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深玩咖工頭堅 走踏台灣 探索自己

過去20年在旅遊業一帆風順的工頭堅,因新冠疫情打亂人生下半場的事業。 記者胡經周...

過去20年在旅遊業一帆風順的工頭堅,因新冠疫情打亂人生下半場的事業。 記者胡經周/攝影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肆虐,使得全球旅遊停擺,卻讓國內旅遊大熱;今年疫情加劇升至三級,連國旅都停滯。旅遊業哀嚎,裁員、減薪,甚至關門大吉的新聞不時耳聞。

但是故事也有另一種版本。米飯旅行社負責人工頭堅因為無法推行程、出團,迫使自己趁此放慢腳步,得到了重新旅行台灣和重新發現台灣的機會,最近還做起了行腳節目與podcast。

網路起家的工頭堅投身旅遊業20年,每次的危機都為他帶來轉機。記者胡經周/攝影

網路起家的工頭堅投身旅遊業20年,每次的危機都為他帶來轉機。記者胡經周/攝影

資深部落客 網紅行銷旅遊的濫觴

工頭堅本名吳建誼,五年級生,是台灣最資深的部落客之一,也是台灣網路發展的早期觀察者,許多五、六年級讀者對他應該不陌生。工頭堅2002年進到旅遊產業,成為國際領隊,在大眾旅遊的年代裡,把網路社群行銷帶進旅遊業,做起了分眾的、主題的旅遊,是國內透過社群做旅遊的第一批人,也是部落客、網紅行銷旅遊的濫觴。

過去,工頭堅做的多是國外旅遊,在疫情來到之前,最新的行程叫做「酒鬼巴士」,帶團去日本的酒廠旅行,反應大好。

工頭堅這幾年一直思考,在這個自由行那麼方便、旅遊資訊如此易得、廉價航空愈來愈多的時代,什麼行程會讓大家願意跟團旅行?

「我發現喝酒的行程是藍海。」工頭堅說,前幾年日本推地方創生,身為旅遊達人的他,多次受邀去日本的村莊、小鎮參訪,看見了日本每個地區都有屬於自己的「地酒」(使用在地原料、當地生產,在別處喝不到的酒),萌生「酒莊之旅」的點子——酒窖、酒廠多在交通不便的鄉間,有歷史文化故事、有地方特色,更重要的是,關於「酒」的旅行,人都到了產地,很難不應景喝幾杯,但黃湯下肚又無法自駕,「酒鬼巴士」因應而生:有當地達人講故事,聽完故事喝完酒,精神和脾胃都滿足後,旅行社開車送你回飯店。

首團是以蒸餾酒聞名的鹿兒島縣,4天3夜造訪9家啤酒、威士忌、燒酌酒廠或酒窖,「日本有47個道州府縣,至少可以做30條路線。」熟悉日本的工頭堅這樣盤算,2019年甚至已經在東京簽下辦公室,要為華人旅客做有在地特色的日本旅行,並且以「酒鬼巴士」為主要行程。

沒想到東京辦公室才剛確認,日本疫情就大爆發,台灣也關閉國門。國際線的喝酒行程做不成,工頭堅只好把危機當轉機,「酒鬼巴士」系列本來就有規畫台灣酒莊,他便專做台灣。

「酒鬼巴士」首團去了鹿兒島。圖/工頭堅提供

「酒鬼巴士」首團去了鹿兒島。圖/工頭堅提供

因為疫情「酒鬼巴士」開進台灣小鎮

把眼光專注在台灣後,他才驚喜發現,台灣不但有許多地酒,每種酒都和在地農業有關,每個釀酒者都有動人故事。例如許多農村酒莊的老闆都提到,他們一開始釀酒,都想釀出和國外一模一樣的葡萄酒、清酒,但因為台灣的氣候和農產品種的關係總是做不到。這兩、三年,有些人想通了:「我為何要做和國外一樣的酒?我為何不做屬於台灣的酒?」於是台灣風味的白蘭地、蘭姆酒、米釀威士忌陸續出現,「台灣的酒已經不一樣了,而且非常有趣。」

又例如,全世界最大的釀葡萄產地在彰化二林,其中白酒屢獲國際獎項的「鵬群頂酒莊」就有80幾種葡萄,被稱為是「葡萄博物館」,但這樣的葡萄酒莊的模樣不若一般想像義大利或法國酒莊充滿異國風情,反而很「台灣農村味」,負責人譚光華和他的太太就像一般台灣農夫農婦,有著純樸笑容、操著台灣國語,在葡萄藤下飼養著不同品種的雞。

