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的離別:我的另一半離開我

校園書房出版社總編輯黃旭榮與妻子鶼鰈情深,兩人一生攜手為相同的目標而努力。但在六年前,57歲的妻子因病入院檢查,竟才發現罹患胰臟癌第四期,生命進入倒數計時階段。原先,妻子不想接受化療,欲讓生命自然回歸,但顧念到家人觀感,尤其是父、母雙親,方才開始進行療程。然而,從發現罹患胰臟癌到離世,只有八個月的時間。

校園書房總編輯黃旭榮與朱惠慈 圖/黃旭榮

校園書房總編輯黃旭榮與朱惠慈 圖/黃旭榮

與妻子的約定 支撐日後的每一天

面對突如其來的變化,黃旭榮在妻子剛住院時,向公司整整請了一個月的假,專心陪伴照顧,但他與妻子達成共識:「不要讓生病打垮我們,還是要積極的過每一天,並且坦然的面對事實、負起該負的責任,」黃旭榮夫婦認知唯有自己堅強,才不會讓周圍的人擔心。因此,黃旭榮恢復自己原本的生活節奏,照常上下班與服務人群。

妻子離世後的半年間,黃旭榮常會不由自主掉眼淚,有時甚至在會議時,告訴同仁「抱歉,我得離開一下」,停頓一下情緒。思念,發生在任何時刻。

有時候,黃旭榮也會陷入自責的情緒中,想著「如果當時堅持不讓她熬夜,或許就不會生病」,尤其在自己一個人落單時,胡思亂想、怨天尤人、怪罪自己的情緒會不斷擴大。

走過那段難捱的日子,如今黃旭榮給同是喪偶者的建議是:

1.勇敢表達自己的情緒,不要壓抑。

2.主動求助朋友,告訴朋友「我真的很需要有人陪我聊一聊」。

3.不要落單、不要一個人哭,避免自己陷入負面情緒的漩渦。

如同與妻子的約定,黃旭榮仍照著以往的生活步調,做自己該做的事。 圖/黃旭榮

如同與妻子的約定,黃旭榮仍照著以往的生活步調,做自己該做的事。 圖/黃旭榮

面對喪偶者 陪伴多過言語

另一方面,黃旭榮也提到,在妻子剛離開的那段時間,「我有時候會對身旁一些人的反應,感到有點生氣,我知道他們很想安慰我、很想說些什麼,但不適切的言語反而讓我不舒服」。黃旭榮的經驗是,面對有這樣處境的人,「如果不知道該說什麼,就不要說;只要陪伴,陪伴就好了,不用多說什麼」。

如同與妻子的約定,黃旭榮仍照著以往的生活步調,做自己該做的事。六年過去了,悲傷減少了,但思念依然在,他相信自己來世一定會再次見到妻子,以這樣的信念積極活著,未來退休後,他計畫著要投身更多公益,照顧更多需要照顧的人。

更多理財精選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雖然放不下你但沒關係, 讓「信託」繼續照顧身心障礙的家人

退休族最愛股票 賺點小錢多動腦

理專狂推3種產品 真的適合你嗎?

阮慕驊的理財3段心法:退休不是界線 是重心延續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