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休後停不下對管樂的熱愛!徐家駒:喜歡上就甘願投入一輩子

低音管室內樂團團長徐家駒,現年74歲的他曾任教於台灣師範大學、真理大學,還曾擔任台北市立交響樂團團長,65歲正式退休。

「我就是喜歡上它了,甘願為低音管一輩子的志工。」猶如所有熱愛音樂的人,即使退休了,他仍持續在本業活躍,盼能讓更多人認識管樂,並加入低音管的美妙世界。

吹奏低音管已是徐家駒改不掉的習慣,除了「有愛」,也不失為是練身體的好方法,每天仍...

吹奏低音管已是徐家駒改不掉的習慣,除了「有愛」,也不失為是練身體的好方法,每天仍花2小時練習。 圖/徐家駒提供

徐家駒高中接觸聲樂,後來學習黑管考進台灣藝術專科學校(現為台灣藝術大學) ,加入管樂團,才第一次看見低音管。

「低音管當時太稀有,只在廣播電台聽過聲音,進入藝專前根本沒見過。」徐家駒說起60年代的台灣,沒多少人學低音管,當年單是最初階的低音管就要10多萬元,高價格也形成高門檻,當然也沒有師資。

「我的學習經歷太痛苦了。」徐家駒回憶學習低音管的過程,那時被分配到的老師並非低音管專業,那年代包括法國號、雙簧管也都沒老師,只能看指法圖自己練習,「黑的就是壓、白的就是放」,但沒有聲音在旁邊,就不知如何運氣、編排旋律,徐笑說,「如果看圖或講電話就能學好,那在家找個師傅打電話就好」。

徐家駒舉辦低音管夏令營,期待學習的人能夠愈來愈多。 圖/徐家駒提供

徐家駒舉辦低音管夏令營,期待學習的人能夠愈來愈多。 圖/徐家駒提供

徐家駒後來得到菲國低音管音樂家指導,又赴德國留學,取得演奏家文憑,總算成為低音管界的專家。徐家駒坦言,就因自己學習過程充滿艱辛,所以他的目標一直都不是「有名的演奏家」,而是當個「好老師」,在他的教學生涯中,至少有300名學生還留在音樂界,包括國內幾個樂團首席都是徐的學生。

退休後的徐家駒,對低音管的熱愛有增無減,從接觸樂器至今,每天都會花2小時吹奏低音管,成為改不掉的習慣,除了「有愛」,也不失為是練身體的好方法。

「我們玩樂器的人會愈吹愈健康。」徐家駒說,每天吹低音管,就是在訓練肺活量與丹田吸吐氣,感受手指靈活和放鬆,腦袋也從未停止思考,既可減緩身體退化,又能降低罹患失智症的機率。

徐家駒雖已退休,仍每天花2小時練習低音管。 圖/徐家駒提供

徐家駒雖已退休,仍每天花2小時練習低音管。 圖/徐家駒提供

除了對低音管的熱愛不減,徐家駒打從年輕時就有使命感,要當一位好老師,所以退休後,他每2年都會辦理低音管、雙簧管夏令營,招募有興趣的年輕人加入,他始終相信,會加入社團的人,是因為真正喜歡樂器。

閒不下來的徐家駒,還在台師大、輔仁、東吳、真理等大學兼任教學,「這分使命感怎麼來的我也不知道,既然吃了這行飯,趁現在還有精神時做點事。」他說,總不能退休後每天在家喝茶、看報,等太陽下山吧,那樣可是會短命的。

「搞音樂沒有回頭路,投入就是一輩子的事。」徐家駒設下的下個目標是80歲,距今也僅剩下6年,他說,在台灣吹低音管的人不多,想讓學習低音管的人持續成長,能做多少算多少。

30多年前徐家駒的低音管獨奏會海報。 圖/徐家駒提供

30多年前徐家駒的低音管獨奏會海報。 圖/徐家駒提供

延伸閱讀

別忽視運動後的防護 !用薑黃、羅望子保養「行動力」

不怕臭氣衝天!退休師將校園化糞池打造成「阿寶花園」

【大師帶你看展】5/29謝哲青開講 永恆慕夏 · 世紀末的年輕風格

用騎的最美!單車達人陳忠利-深度輕騎,發現高雄轉角風景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