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意 遊記】南投杉林溪-楓紅、水杉如調色盤渲染大地

12月1日,走訪杉林溪 。今年第三度上山,為的是水杉和銀杏

10月27霜降節氣剛過,我首度走訪。銀杏葉梢微黄,楓紅零落,水杉卻一片翠綠,秋天只能靠狀元紅鮮紅的果實昭示,最樂的是跳躍在狀元紅枝椏間採果的鳥兒。

喜歡在叢間玩捉迷藏的黄痣藪鶥。 圖/沈正柔 提供

喜歡在叢間玩捉迷藏的黄痣藪鶥。 圖/沈正柔 提供

我等候在狀元紅果實前,捕捉到成群呼嘯而來的冠羽畫眉,喜歡在叢間玩捉迷藏的黄痣藪鶥,以及高調出場的紫嘯鶇。

11月11日再去,藥花園裡楓紅層層,宛若一株株燒向天際的火焰,逼得鉛色水鶫躲向溝裡納涼。幾株打先鋒的水杉黃了,大多還綠著。

藥花園裡楓紅層層,宛若一株株燒向天際的火焰。 圖/沈正柔 提供

藥花園裡楓紅層層,宛若一株株燒向天際的火焰。 圖/沈正柔 提供

鉛色水鶫 圖/沈正柔 提供

鉛色水鶫 圖/沈正柔 提供

終於等到大晴天,銀杏卻沒等我,滿地落葉,只剩光禿的枝椏;大半水杉也沒挺住,還好留下的更添秋意。遲到的狀元紅綠葉紅果依舊閃亮,王爺葵及芳香萬壽菊一片金黃,撐著殘秋。

終於等到大晴天,只剩光禿的枝椏;大半水杉也沒挺住。 圖/沈正柔 提供

終於等到大晴天,只剩光禿的枝椏;大半水杉也沒挺住。 圖/沈正柔 提供

萬壽菊一片金黃,撐著殘秋。 圖/沈正柔 提供

萬壽菊一片金黃,撐著殘秋。 圖/沈正柔 提供

銀杏和水杉都是孑遺植物,數億年前曾廣泛分佈北半球,而且還有一些親戚。因地質、氣候的變化,親緣植物滅絕,只留一支孤單的存在於小的範圍內。孑遺植物的形狀和在化石中發現的植物基本相同,保留了遠古祖先的原樣,因此也稱作「活化石」。

水杉原產於中國,我初次聽說水杉卻在美國。旅居加州期間,我不時走訪巨杉(sequoia)及紅杉(redwoods)森林。巨杉是世界最大的樹,紅杉是世界最高的樹,都曾經生活在北半球其他地方,如今巨杉只群聚在加州中部內華達山西坡,紅杉只生長在加州北部到奧勒岡州太平洋岸。我聽說這兩種杉樹有些親緣,他們另一房親戚遠在中國,即是號稱「像似巨杉」(Metasequoia) 的水杉。

水杉一片翠綠。 圖/沈正柔 提供

水杉一片翠綠。 圖/沈正柔 提供

水杉又稱「曙杉」(dawn redwood) ,其實是被加州大學教授和舊金山紀事報炒作的,無關「曙」。1940年代初,水杉在湖北磨刀溪畔被發現。1948年確定為消跡已久,僅存於化石的水杉後,引起植物及古生物學界重視。加大古生物學教授錢尼親往中國探訪,並命名「曙杉」以利說故事。

水杉多生長在溪邊或溝谷,因此本地土家族稱作「水桫」;目前因為種籽傳播,世界其他地方也得見。杉林溪的水杉植株數量應居台灣首位,一條溝隔開兩處水杉林,石井磯步道也沿溪遍植。

杉林溪的水杉植株數量應居台灣首位,一條溝隔開兩處水杉林,石井磯步道也沿溪遍植。 ...

杉林溪的水杉植株數量應居台灣首位,一條溝隔開兩處水杉林,石井磯步道也沿溪遍植。 圖/沈正柔 提供

水杉多生長在溪邊或溝谷,因此本地土家族稱作「水桫」。 圖/沈正柔 提供

水杉多生長在溪邊或溝谷,因此本地土家族稱作「水桫」。 圖/沈正柔 提供

同樣在秋冬變色落葉,水杉沒有落羽松(杉)的膝根;葉都像一支支羽毛,但水杉成對,落羽松卻是參差的互生。深秋晴日在水杉樹下仰頭,金黃的羽葉,用藍天作布,渾然天成絕美印染。走在石井磯步道對岸的銀杏湖邊,水杉身影落入水面,波平時似是臨水攬鏡,風起時便水水的隨著水波盪漾。

深秋晴日在水杉樹下仰頭,金黃的羽葉,用藍天作布,渾然天成絕美印染。 圖/沈正柔 ...

