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葬禮上我穿了花格子襯衫 回憶平凡而偉大的母親

李然堯在媽媽追思禮拜上,穿著媽媽45年前為他做的襯衫。 圖/李然堯提供

李然堯在媽媽追思禮拜上,穿著媽媽45年前為他做的襯衫。 圖/李然堯提供

2019年進入倒數,《橘世代周報》向讀者徵求分享身邊那件「想丟卻丟不掉的物品」故事。這次分享的文章,將透過一件老襯衫搭上時光機,看見那個悠遠年代裡,一個手藝靈巧的女性故事。

在媽媽的追思禮拜上,我沒有依習俗穿著葬儀社準備的喪服,而是穿著這件過時的花格子襯衫。一開始,引來不少親友狐疑的眼光;但當我致謝詞,說明這件襯衫是我北上讀大學時,媽媽親手為我做的,已經伴隨我45年,很多親友都紅了眼眶。

民國60年,這樣的襯衫可是很時髦的,我就是要藉這件襯衫,讓親友再次看看母親的手藝。

媽媽手藝精巧在鄰里親友間頗享盛譽。我們一家大小的服裝,幾乎都出自她的手,但她卻說自己從沒學過裁縫,看到雜誌中有教人做衣服,就學著做。

記得小學一年級時二叔結婚,我當花童,媽媽為我做了整套西裝,白襯衫、紅色領結、西裝外套及短褲,引來親友一片讚賞。小時候,兩位妹妹常穿得像洋娃娃,也都出自媽媽之手。

李然堯的媽媽45年前為他親手做一件花格子襯衫。 圖/李然堯提供

李然堯的媽媽45年前為他親手做一件花格子襯衫。 圖/李然堯提供

媽媽很有巧思,小學時,她為我做的長袖制服,在靠近肩膀的袖子上,打了兩褶像是當裝飾,隨著身高長大,她就放下一褶;因此我的制服做一次可以穿三年。

爸爸只是普通的勞工,收入微薄;在生活艱苦的年代,媽媽憑著她的手藝幫人縫製、修改衣服補貼家用,讓我們有優於一般勞工的生活。

但媽媽最主要的收入卻是幫人家做壽衣,那個時代的壽衣都是整套的長袍馬褂,媽媽為曾祖父做壽衣,比起葬儀社賣的精緻許多。從此,很多親友都央求媽媽幫他們準備壽衣。

有一次,有個兒子說他爸爸生前就想要穿一套英國紳士的西服,媽媽不只做了整套西裝,還包括一頂呢布的紳士帽,家屬高興萬分。口耳相傳下,媽媽當然生意興隆。我曾想,媽媽如果能受到好的栽培,說不定會是個很有成就的設計師。

媽媽離開我們已經3年,這件襯衫是她留世僅存的作品,我會永遠保存,還要傳給子孫,讓他們記得我心中這位平凡而偉大的母親。

延伸閱讀

陳家父女間的牽掛 促成伊甸以房養老最後一哩路

從背卡債到最高擁5、6間房 蘇逸洪掌握買房6心法

捨去主播光環及高薪 蘇逸洪兩年12趟郵輪行成達人

想念的味道 媽媽選給我的那件外套

相關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