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趟南投埔里!歡迎光臨「蝴蝶小鎮」

1980年代中期,一次美國加州海岸的旅行中,我被一張風景明信片吸引。明信片的畫面是一串垂掛的橘色蝴蝶,描繪「帝王蝶」(Monarch butterfly)在加州棲息越冬。

帝王蝶 圖/沈正柔 提供

帝王蝶 圖/沈正柔 提供

循著這條線索,我䦕始研究帝王蝶生態,並走訪帝王蝶在加州海岸越冬地㸃。往後聽說墨西哥中部山區聚集億萬隻帝王蝶,2002年冬天,我首度追蝶到墨西哥的帝王蝶保護區,目睹蝴蝶鋪天蓋地,飛舞成河;以後我又數度走訪,最近再見到墨西哥帝王蝶,在2020年2月。

希臘神話中,蝴蝶是女神賽姬(Psyche)的化身,她的美麗傾倒眾神。我當時認為,賽姬化身的必定是帝王蝶。因為,除了亮麗動人的彩翅,帝王蝶還能千里跋涉,從加拿大到墨西哥,每年按時回到祖先繁殖的山林。更神奇的是,秋天南遷的一代,已經是當年北返帝王蝶的第3-4代子孫,從來沒有到過南方;而背負遷徙任務的一代,生命周期由通常的6-8周,延長到6-8個月。

希臘神話中,蝴蝶是女神賽姬(Psyche)的化身,她的美麗傾倒眾神。我當時認為,...

希臘神話中,蝴蝶是女神賽姬(Psyche)的化身,她的美麗傾倒眾神。我當時認為,賽姬化身的必定是帝王蝶。 圖/沈正柔 提供

一串垂掛的橘色蝴蝶 帝王蝶 圖/沈正柔 提供

一串垂掛的橘色蝴蝶 帝王蝶 圖/沈正柔 提供

據說台灣曾有帝王蝶,稱作「大樺斑蝶」或「帝王斑蝶」,但在1930年代已經絕跡。我在埔里木生昆蟲博物館看到帝王斑蝶標本,記註標本於1931年5月6日,余木生在高雄茂林捕獲。其實,博物館就為紀念埔里最早的捕蝶人余木生設置。

以蝴蝶密度而言,台灣曾經是世界公認的「蝴蝶王國」,埔里捕蝶始於20世紀初期,二次大戰一度中斷;1950到1970年代,則成為蝴蝶加工產業中心,繁榮了埔里民生,也為台灣賺取大額外匯。木生昆蟲博物館二樓標本室,見證埔里輝煌的蝴蝶歲月,蒐集自世界各地的蝴蝶及蛾標本,也讓人大開眼界。

台灣曾經是世界公認的「蝴蝶王國」,圖為木生昆蟲博物館 圖/沈正柔 提供

台灣曾經是世界公認的「蝴蝶王國」,圖為木生昆蟲博物館 圖/沈正柔 提供

蝴蝶貼畫 圖/沈正柔 提供

蝴蝶貼畫 圖/沈正柔 提供

1995年春天,我第一次走訪南美,在巴西雨林中,邂逅一隻藍色蝴蝶;我想留下牠美麗身影,牠卻不停地飛行,最終消失在林間。導遊告訴我,蝶翼的藍色,會因光線及視角產生變化,因此可用作信用卡及鈔票防偽。在標本室,我再度見到炫目的藍色蝴蝶,知道牠們屬於「閃蝶」家族,產於中南美洲,稱作「摩爾佛」蝶(Morpho);而巴西的國蝶便是「大藍閃蝶」(Blue Morpho)。

炫目的藍色蝴蝶,牠們屬於「閃蝶」家族,產於中南美洲,稱作「摩爾佛」蝶 圖/沈正柔...

炫目的藍色蝴蝶,牠們屬於「閃蝶」家族,產於中南美洲,稱作「摩爾佛」蝶 圖/沈正柔 提供

慢步觀賞滿室標本,我看到同樣來自中南美原始森林的貓頭鷹蝶,蝶翅反面有類似貓頭鷹的紋路,後翅明顯的大型眼紋,像極了貓頭鷹正注視來客。據說,貓頭鷹蝶也晝伏夜出。

來自中南美原始森林的貓頭鷹蝶,蝶翅反面有類似貓頭鷹的紋路,後翅明顯的大型眼紋,像...

來自中南美原始森林的貓頭鷹蝶,蝶翅反面有類似貓頭鷹的紋路,後翅明顯的大型眼紋,像極了貓頭鷹正注視來客。 圖/沈正柔 提供

鳳蝶是最大型也最華麗的蝴蝶,鳳蝶科鳥翅蝶屬更是吸睛。鳥翅蝶產於新幾內亞及附近島嶼,雄蝶多是金綠色,少數橙色或藍色;雌蝶為黑褐色。我盯著鳥翅蝶標本,無法形容蝶翅顏色,猜測畫家也調不出那種既深沉又亮麗的綠;而天堂鳥翅蝶後翅更像風箏拖著的尾巴,在空中必定搖曳生姿。

鳳蝶科鳥翅蝶屬更是吸睛。鳥翅蝶產於新幾內亞及附近島嶼,雄蝶多是金綠色,少數橙色或...

