去處!2021台東「縱谷大地藝術季」,享受無所不在的藝術生命力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