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直播中...」 我們能不能好好活在現在

「死前想寫兩三本書。」不過我作夢都沒想到,第一本書就是關於自己親身體驗的憂鬱症。高中時期決心成為改變世界的記者,如今領悟到連改變自己都很難...《那一天,憂鬱症找上了我》精彩試閱:

「節目開始前一分鐘!」

《那一天,憂鬱症找上了我》 圖/平安文化

《那一天,憂鬱症找上了我》 圖/平安文化

攝影棚響起充滿緊張感的聲音,「播片頭和三個廣告,共一分半鐘。」,所有製作組人員各就各位,專心傾聽製作人的聲音。

「倒數十秒……進片頭!」

進了新聞片頭後,播放廣告。「最後一個廣告,主播stand by!」攝影機捕捉坐在攝影棚的主播特寫。

「各位觀眾朋友大家好,開始播報今天的新聞。」

直播是接二連三的緊張感,只要稍一走神,馬上就會發生直播事故。直播和管絃樂隊有很多相似之處,指揮一個人做得好,不代表一定會有出色的演奏;同理,製作人一個人做得好,不代表一定能做出出色的節目。攝影指導、音效指導、技術指導、節目助理、提詞員、字幕室、輸出室、主控室、主播等,五十幾名的製作組工作人員得齊心協力才行。

不管是五分鐘的新聞或是超過八個小時的新聞特別報導,進行直播時最重要的就是直播當下。這句話聽起來理所當然,因為是「直播」,當然要專注在當下。如果一直在意前面不流暢的主持,那麼節目就會變得一團糟。在新聞節目結束之前,全體工作人員都需要投入高度專注力。節目結束後再檢討美中不足之處,下定決心,下一次節目要做得更好。

我們的人生其實也是一場直播,應當活在每一個當下的我們卻老是執著在「錄影播出」,在乎過去的失誤,被過去絆住腳步的我們,只能眼睜睜地看著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借用法輪禪師(Venerable Pomnyuun Sunim,韓國佛教曹溪宗的禪師)的話,「老是看從前的影片」,就無法好好地活在現在。

我們的人生其實也是一場直播,應當活在每一個當下的我們卻老是執著在「錄影播出」 圖...

我們的人生其實也是一場直播,應當活在每一個當下的我們卻老是執著在「錄影播出」 圖/freepik

有時候當我們走在路上,會一直叨唸之前犯的錯,「那時候應該要那樣做的」或是「那時候不應該那樣做的」,又或者是被對未來的不安感包圍,例如「明天公司會議要做什麼好?」、「這週末要和討人厭的員工一起工作」等等。

我很容易杞人憂天,尤其會在腦海中不斷「彩排」未來有可能發生的情形。舉例來說,這個禮拜我要和公司出了名的挑剔大王一起加班,在加班表上看到那個人名字的瞬間,我腦海中的影片就會自動開始播放。

「加班的時候,我要打招呼,說好久不見嗎?跟他打招呼,他一定又會擺出招牌的嘲笑表情吧?那我應不應該假裝看不見?還是回他一個一模一樣的表情?要不要約他一起吃晚餐?還是跟他說我已經吃過了?」像這樣,我會在腦中不停地彩排各種情形,然而,實際上那一天我預想的情形並沒有發生。

有的時候確實也會發生如預想的情形,但我也不會因為彩排過就能做出合宜的反應;簡言之,彩排毫無用處。驚人的是,人類的大腦會把彩排過的假想情形判斷成「首播」,換句話說,大腦會把假想情形當成真的,使我們實際經歷假想情況造成的不自在感和內心矛盾。這種彩排是精神健康的最大敵人。

今天,「節目人生」一如既往地進行。究竟要播放「錄好的節目」,還是用「彩排」度過時間,又或者是進行「直播」,取決於我自己。

「一分鐘後直播!」

本文摘自《那一天,憂鬱症找上了我》,平安文化 2021/09/06 出版

延伸閱讀

大都會旁的小憩聖地-1日單車行,沿著河畔徜徉

為善從小地方開始-她從打掃環境,做到社區理事長

生前贈與、死後繼承哪個好?稅金竟差100萬元!

開香檳「啵」一聲太失禮!關鍵角度,這樣開才優雅又安全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