深秋晴日在水杉樹下仰頭,金黃的羽葉,用藍天作布,渾然天成絕美印染。 圖/沈正柔 提供

銀杏湖其實是較寬的河道,我去晚了,只看到枯枝落葉。

銀杏,又稱白果,與水杉一樣在第四紀冰川期大部分滅絕,只留化石見証曾經的身影。銀杏的葉片像是把小扇,旅居北京時,我常去植物園,眼見扇葉從春天青翠,長到秋天的金黄。入冬以後,種植銀杏樹的人行道,總飄著特殊氣味;最初,我以為踩到狗屎,後來才知道踩破銀杏的果皮,白果其實包裹在橘色的果皮裏。

銀杏的葉片像是把小扇。 圖/沈正柔 提供

銀杏的葉片像是把小扇。 圖/沈正柔 提供

聽說銀杏樹要長到25歲才結果,公公種樹,孫子食果,也稱「公孫樹」。也因此造成園藝造景的困擾,因為園藝要的不是怪味,而是觀賞銀杏葉,但要種植多年才能分辨公母株。

北京很多寺廟都能見到銀杏古樹,我看杉林溪的銀杏都還年輕,不知何年何月得見白果?

楓紅褪色,狀元紅的鮮紅依然耀眼。 圖/沈正柔 提供

楓紅褪色,狀元紅的鮮紅依然耀眼。 圖/沈正柔 提供

楓紅褪色,除了水杉撐場面,杉林溪還得見亮麗的顏色,王爺葵和芳香萬壽菊營造金黄,狀元紅的鮮紅依然耀眼。

從溪頭一路蜿蜒上山,路旁不時出現一簇簇黄花,感覺彷佛回到墨西哥山間。果然,又是墨西哥原產,由荷蘭人引入台灣。秋冬季行走墨西哥山路,常見路旁黄澄澄野花,只覺得花開得恣意,帶著幾分野性,從來不去探究花名,直到杉林溪重逢才知道,遇見的是墨西哥向日葵,台灣稱作「王爺葵」或因掌葉五裂、花色金黃而稱「五爪金英」,也稱「假向日葵」或「樹菊」。清晨山上氣温攝氏7度,黄花像似一朵朵和煦的小太陽。

黄花像似一朵朵和煦的小太陽。 圖/沈正柔 提供

黄花像似一朵朵和煦的小太陽。 圖/沈正柔 提供

台灣稱作「王爺葵」或因掌葉五裂、花色金黃而稱「五爪金英」。 圖/沈正柔 提供

台灣稱作「王爺葵」或因掌葉五裂、花色金黃而稱「五爪金英」。 圖/沈正柔 提供

同樣原產墨西哥,芳香萬壽菊鮮艷直追王爺葵,花朵不大,卻以緊密取勝,更加讓蜜蜂忙碌。我10月底上山,王爺葵還在醞釀花苞,芳香萬壽菊卻已搶先開放。

狀元紅學名「台東火刺木」,台灣特有種,原生長於花東縱谷的平原地帶,尤其河岸多石地區。因為果實成串或簇鮮紅可愛,常被做為庭院盆栽或插花花材,野生的因此逐漸減少。杉林溪特別復育數百株,分佈於花卉中心周圍及藥花園。

狀元紅果實前,捕捉到成群呼嘯而來的冠羽畫眉。 圖/沈正柔 提供

狀元紅果實前,捕捉到成群呼嘯而來的冠羽畫眉。 圖/沈正柔 提供

穿梭在狀元叢間的紫嘯鶇。 圖/沈正柔 提供

穿梭在狀元叢間的紫嘯鶇。 圖/沈正柔 提供

四月賞牡丹時,狀元紅開白花,10月下旬紅色果實眩目。我曾在花卉中心風車旁,拍攝到紅果引誘來的山鳥。這次再去,風車旁的狀元紅只剩綠葉,鳥兒顕然移情別戀。所幸,花卉中心圍籬旁,還得見成熟的狀元紅果實,誘人忍不住停步留影。

擔心午後起霧山路難行,我在正午下山。臨別回眸,發現山桐子果實也泛紅,是時候轉往大雪山賞鳥了!

延伸閱讀

走進「臥虎藏龍」,眼前滿山竹海-竹山天梯再開放

想賞楓不用等!南投杉林溪-百棵楓葉已鮮紅

到台中「遠的要命農場」採蘋-走進楓景嚐梨山茶

最美「楓」景現身阿里山-告訴你去哪看?怎麼拍?

熱門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