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我們一起活到100歲】熟年離婚 享受自在的「老活」

面對人生一百年時代,不願再只扮演「賢妻良母」的新時代女性,改寫了現代婚姻的內涵。...

面對人生一百年時代,不願再只扮演「賢妻良母」的新時代女性,改寫了現代婚姻的內涵。 圖/unsplash

做為全世界最知名的「長壽國家」,日本卻早已深陷高齡化的危機,老年貧困、老人詐騙、繭居族、啃老族、熟年離婚等各種問題層出不窮。

臺灣也即將邁入「人生百年時代」,當「長壽」不再是一種祝福,「日本經驗」無疑提供了我們最好的省思與借鑑。高齡化社會是危機,但也可以是轉機,就讓我們一起發揮「熟年力」,開啟「老有所用」的第二人生!《當我們一起活到100歲》精彩試閱:

離婚不是悲傷的終點,是追尋幸福的開始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最近幾年結婚超過十年以上的夫妻,離婚率從1970年代不到5%,成長到如今的20%以上。面對人生一百年時代,不願再只扮演「賢妻良母」的新時代女性,改寫了現代婚姻的內涵。

美國微軟創辦人比爾.蓋茲與Amazon創辦人貝佐斯,這兩個家財萬貫的世界富豪進入熟年之後,不約而同地選擇結束了二十多年的婚姻生活。而比爾.蓋茲在2021年5月4日星戰日宣布離婚,立刻在全球造成了轟動。

日本最早出現「熟年離婚」這個詞彙,可以回溯到2005年由已故的演員渡哲也與演技派女星松坂慶子主演的日劇《熟年離婚》,劇情描述在花樣年華嫁給渡哲也的松坂慶子,當丈夫退休之後,她拿出了離婚同意書,打算結束三十多年的婚姻生活,重新追求自己想要的人生。這部戲當時不僅引爆社會話題,也引起了許多熟年女性的共鳴。

根據日本Recruit婚姻綜合研究所在2016年公布的一項調查,每年的日本離婚個案中,超過64%是由太太主動提出。另外,超過四十歲以上的熟年夫妻中,認真考慮過離婚者,先生占了35%,太太則超過42%。由此可看出,離婚的主導權幾乎都在女方手上。

過去日本熟年離婚的比例並沒有那麼高,主要是受限於女人離婚之後沒有謀生能力。她們長年在家當專職主婦,能拿到的只有每個月六萬日圓左右的國民年金,但是外出工作的丈夫除了國民年金之外,還有每月固定從薪水中提存的厚生年金。為了消弭這個不公平的現象,日本政府在2007年更改年金制度,規定丈夫提存的厚生年金,退休之後必須要提交一半給配偶。這項「年金分割制度」即便夫妻離婚依舊有效,也讓女性在經濟上能得到更多的保障。

今年六十三歲的渡邊奈津子(化名),二十四歲時嫁給了在同間公司食品開發部門工作,比她大七歲的上司渡邊孝志。婚後不久她就懷孕了,因此選擇離開職場,專心在家裡照顧小孩。一晃眼,三十幾年過去了,他們的獨生女美穗成為人妻,生了個可愛的小娃,此時她覺得自己該盡的責任已了,拿出準備好的離婚同意書給孝志蓋章,令他感到十分錯愕。

奈津子說先生一直都很努力的工作賺錢,也沒有外遇的問題。但是,從美穗出生開始,他們夫妻幾乎沒有出門旅行過,每天先生從公司回到家裡之後,除了吃飯、洗澡外,兩人幾乎不說一句話。

自從美穗出生之後,奈津子覺得自己像是渡邊家找來的家政婦,每天的行程就是帶孩子、煮飯、洗衣服、整理家務。不過,最讓奈津子不滿的是孝志有暴力傾向。

「對於任何事情,我都不能回嘴,只能聽從他的命令去做,而且只要一個不順心,他會立刻把手上的東西丟過來。」

隱忍三十多年的奈津子,當女兒長大獨立後,就去找了一份與醫療業務有關的時薪工作,最後考上了醫療業務管理士資格,成為正社員。當她確定自己往後的經濟條件無虞之後,下定決定離開丈夫,結束了這段婚姻關係。

奈津子回憶剛離婚的時候,心裡有些落寞,偶爾還會想哭。本來以為離婚後會得到解放的她,卻莫名覺得悲傷。過了一個月之後,忙碌的工作才讓她重新適應了單身的生活,最近她在職場上遇到了同樣離過婚的男性,下班之後兩人會一起吃飯聊天,戀愛的感覺似乎又回來了。

根據日本厚生勞動省統計,從2017年開始,日本人每年的離婚數量大約六十萬件左右,平均每三組結婚新人當中,就有一組以離婚收場。最近幾年,結婚後不滿十年離婚的人數呈現減少的現象,反而是結婚超過十年以上的夫妻,離婚率從1970年代不到5%,成長到如今的20%以上。

