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寶儀:爺爺的離開,讓我發現根本沒有「節哀順變」這回事...

曾寶儀將這些年來的領悟成書,用自身生命活出來,透過溫暖陪伴,提醒你發現屬於自己的奇蹟;她更擅長透由簡單的生活體悟,直指問題核心,擺脫過往「舊有經驗」的思考方式,讓每個人都可以慢慢解開原生家庭的束縛、社會的枷鎖,從痛苦與煩惱中解脫。《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為你自己》精選閱讀:

如父如母的爺爺離世

《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為你自己》 圖/天下生活 提供

《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為你自己》 圖/天下生活 提供

我人生的分界點,是從二○一二年開始的。一切都發生在十一月底,很靠近十二月冬至,也就是當時人們說的二○一二世界末日的時候。

現在想想,我早就為二○一二年的到來做了不少準備。從二○一○年起,我就開始閱讀一些和二○一二世界末日有關的資料。

其實我也是經歷過一九九九世界末日預言的一代,那時候的我完全不以為意,但不知為什麼,二○一二年的末日預言,我格外在乎,可能那幾年,剛好也是我人生中的低潮,我經歷了生命中最重要的爺爺過世,因此對死後世界、生前計劃的主題也感興趣。我飢渴地吸收各種資訊,即使不知道那是什麼,我都看。一直看,一直看。

這三年,我的工作遇到瓶頸。我不知道重複做這些工作,對我來說有什麼意義。我不斷接節目、做節目,節目開了又停、停了又開。工作的內容也都很像,不管是娛樂或頒獎典禮,就是做大量功課,然後做現場,做完,結束。 

對我來說,就好像旋轉木馬一樣的生活,我一直繞……一直繞……好像一直在動,卻又哪裡都沒去。

那時,我的感情也不順利。我的男友常年在北京工作,而我大部分在台灣,我們很長時間是遠距離戀愛。像我這樣的雙魚座女生,很依賴,也需要感情上的陪伴。遠距離,實在很難行得通。遠距離戀愛,不只溝通上容易出現問題,我心中也不免懷疑:我們這樣,真的算是在一起嗎?接下來,該怎麼打算?

然而壓垮我最重要的事,是爺爺的離世。教會我無條件的愛,是爺爺...

當經歷過爺爺離世,我再也無法對人說『節哀順變』。因為我知道,根本沒有節哀順變這回...

當經歷過爺爺離世,我再也無法對人說『節哀順變』。因為我知道,根本沒有節哀順變這回事。 圖/pixabay

二○一一年爺爺的離開,是我生命中莫大的衝擊。爺爺是我生命中很重要的一個人,雖然他不是我的父母,但他就像我的父親,也像我的母親。

三歲的時候,我和妹妹就跟著爺爺奶奶來到台灣,爺爺就是帶著我們長大的那個人。

我們來台後住在民生社區,我就念民權國小,在學校對面巷子裡的一棟公寓,住了六七年的時間。

從小,我身上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爺爺處理的。奶奶比較強勢持家,她會帶我們去買衣服、買玩具、剪頭髮,但相對來說,更溫柔的對待,都是來自爺爺。

比方說,我永遠不會忘記,爺爺每天中午到幼稚園接我們放學的時候,會在幼稚園旁邊的市場,買兩個包子給我們吃。一個是鹹的肉包,因為我愛吃鹹的;一個是甜的豆沙包,因為妹妹愛吃甜的。

那時,我們兩個小不點特別龜毛,我們吃包子,但不吃包子餡。我們只想吃沾了豆沙、沾了肉汁的包子皮。於是,爺爺每次把包子遞給我們之前,一定會先一口吃掉肉餡,再一口吃掉豆沙。把我們喜歡的包子皮,送到我們面前。爺爺就是一個這麼溫柔的人。

曾寶儀感性和理性兼具,是個有內涵的雙魚女。
 圖/本報資料照

曾寶儀感性和理性兼具,是個有內涵的雙魚女。 圖/本報資料照

他會帶我們去買小學的制服、牽我們上學,考試成績好的話,就帶我們去買禮物。爺爺就是一個這樣的存在。有什麼需求,我們總是去找他。

所以我常說,爺爺是這世界上第一個教會我無條件的愛的人。

我一直以為爺爺是一個理所當然的存在,雖然他後來有好幾年的時間,都待在病床上。而我直到三十多歲都還住在家裡,主要的原因,除了我認為陪伴家人是理所應當外, 回家就能看到他,感受到我們存在在同一個空間裡,成為我很重要的支柱。

當爺爺離開這世界,我心中的悲傷巨大到難以言喻。於是,當經歷過爺爺離世,我再也無法對人說『節哀順變』。因為我知道,根本沒有節哀順變這回事。當悲傷確確實實出現在人們生命當中,沒有任何一套標準處理程序,能讓人照著步驟就順利消化它。

每個人都只能用自己的方式,去經驗、去化解那份複雜的情緒。爺爺過世之後,我就像負氣一樣,去了很遠的地方。

爺爺在台灣的喪事一辦完,我就跟著弟弟、堂弟一行人去了阿姆斯特丹。當時我們心想,阿姆斯特丹是全世界最自由的地方……還記得那時是二月,冷死了!可是雖然冷死了,但我們還是想要去世界上最自由的地方!

