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興趣別再等!江育誠:它會是你最美好的退休入場券

被封為「最理想退休生活典範」的前嘉裕西服總經理江育誠說:「人生像是一道數學題,必須把退休當作是重大志業經營,不只該提早十年規畫,還要以一萬小時法則來刻意練習。」《退休練習曲》精彩書摘試閱:

衍生性興趣的威力

近年來,我常四處演講,推廣「退休要提早練習」「興趣可以讓退休更精彩」,只見臺下聽眾頻頻點頭,但卻又一臉茫然,演講結束,許多人跑來問我,原來大家茫然的原因是:「不知道自己興趣是什麼。」這個大哉問,也是許多退休人士在安排退休生活時最大的困擾。

《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 圖/今周刊提供

《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 圖/今周刊提供

天生就知道自己的興趣為何的人不多,興趣並不會從天而降,可以透過最簡單的試誤,慢慢就會自然對焦,找尋興趣需要一段時間,因此要提早開始嘗試。

我雖然對繪畫心有所繫,但是一開始並不確定自己是否畫得來,難度會不會太高,我自己在家裡練習時遇到不少障礙,甚至連洗筆都不會,弄得整個家裡亂七八糟,後來才知道洗筆很簡單,應該要先把顏料搓掉再洗,就不會弄得整枝筆都是顏料。

我到師大拜師學藝,其實是想知道油畫的門檻到底有多高,當時我連素描都沒根基,就先去學油畫,目的就是為了了解自己是否可以掌握油畫的技巧。

興趣需要實習和演練

退休前,有些人因為忙於工作和家庭,而忽略了退休的安排與準備,也有人對於退休早早就有了憧憬,也做了規畫,但是卻因為缺少測試,憧憬很容易變調成一場幻影。

我有位朋友退休前,一直嚮往陶淵明般的鄉居生活,期望退休後當個農夫,享受以天地為家的田園樂,他也真按此夢想一步一步的實現,在苗栗鄉下買了一間農舍。退休後,他依著自己的夢想,搬到鄉下去,卻發現原本夢幻的農夫生活落實成日常,是永遠除不盡的雜草,與揮之不去的蚊蟲,於是退休美夢變噩夢,最後只好踉蹌逃回都市。

無論是興趣或是夢想,都必須經過不斷嘗試與測試,眾裡尋它千百度,最終才能在燈火闌珊處相遇,必須要提早開始練習,才能找對興趣,提前熱身、試水溫,試到美好退休人生的入場券。

興趣讓世界無限延伸

找尋興趣時,不要怕自己興趣太小、太枯燥,任何興趣都像股票有衍生性的商品,不用怕你選擇的興趣太枯燥無味,一定會有衍生性的嗜好讓你不斷去探索、擴展,譬如說喜歡喝茶,也可以就此像枝椏一樣不斷延伸出去,從各種茶葉的種類、種植的條件、品茗的方式、茶壺和茶杯的製造和鑑賞……擴大成整個產業的理解。

像我拍攝昆蟲,最初只是為了健康才養成假日就往山裡跑的習慣,但是自從將爬山與攝影兩個興趣相結合後,反而讓攝影這個興趣開展出另一番風景,微觀昆蟲世界更增添我爬山的樂趣,不只如此,枝椏延伸出去後還開出異色的小花。我試著自己養蟲、撿拾蟬的遺蛻、毛毛蟲的口器,再到顯微鏡觀察,你永遠不會知道走進一個興趣的世界後,可以走多遠。

我常覺得興趣就像水一樣,上善若水、無孔不入,興趣起了頭,就會自然地滲透至生命裡各個縫隙。

我修鐘一直有個瓶頸,有時候斷裂的地方需要接骨,我還得大費周章畫設計圖,思考可以用什麼樣的材質來銜接,但若我有金工焊接技術,這問題可以輕鬆迎刃而解,修鐘功力也將大幅提升。

因此,當機緣出現時,我立刻報名了金工課程,結果課程不只有焊接,還有銀戒製作,我做了兩個極簡風的戒指,內圈刻上我跟我太太兩個人的名字,我太太看到後比拿到鑽戒還開心,她說:「這個用錢也買不到。」

對我而言,興趣也是一種修行。

對上班族而言,經營興趣需要額外的心力與時間,與工作似乎有所扞格,閒暇之餘,大家只想休息或是從事一些紓壓的活動。

臉書上有許多網友,會去學靜坐、禪修,卻發現要讓心靜下來難度頗高。我從未學過靜坐,每次在修鐘和畫畫時,卻常常進入靜心、忘我的狀態,即使今天股票賠了大錢,我只要進到畫室,拿起畫筆,瞬間就進入物我兩忘的境界,外在世界的紛紛擾擾,全然無礙於心。

直到助教說教室門要關了,我這才回過神來:「怎麼這麼快就要下課?」

修鐘也是如此,每次修鐘,所有雜念皆被排除於外,我彷彿掉入時光隧道,自己變身成數百年前歐洲某個古老小鎮的鐘錶工匠。

對我而言,興趣也是一種心靈淨化的修練過程,日積月累幻化成個人的涵養,我也因此練就一身即使風動、幡動,心卻不動如山的定力。

一個人確實可以獨自品茗、讀書、繪畫,但是就像鑽石只有一個剖面,再亮的光也平淡無奇...

