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們還有夢,那一刻便是生命的延續。七旬奶奶:「我的每一天,沒有乏味的一刻」

老,並不是個可怕的字眼,它代表年齡的增長,也代表可以將更充裕的時間留給自己。熟齡生活裡的熱情、興奮、挑戰與年輕時一樣重要,但我們可以選擇更悠閒地變老。《花漾奶奶熟旅行》精彩試閱:

活到一百歲,也能夠拉起行李箱,坐在電腦前書寫不輟,從事自己的工作(圖為示意圖,非...

活到一百歲,也能夠拉起行李箱,坐在電腦前書寫不輟,從事自己的工作(圖為示意圖,非作者)。 圖/Pexels

活到一百歲,也要拉起行李箱

旭日東升,天色由熹微漸漸敞亮,從窗口透入的陽光燦爛耀眼。啊,已經過了十點了啊。但我仍不想離開被窩,躺著瀏覽相互關注的部落格好友頁面,在社群上閒聊了一會。沒什麼朋友的我,在這把年紀還能過得不孤單,也是多虧了這群部落格好友。比起長年熟識的友人,我還擁有一群部落格好友、讓我更能輕鬆坦然地說出心裡話。在我年輕時,不、應該說就連四十幾歲的時候,也萬萬想不到會有這樣一個世界,想不到自己也能擁有這樣的朋友。

今天,老伴早早就出了門,趕赴首爾參加友人兒子的婚禮。當然,他是趁著我熟睡時出去的,說巴士上會統一發放早餐。睡得淺的老伴,總趁著一早我仍在夢鄉時便去社區裡繞一圈,忍受不了空腹的他,也會大清早給自己做份吐司果腹。畢竟,一大早把老婆叫醒、就為了填飽自己的五臟廟,這可不是對待老太太的道理。至少得有這點常識,老夫老妻才不至於鬧到卒婚 。

洗衣機在幫忙清洗著衣物。等待衣物洗好的時間,我坐到了電腦桌前。從冰箱裡掏出年糕、用微波爐加熱到軟嫩,配上一杯熱咖啡,就權充了今天的早餐。我又不禁思索著:上了年紀,可真舒適啊

另一方面,心裡也有些愧疚。因為我察覺,此刻的我之所以能如此從容,都是從婆婆過世之後才開始的。婆婆離開後,我們夫妻倆就各自分住一間房間,反正它們空著也是空著,就這樣,轉眼四年了。

本來就不愛外出的婆婆,年紀漸長之後更是深居簡出。每當她在家中,「又在用電腦?不吃午飯嗎?你都用不著吃飯呀?這時間還沒起床?這麼晚還不睡?電費很貴呀」等等,瑣碎的嘮叨便日漸增多。或許,以婆婆的年紀來說不過是想念朋友,這才想和我們多聊兩句而已。雖然理智上能夠理解,但終究無法像現在一樣,舒心地打發時間。我很晚、可說是太晚才長大懂事,甚至不禁覺得,婆婆和這樣的我一起生活,應該也相當辛苦吧。話雖如此,我並不曾懷念那些嘮叨。對今日的我而言,仍需要完全的自由。

雖然我午覺睡得多,早上也愛睡得晚,但想讀的書、想看的東西、想書寫下來的實在太多,晚睡便成了常態。和老伴睡一間房的時候,一口氣連看好幾集電視劇這種事,更是癡心妄想。一旦老伴進入夢鄉,我便只能看著眼色,降低電視音量,直到他輾轉反側幾次,發出讓我關掉電視的信號,我也只好無可奈何地作罷。而今,我終於能夠隨心所欲地看個過癮了。共同生活多年的婆婆過世,和老伴各自分房之後,現在我終於獨立,在我的房裡隨時有電腦、有電視,也有書籍相伴。我可以盡情收看我想看的節目,想閱讀多久就閱讀多久,也能把好友的部落格逛個痛快。

但我也並不是成天遊手好閒,若無所事事地虛度退休生活,那實在太浪費光陰了。在追求自由的同時,我也要發展我的工作。沒錯,從現在開始,我是以自由工作者的身分活動,能夠居家工作這點也很棒,即使報酬微薄也無妨。為了子女、為了家庭,必須兢兢業業賺取金錢的人生已經遠去,我只需要為了自己勞動,也只需要簡單的報酬。

若在部落格上發布文章,藉由廣告連結所能換取的廣告收益微乎其微,不、應該說不值一提;我接受各種研究機構邀請進行問卷調查,所得的車馬費同樣微不足道;偶有出版社邀請我閱讀出版書籍、撰寫評論,每本的報酬僅10000韓圓 ,不過這些書籍的價值遠超於此,閱讀同樣是我的收穫;還有許多廣告的提案,雖不是什麼天價,但都是我能夠自由選擇是否接受的工作;還有像這樣出版書籍等等,在在都令我樂在其中,不受任何人干預。

不僅如此,處處都是自由工作者的收入來源。兒子會找我幫忙照顧孫子,有時是做一天的幫手,也有時會待個三、四天,作為年邁的祖父母,有機會去看看孫子自是一大樂事。縱使上了年紀,父母能為子女們做點什麼,永遠是件愉快的事情。照看完孫子回家的路上,兒子會補貼我一些辛苦錢,這又是一筆不無小補的收入。既能看看孫子、又能賺取薪資,可謂一石二鳥。獨自生活的女兒也會找我幫忙,去她的住處大掃除、替她做點小菜再回家,女兒也會在我離開時補貼車馬費和零用錢。

我從不認為這一切是年邁父母的犧牲奉獻,而是召喚著老年的我的職場。還有多少工作崗位會需要我們這些老人家呢?這是既值得感恩,也是給自由工作者帶來收入的所在,不可小覷。

我認為老年時光並不適合縱情揮霍、恣意酣睡玩樂,當今既然被稱為百歲時代,那麼未來的我也還要再活上三十年。這麼長的時光,該做些什麼才好?有些人在志工活動中找到自己生命的意義,有些人卻認為做志工是自討苦吃的差事,一切都隨自己心中的信念而定。我相信這麼一句話,人心自有宇宙,要如何看待事物與環境,要如何思考並採取行動,都是一己的選擇。

我的每一天,總是充實而飽滿,沒有乏味的一刻,我也要持續自由工作者這份工作,直到做不動的那一天為止。只要雙腿還有力氣,不、縱使稍微乏力又如何,我依舊能找到適合我的道路,也會繼續我的旅程。

難道這樣不精彩嗎?活到一百歲,也能夠拉起行李箱,坐在電腦前書寫不輟,從事自己的工作。縱使被認為是不切實際的夢想也無妨,因為只要我們還在做夢,那一刻便仍是生命的延續。

《花漾奶奶熟旅行:70歲還是要拉起行李箱!》 圖/三民書局

《花漾奶奶熟旅行:70歲還是要拉起行李箱!》 圖/三民書局

本文摘自《花漾奶奶熟旅行:70歲還是要拉起行李箱!》,三民書局出版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