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故事/16年伴侶溺水成植物人 他領悟:人一帆風順是不幸的

海灘示意圖,非關本新聞。(法新社)

海灘示意圖,非關本新聞。(法新社)

活著就是不斷的失去──正面體驗生命逆襲,跟著自己的心走,做你自己的英雄。

2017.09.01命運突然對他發動「逆襲」,一場溺水意外,他相伴了16年的伴侶,變成植物人。生命的驟變,就像經歷了一場身心的921大地震,但同時也成就了最巨大的淬鍊。隱居幕後多年,第一次,他決定告訴大家自己的故事──

少年的他,困惑於性向甚至多次自殺,在否定中掙扎出自我。憑著對工作的熱情,還有說到做到的毅力,28歲的他當上奧美廣告當紅AE,35歲時更成為超級經紀人,成功將蔡依林、羅志祥、楊丞琳推上天王天后寶座。40歲那年,他與人生摯愛舉辦同志婚禮。當大家都以為,屬於他的故事,將會有個幸福美滿的結局時,他卻在48歲生日前夕,見識到地獄……

* * *

一個一帆風順的人是不幸的,因為他永遠學不會如何面對恐懼,並且真的懂「愛」。

圖/時報出版提供

圖/時報出版提供

「恐懼」的逆襲:你曾經在人生的低谷,見過那個讓你恐懼、脆弱的魔鬼嗎?該如何面對?是讓自己掉進深淵的泥沼,跟它共處?還是將它擊退?

這不是當時的我,所能夠做的具體描述;這更不是一個將近七十二個小時不曾闔眼的人,所能夠進行的觀察……

而我當時唯一的念頭,就是一定要把小光活著送回臺灣而已。

我搭過飛機的次數太多,陪藝人去工作,或者帶著小光去旅行──我從沒想過有一天我會搭上國際醫療專機,飛越大半個地球回來,這次我們不是要回家,我們是要直奔臺大醫院。我們正在跟時間賽跑,在過程裡隨便發生一件小事都可以把我們絆倒,都可以讓我們天人永隔;我應該要注意的事情很多,但此時此刻,我唯一能做的,就只是一直盯著螢幕,看著我的摯愛是不是還有心跳而已……

這「原本應該」是一趟我們期待已久的旅行,我們從臺北到巴賽隆納,從巴塞隆納又到了IBIZA,這趟旅行的下一個城市「原本應該」是佛羅倫斯。

這「原本應該」是一趟我在按部就班的人生裡,給自己的放鬆,結束後再回去繼續我該努力的一切。

生命中有許多的「原本應該」,後來都沒有真的那樣,我懂,也有過許多經驗。但從來沒有一次經驗,像這次這麼劇烈,就在頃刻之間,我的世界毀滅!一切都不再是從前的樣子。一秒,就跟過去的美好死別。

「你等下如果要游回岸上,一定要穿救生衣喔!」我在跳下遊艇前跟小光說,他正在我們一行六個人租來的小遊艇上晒太陽。我們的遊艇離海岸邊也才差不多兩百公尺而已。

我游上岸,邊散步邊看著正享受著美好陽光的遊客,也才幾分鐘的時間,突然我就看見同行的一位友人正在海裡扛著小光慢慢靠近沙灘……我馬上衝進海裡。

「小光溺水了,他游到一半溺水了!」友人驚狂的聲音,像一顆炸彈在我耳邊爆炸,我的耳膜好像破了,所有的聲音都開始變得好遠好遠……

岸上剛好有位遊客是醫師,馬上幫他做急救,十分鐘後小光吐出一堆泡泡,我以為會像電影般,他應該就快醒了,但當我伸手去摸,他還是沒有心跳跟脈搏,緊接著救護車來了,電擊了四次,才把小光從死神手上拉回來。後來我們火速到了IBIZA市區最好的醫院,醫生說他的狀況很糟,隨時都會因為腦死而走,每天說一次,我的心就死一次,每死一次,我心底的魔鬼就又長大一次。

你看過那個魔鬼嗎?你曾經在人生的絕境之處,見過那個讓你恐懼、脆弱的魔鬼嗎?

從小到大,我都是一個按部就班的小孩,不想要的就隨緣,我想要的就擬定計劃去得到。沒有藉口,堅持到底,我對自己總是「說到做到」。從去美國半工半讀念書,到回臺灣工作,我跌過跤,但我總是抹乾汗水、拍拍塵土就又站起來。我受傷過但從不退縮,可是這次我很弱。

在千萬里之外的西班牙,每天每個回臺灣的希望都像太陽一樣,升起又下沉。小光的狀況,讓歐洲大多數的醫療專機都不願意冒險接下任務。在等待專機的那幾個晚上,我每天在二十樓的飯店陽臺一直淚流不止,甚至一度想往下跳,但我知道他還在努力,所以我也不能放棄!直到終於有一個瑞士的醫療團隊跟專機願意接這個案子,真的太感謝Elva蕭亞軒的幫忙,我們終於可以回臺灣了,回臺灣我們就可以想更多的辦法了。

即便,這張機票的費用是新臺幣一千萬元。我是白手起家,工作這些年雖然收入不錯,但這筆費用依然是我身家的幾分之幾,但是我一秒鐘都沒有猶豫,因為他是我的全部,他是我的命。

在安靜的醫療專機裡,大多數的時間聽見的都是機器規律的聲音。

我想得太多,卻都是支離破碎的未來,其中沒有一個碎片,是我有把握的。

而我心底的那個魔鬼,一直在這個機艙的某個角落,它沒有離開,我知道這一幕幕的魔鬼回憶,它再也不會離開,此後會一直跟隨著我。

我沒有擊倒它,也無法擊倒它,於是我選擇跟它和平共處。我不妄想消滅它,因為那樣只會給自己更大的壓力,然後讓我變得更虛弱,當我們更虛弱就會讓魔鬼更壯大。

在命運突然發動的逆襲裡,人很渺小,因為我們無法改變事實,我們自責,我們更大的難題是「害怕」,因為我們不知道還有什麼將要發生?

其實,在命運的魔鬼面前,我們不必虛張聲勢,不必急著用誇大的樂觀,將它毀滅,因為連我們自己都不會相信故事會只到這裡,也不會因此就成功地停止憂慮。

我知道我將會更習慣它的存在。我會學到,與其竭盡心力要殺死心中的魔鬼,到不如先與它和平共棲;與其耗盡力氣去跟魔鬼對抗,到不如先好好擁抱自己。

告訴自己,最糟糕的時候,已經過去。而「活著」就是我們接下來最大的武器。我恐懼但努力練習不擔憂,因為擔憂從來都無法阻止災難發生,只有直視著魔鬼,

我們才會有機會,等到下一次實力你消我長的時機,將它徹底消滅。

在二十二個小時的航程後,醫療專機終於抵達臺灣。跑道的盡頭有一群朋友正在等我們。

而這場苦難會有盡頭嗎?在盡頭等待著我們的,又會是什麼呢?

我永遠不會忘記專機降落在松山機場那一刻,那是九月八日的清晨,是我的生日。

「我不要禮物,我最需要的是大家給小光的集氣祈福。」我在臉書上跟朋友報平安說。

我是真的不想要任何禮物。

卻渾然不知,上天在這一天給了我一份大禮。一份讓我重獲新生的,生日禮物。

獻給你的禮悟:先有「勇氣」地承認,你正在溺水的漩渦中。然後去直視、去感受、去發現,上天賜給你的「專屬禮悟」。

以上摘自時報出版《禮悟:在脆弱的盡頭,看見生命出口》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