一個人確實可以獨自品茗、讀書、繪畫,但是就像鑽石只有一個剖面,再亮的光也平淡無奇,只有將各色的人事納入,變成稜鏡和切角,才能夠折射出華彩。 圖/吳欣穎 攝影

共享讓興趣更有溫度

興趣要像水一樣漫溢,更不能只是獨善其身,為了分享我繪畫的喜悅,我在八里開設了免費的社區繪畫課,希望能播下美的種子,為了鼓勵大家參與,其實也害怕都沒人報名,我還特別註明,只要願意來上課,畫具、畫紙、畫板都是免費提供,甚至連鉛筆也會幫你削好。

我的繪畫課熱熱鬧鬧登場,甚至許多遠在臺北的讀者看到報導也寫信給我,希望能夠參加。社區繪畫課以素描為主,每個禮拜我還會穿插介紹藝術史與具代表性的畫家,我認為藝術可以涵養生命,比起繪畫的技法,這才是學畫最快樂的一環。

繪畫班有同學計畫到歐洲自助旅行,我問他們打算去哪些地方,他們毫不猶豫地說:「當然是看美術館啊。」

另一位是打算用我畫的肖像畫當作遺照的楊先生,原本對繪畫就有著莫名的憧憬,因為社區繪畫課,開啟他潛藏的熱情,他也是最認真的學生。中秋節假期,他哪兒都不去,待在家裡只想畫畫,並且希望我能提供批評建議,我們第二期繪畫課的海報就是由他操刀。

社區繪畫課就在鄰居的情義相挺下持續四年多,中間雖然因為我照顧媽媽中斷了一年,在大家的熱情呼喚下又重新開張。

我常常以畫會友,有了興趣,更容易結識同道中人。我們四處寫生總會偶遇其他畫友,有一次也是在寫生,突然有人靠過來說:「嗯,有水平喔。」

我打趣回應:「可以說這種話,也很有水平喔。」

這才認識志同道合的好友郭建疆,後來更開展出北美寫生追楓的美好情誼。

我一直欽慕法國印象派畫家莫內、雷諾瓦、馬奈、竇加和塞尚等人,他們在藝術創作的道路上,相互激盪、彼此砥礪,最終共同開創出璀璨傳奇的印象畫派。

我喜歡大家為了藝術一起創作的氛圍,自己也會不定期邀請畫友到我家寫生。淡水八里的家,從幾片大窗可以眺望淡水河,小船停泊在水岸邊,景色尤為靜謐,畫架排開,畫友們各自專心投入於創作,直到七點多,天色全暗,才停筆休息,大家開始天南地北的開懷暢談。

有一次,我和郭建疆*兩人聊到晚上一點多,我送他回烏來住處,天津美術學院畢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舞台美術家協會會員。專攻油畫,多次參展中國及世界華人油畫大賽,並多次獲獎。

等到我返回八里已經半夜三點,一抵家門立刻又接到他的電話 :「江育誠,我躺在床上越想越不對,剛剛那張畫上面的船,麻煩你幫我刮掉。」

我說:「為何要特地刮掉?」

他說:「你刮掉,我下次去時再補上。」

掛上電話,我掙扎猶豫了三十幾分鐘,到底要不要刮?最後我還是老老實實把它刮掉,為了尊重創作者對於藝術的執著,現在這張畫的空白處還默默地等待著大畫家來完成最後的樂章。

興趣就像湖心,泛起的漣漪一圈又一圈的往外擴散,社區繪畫課把我個人的興趣變成群體愛好,漸漸形成一同在興趣中持續向前的動力。

一個人確實可以獨自品茗、讀書、繪畫,但是就像鑽石只有一個剖面,再亮的光也平淡無奇,只有將各色的人事納入,變成稜鏡和切角,才能夠折射出華彩。

*郭建疆:天津美術學院畢業。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中國舞台美術家協會會員。專攻油畫,多次參展中國及世界華人油畫大賽,並多次獲獎。

本文摘自《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今周刊 2020/05/07出版

退休典範江育誠、勞退教母王儷玲、前商周CEO王文靜…想像他們一樣達到理想中的退休生活嗎?橘世代將為您提供獨一無二的「理財&健身錦囊」,留下您的Email,將在最第一時間獲得新產品訊息!>>>立即填寫

相關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