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為維持患者生命來賺錢?全身插滿管子、被迫吞藥物卻不見好轉?為尊嚴請讓我安詳、快樂的死

示意圖,非當事者。 圖/freepik

示意圖,非當事者。 圖/freepik

日本人氣劇作家橋田壽賀子的究極善終 論我想做命運的主人,自己選擇怎麼死、什麼時候死。衝擊性議題獲頒「讀者賞」《請讓我安詳、快樂的死:《阿信》編劇的終活計劃》精彩試閱:

被迫活在無意識中,真的是幸福嗎?

在先生臨終前照顧他的那段日子,我漸漸覺得因為癌症 離開人世也不錯。以現在來說,得知自己病情的人可以選擇住進安寧醫院,透過緩和療護來減少病痛,平靜地離開人世。不曉得這些有著同樣遭遇而住進這種場所的人,彼此是否也會約好下輩子再做朋友?

死前就接受自己病情無法治癒事實的人,看起來好像很幸福。因為知道自己還剩多少時間,有機會可以回顧自己的人生。知道自己的死期,且能接受相對的治療,這一點或許跟安樂死 很像。

我曾經想過,人的尊嚴究竟是什麼?

雖說是簡單一句維護尊嚴,但每個人應當受到保護的尊嚴可說千差萬別。因為每個人所認知的尊嚴都不盡相同。有人希望「只要還能呼吸,就讓我繼續活下去」,即便只是靠人工呼吸器活下來也無所謂。也有家屬可以接受這種作法,認為「只要有呼吸就是活著」。但相反的,也有人認為這樣活下來實在太悲哀了。

我不希望自己將來靠著人工呼吸器活下來。死亡對我來說一點也不可怕,但我不想帶著痛苦或疼痛或煎熬離開。這也是我希望安樂死的原因,因為我想要死得乾脆一點,不想為死受罪。

現在在車站等人潮聚集的場所都設置有AED(自動電擊器),可以對心臟施以電擊,使其恢復正常運作。AED也有提供個人居家租借的服務,家裡的幫傭就曾問我要不要借一台回來放在家裡。我告訴她:「不需要啊。如果哪天我沒心跳了,就這樣讓我直接死掉就好。」

我還拜託她如果真有這種時候,連救護車也不必叫。因為我不想為了活下來注射任何點滴,也不想裝設胃造口。為了維護自己的尊嚴,我必須事先清楚表達「不要對我進行無謂的延命治療」的意思才行。但要對誰說呢?雖然已經拜託幫傭,但我沒有任何親人,朋友也都和我差不多年紀,誰會先走還不知道呢。

如果罹患癌症,我希望被告知嗎?

其實知不知道都無所謂,只是我也沒有任何家人可以告訴我,只能自己開口問醫生。

不過如果是癌症,還有多久會死,自己和身邊的人都清楚。但如果是失智症,可以活幾年沒人知道,就連自己也說不準。萬一就這樣失智活了十幾年,身邊的人恐怕也會受不了吧。

以「安樂死」幸福走完人生最後一段路

雖然並非所有醫院都是如此,但有些醫院的確是藉著維持患者生命來賺錢。這種全身被插滿管子、每天被迫吞下一大堆藥而求死不能的作法,我想還是饒了我吧。

醫療的最大使命是治療疾病和傷痛、拯救性命。不過,近年來的醫療卻讓人感覺只重視「讓病人活下來」。事實上,讓病人幸福平靜地死去,難道不也是醫療的任務嗎?

倘若繼續活下去有違當事人的尊嚴,當事人也不希望這麼做,這時候就應該要有醫療行為讓當事人好好離開人世。所以我才希望可以針對這種醫療行為制定出相關規則或制度,讓醫療人員不再需要個人為此判斷,也不必背負任何責任。

《請讓我安詳、快樂的死》。 圖/大塊文化

《請讓我安詳、快樂的死》。 圖/大塊文化

本文摘自《請讓我安詳、快樂的死》,2018/08/25大塊文化

【橘世代課程】
陪伴您成為有趣而溫暖的大人》https://bit.ly/44stv2z

延伸閱讀

安寧療護、安樂死差別在哪?他為漸凍症母做選擇:圓滿道別不留遺憾

「救助窮困者」是在浪費國家稅收?日作家批:貧窮不是罪,更不該死

維持「虛無的心跳」適合病人嗎?醫師認同「斷食善終」反思生命意義

8旬翁住院7個月想回家…輔大醫院助圓夢!家人道謝:言語無法描述的感動

熱門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