看來,面對人生一百年時代,平均壽命比男性多六年的女性,認真考慮一下自己的第二春,似乎也不是一件壞事。

拒絕扮演「賢妻良母」角色的新時代女性

在重視傳統的日本社會中,漸漸出現一些對「男尊女卑」的保守觀念進行批判的聲音,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也積極推動男女工作平權,但是在一般家庭中,男女性別平等一直受到牽制。整體來看,年長一輩的思想依舊停留在過去的時代。

去年,時尚模特兒牧野紗彌宣布離婚的消息很快成為了新聞追逐的焦點。今年三十七歲的她,擔任過許多時尚雜誌模特兒,也是三個孩子的媽媽。結婚已經十二年的她,今年做出了跟丈夫離婚的決定,原因不是彼此之間的感情出現了問題,而是想要對日本現行的婚姻制度進行一場「自我升級」。

「從小媽媽就告訴我,女人在家裡注定一輩子就要當一個好演員。」牧野說。

牧野回想自己小時候總是被媽媽耳提面命地告誡,不管心裡有什麼想法或不愉快,為了家庭的和諧都要忍耐,希望她長大以後當一個稱職的好太太、好媽媽。

牧野二十五歲時懷了第一胎,她抱持著跟媽媽同樣的想法,努力扮演一個賢妻良母的角色。但在她生完第三胎,重新回到工作崗位後,忽然發現:「我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累?」牧野的丈夫是個標準的日本大男人,白天上班,晚上回家就是躺在沙發當馬鈴薯人,不管牧野工作有多忙,完全不會動手幫忙做家事或是照顧孩子。

牧野的丈夫並不是不愛她,他覺得育兒和做家事本來就是女人的「職責」。有一天牧野工作回家,發現家裡又是一團亂,她驚覺到好媽媽的定義,應該要被重新定義了。於是她和丈夫商量:「你要不要從下個星期開始,用一週的時間,把我每天在家裡做的事情,自己做做看?」丈夫一開始面有難色,但在牧野的堅持之下,勉為其難地答應了。

「做了一個星期才發現,原來妻子平常做的事情,真的不是一個人可以做得來的。」牧野的丈夫體認到當一個職業婦女有多麼辛苦,把家務全推給妻子也是不公平的事,從此開始分擔家事及育兒的工作。

只屬於「丈夫家」的孫子

在日本,只要男女雙方結婚,女方就得放棄原有的姓氏,改成與丈夫同姓。雖然日本國會對「夫妻別姓」的立法議題一直有所討論,直到現在都沒有一錘定音的結論。

「小孩出生後,我想要跟娘家討論孩子的問題,我媽總會說:『那是他們家的孫子,要跟妳的婆家商量。』」

牧野紗彌認為這樣的制度很不公平,於是跟丈夫商量離婚。

「起初聽到紗彌說要離婚,心中覺得很不安,但後來想想,除了姓氏改變之外,什麼都沒有變,似乎也沒什麼不妥。」夫妻倆還把三個年幼的孩子找來,開了一場家族會議。獲得孩子認同後,他們簽下了離婚同意書,此外還簽了一份「事實婚」契約書。

在日本,「事實婚」的定義有兩種,一種是沒有舉辦婚禮,但是前往戶政機關做結婚登記。另外一種就是像牧野紗彌這樣,取消了法律上的婚姻關係,但在生活中依舊保持原本的婚姻型態。

取消了法律婚,讓牧野在簽署工作合約等重要文件時,不必再使用夫家的姓氏。她說:「在人生一百年的時代裡,不太可能只仰賴伴侶支持自己的生活,現代女性除了結婚、生孩子之外,還必須回到職場工作。她們的人生應該有更多不同選擇的自由,重新定義婚姻是日本社會必須正視的課題。」

牧野體認到:「我不必像母親說的,一輩子在家裡當一個演員。因為只有真心開懷的笑容,才能夠打動家裡每個成員的心。

現在牧野一家五口,仍然像往常一樣和樂融融地生活著。

《當我們一起活到100歲:人生百年時代,日本教我們的那些事》 圖/平安文化提供

《當我們一起活到100歲:人生百年時代,日本教我們的那些事》 圖/平安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當我們一起活到100歲:人生百年時代,日本教我們的那些事》,平安文化

延伸閱讀

【福島食品解禁】何時上路?如何標示?會殘留輻射嗎?10大QA一次看!

不忍故鄉沉淪,82歲藥師為社區開「處方」30年不間斷!

為愛行動!退休夫婦定居台灣樂當「狗奴才」

日本和牛肉質等級評比/為什麼老饕都喜歡挑沒生過的母牛?

相關文章
熱門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