他探訪農村酒莊,發現台灣的潛在品牌,他和酒莊老闆一起討論研究推出專屬調酒或產品,想趁這兩年打響台灣農村酒莊的品牌與知名度,期待疫情過後,國際旅遊開放,相信會有他國的旅客為此而來,把「酒鬼巴士」由世界各國開向台灣。

因為在台灣做「酒鬼巴士」,工頭堅有機會認識台灣的在地農業。圖/工頭堅提供

因為在台灣做「酒鬼巴士」,工頭堅有機會認識台灣的在地農業。圖/工頭堅提供

除了旅行… 思考人生終極的價值

但沒想到,今年5月台灣疫情升級,國內旅遊也停滯。大半輩子都四處旅行的工頭堅,這3個月來身心都不再東奔西跑,時間投注在錄podcast,分享這幾年他在台灣山海之間走探、踏尋源遠的故事;也和謝哲青和廖科溢一起錄新的行腳節目「出發吧鐵三角」,帶觀眾造訪他們認識的台灣。

若無疫情,以日本鹿兒島為首發的「酒鬼巴士」可能一路往世界各地,成為工頭堅生涯最終戰,「我做到退休都不成問題。」但是疫情終止原先可以發展的商業模式,迫使他停下來思考:「除了旅行、帶團,我還能做什麼?」讓他有機會自問:「人生終極的價值與知識的累積是什麼?」他透過做節目一邊整理過去在世界各國所得、一邊思考人生價值。

「我以為,旅遊將會是我下半生的事業。」這是工頭堅4月去屏東演講時的簡報開場,既然是「以為」就表示「現實並非如此」。過去20年來,在旅遊業一帆風順的工頭堅,遇上了疫情及疫情帶來的挑戰後,才認真思考旅行對他的意義,其實是探索——探索世界、探索自己、探索產業的通行證。

工頭堅的「酒鬼巴士」辦出口碑後,酒商找上門談合作,發展出新旅遊模式。圖/工頭堅提...

工頭堅的「酒鬼巴士」辦出口碑後,酒商找上門談合作,發展出新旅遊模式。圖/工頭堅提供

出生旅遊世家 工頭堅帶爸媽露營玩創新

工頭堅出生在一個旅遊世家,爸爸是飯店行李員、媽媽是櫃台總機。國中時,自行創業接日本旅遊客的父親規畫了一趟東北亞家族之旅,全面性的文化衝擊打開了工頭堅的世界,回到台灣後,工頭堅好長一段時間覺得自己的心還留在海外。

工頭堅帶著爸爸(前排右一)和媽媽(前排左一)參加自己帶團的行程。 圖/工頭堅提供

工頭堅帶著爸爸(前排右一)和媽媽(前排左一)參加自己帶團的行程。 圖/工頭堅提供

後來,30幾歲的工頭堅進到旅遊業,反而是爸媽變得鮮少旅行。爸媽投資股票,在股市泡沫化之後資產也化為烏有,於是將自己的生活需求降到最低,旅行成為生活的奢侈品。

工頭堅這幾年開始帶著爸媽旅行,除了7年前全家族的日本北海道之旅、3年前的郵輪之旅外,就是幾個月前帶他們去參加他帶團的行程。那天,對旅遊業並不陌生的爸爸、媽媽和妹妹看見了工頭堅發展出的新旅行模式,稱讚了他找到能幹又厲害的同事。晚上的分享時間,工頭堅對著同行旅人提到了爸爸:「今天我爸爸有來,當年就是吳先生促使我進到這個行業。」那晚營地燈火前,80幾歲的吳爸爸和70幾歲的吳媽媽笑得好開心。

場地贊助:紀州庵文學森林(最新活動推薦:【書箱宅配】三毛紀念展選書

提醒您:禁止酒駕.飲酒過量有礙健康

延伸閱讀

「愛的相反不是憎恨,是冷漠。」 療癒系作家渡邊和子:幸福由心生

以為過了怦然心動的年紀 日本「婚活」讓大齡也有春天

名人看婚姻/律師:福原愛斷開江宏傑可能「人財兩失」!

改編自日本真實故事《照護人,有你真好》電影公播申請中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