我們都是第一次去阿姆斯特丹,所以該怎麼玩,就怎麼玩,我什麼也沒多想。在那裡,還掉了錢包!

六年後,我拍攝紀錄片《明天之前》的第一站,就是阿姆斯特丹。再一次來到這裡的我,看著似曾相識的景象,走著走著,就掉下了眼淚。身邊的同事都嚇壞了,這麼歡樂的一個城市,妳怎麼哭了呢?

「我突然想起之前來的時候,」我說:「上次來的心情,和這次完全不一樣。那時的我,對世界一無所知。我以為這個城市,就是這樣。」

然而從一一年到一八年,我從生命中學習到的,我對於覺察的學習與生命的理解,都已讓我變得截然不同。

當悲傷確確實實出現在人們生命當中,沒有任何一套標準處理程序,能讓人照著步驟就順利...

當悲傷確確實實出現在人們生命當中,沒有任何一套標準處理程序,能讓人照著步驟就順利消化它。 圖/pexels

當我走在阿姆斯特丹的運河橋上,彷彿看見過去的我迎面而來。我好想跟她說聲:「一切都會沒事的……」想到這裡,於是潸然淚下。走了一圈,我又回到了同一個地方,但這時的我和那時的我,早已判若兩人。

或許我還有眼淚,但那已不再是悲傷的眼淚。

一一年阿姆斯特丹的旅行才到中途,我就決定,我要接著去看北極光。一個禮拜之內,找好旅伴,決定了行程。二月底從阿姆斯特丹回香港辦完爺爺的告別式,三月初我就馬上出發前往阿拉斯加。

爺爺在世的時候經常進出醫院。好幾次我安排好長時間的旅行,會因為爺爺突然住院而取消。於是,當爺爺不在了,我心中也有種賭氣的感覺:好啊,現在這世界再也沒有什麼能牽絆我,那我就要去最遠的地方!

有多遠,就去多遠!

即興的出行,一切都很倉促。阿拉斯加真的很不方便。很多事情如果沒有事先計畫好,到了當地就只會耗到時間。三月初的北極,白天非常短又有時差,能處理事情的時間相當有限。

那時候,我的身體也很不好。但我卻硬要去一個很冷的地方,就像想刻意用某種極端的環境去折磨自己。出門前,我突然得了急性腸胃炎,人都已經又吐又拉到完全虛脫,還依然堅持帶著藥、一包白吐司和寶礦力沖劑上路。

現在想想,那場腸胃炎就像是一次劇烈的排毒。真狠的一場排毒!又或者,因為當時的我有很多事情還不明白,於是透過身體激烈的反應來處理。

和我同行的有兩個朋友,後來幾天早就看極光看到膩了。我們安排了好幾個看極光的景點,但第一天到達就已經看到極光,後來又看到跳舞的極光,所以到了第三天、第四天……「還要看極光喔?」她們寧可待在車子裡,也不想出去挨冷。

穿著厚重的衣服,在零下二十度的荒野裡,一面看著極光,一面流眼淚。旅途中當然也有開...

穿著厚重的衣服,在零下二十度的荒野裡,一面看著極光,一面流眼淚。旅途中當然也有開心的時候,但大部分的時間,我的心都被悲傷佔據。 圖/pixabay

而我卻硬要走進那嚴寒,堅持要用相機好好拍下那個我追逐的景色。明明因為天氣太冷,還生著大病,我卻有一種說不上來的硬頸。曠野裡只有天和地與我,而我大部分時間都非常悲傷。

非常、非常悲傷。

我穿著厚重的衣服,在零下二十度的荒野裡,一面看著極光,一面流眼淚。旅途中當然也有開心的時候,但大部分的時間,我的心都被悲傷佔據。

雖然這是二○一二年一連串奇遇之前的背景故事,但上天的眷顧似乎已有端倪。

畢竟,去到阿拉斯加,沒看到極光徒勞而返也是常有的事,我卻天天都能欣賞這美景。經常我們只要抬起頭,就能看到極光「就在那裡」,就連跳舞的極光也都看到了。那時,我似乎已開始感受到幸運,但我茫然不覺。

本文摘自《人生最大的成就,是成為你自己》,天下生活 2021/01/13 出版

橘世代精選專區↘↘↘

延伸閱讀

跟著節氣買菜去!八種時蔬首選寒冬中暖心也暖胃

在家運動一周挑戰|跟著瑜珈名師 30分鐘一起減齡塑身!

天冷「富貴手裂到見血」-中西醫並進,4個月回春妙手

50歲後肌肉量每年少1% 教爸媽在家增強肌力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