鳳蝶科鳥翅蝶屬更是吸睛。鳥翅蝶產於新幾內亞及附近島嶼,雄蝶多是金綠色,少數橙色或藍色;雌蝶為黑褐色。 圖/沈正柔 提供

「神明蝶」其實是蛾,學名「枯球籮紋蛾」。傳說,阿里山受鎮宮供奉著玄天上帝,每年3月玄天上帝生日前後,枯球籮紋蛾都會成群出現,停留10天左右。也許被神明慶生的燈光吸引,或許繁殖期間更趨光,自1969年以來,巧合幾乎年年發生;信徒認為蛾來拜壽,因此枯球籮紋蛾被稱作「神明蝶」。即便是標本,蛾看起來幾分嚴肅。

「神明蝶」其實是蛾,學名「枯球籮紋蛾」。 圖/沈正柔 提供

「神明蝶」其實是蛾,學名「枯球籮紋蛾」。 圖/沈正柔 提供

木生昆蟲博物館還展示竹節蟲和甲蟲標本及活體,我更愛在蝴蝶生態園裡與蝴蝶共舞。

青斑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青斑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綠斑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綠斑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園裡蝴蝶多是多世代蝶種,也就是整年不停繁殖,全年可見。幾度走訪蝴蝶園,發現枯葉蝶和大白斑蝶是主角,玉帶鳳蝶、無尾鳳蝶、青斑及綠斑鳳蝶、紫斑蝶、樺斑蝶不時現身;端紅蝶不斷穿梭花間,似乎不需要休息;運氣好時會遇上保育類的黄裳鳳蝶。

樺斑蝶 圖/沈正柔 提供

樺斑蝶 圖/沈正柔 提供

無尾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無尾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大白斑蝶又稱作「大笨蝶」,說牠笨,因為不怕人,總是慢悠悠翩翩飛舞,隨便伸手就能捕捉。其實大笨蝶不笨,放在手上牠會裝死,若將亳無動靜的大笨蝶拋棄,在跌落前,牠便毫髮無傷的展翅飛離。大笨蝶的從容因為有恃無恐,牠的主要食草爬森藤有毒,鳥類似乎都知道而不敢捕食;即使在幼蟲階段,黑白相間的體側帶有紅斑,還長肉突,明顕昭示「閒人勿近」。不過,金色的蛹和翅膀白底黑㸃線的成蝶,卻是人見人愛。

大白斑蝶又稱作「大笨蝶」,說牠笨,因為不怕人,總是慢悠悠翩翩飛舞,隨便伸手就能捕...

大白斑蝶又稱作「大笨蝶」,說牠笨,因為不怕人,總是慢悠悠翩翩飛舞,隨便伸手就能捕捉。 圖/沈正柔 提供

大白斑蝶的金色蛹 圖/沈正柔 提供

大白斑蝶的金色蛹 圖/沈正柔 提供

枯葉蝶是擬態高手,合起翅膀就像一片枯葉,但是每片「枯葉」的紋路都不一樣,就像人的指紋。一旦展開翅膀背面,藍色、黄色及黑色的组合相當搶眼,更顕示腹面保護色的重要性。枯葉蝶喜歡喝果汁,每次走訪,都見到成群聚集於放置水果的容器裡。

枯葉蝶是擬態高手,合起翅膀就像一片枯葉 圖/沈正柔 提供

枯葉蝶是擬態高手,合起翅膀就像一片枯葉 圖/沈正柔 提供

枯葉蝶展開翅膀背面,藍色、黄色及黑色的组合相當搶眼 圖/沈正柔 提供

枯葉蝶展開翅膀背面,藍色、黄色及黑色的组合相當搶眼 圖/沈正柔 提供

玉帶鳳蝶因為後翅呈現乳白帶狀斑紋而獲名。我遇見幾次後才發現,雌蝶有兩型,一種帶白斑,另一種帶紅斑,術語稱作「雌性多型性」。我更感興趣的是,傳說玉帶鳳蝶的前身是梁山伯與祝英台。

玉帶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玉帶鳳蝶 圖/沈正柔 提供

端紅蝶是最大的粉蝶,前翅背面頂角有三角型橙紅色斑紋,據說橙紅色鱗粉含有神經毒。端紅蝶最不想上鏡頭,即使靜止,也難得展現翅端。魚木和山柑是主要食物,但園裡的長穗木似乎獨獲青睞。4月中旬,毛瓣蝴蝶木花盛開,眼看著端紅蝶來去穿梭,卻不曾停下;掀開樹枝才發現,葉片上受驚擾的幼蟲,鼓起頭胸像蛇一樣怒目相看。原來,端紅蝶企圖「顧左右而言他」。

端紅蝶是最大的粉蝶,前翅背面頂角有三角型橙紅色斑紋,據說橙紅色鱗粉含有神經毒。 ...

端紅蝶是最大的粉蝶,前翅背面頂角有三角型橙紅色斑紋,據說橙紅色鱗粉含有神經毒。 圖/沈正柔 提供

掀開樹枝才發現,葉片上受驚擾的端紅蝶幼蟲,鼓起頭胸像蛇一樣怒目相看。 圖/沈正柔...

掀開樹枝才發現,葉片上受驚擾的端紅蝶幼蟲,鼓起頭胸像蛇一樣怒目相看。 圖/沈正柔 提供

在巴西和墨西哥,我都看過蝴蝶群聚水漥或溪邊喝水;而在台灣,這種場景似是往事如煙。去年開始,我憑著老圖片遊走埔里附近的觀音瀑布、彩蝶谷和夢谷瀑布,一心想目睹蝶群吮水盛況,卻總是鎩羽而歸。

沒想到日前經過夢谷瀑布上游的南山溪,看到青斑鳳蝶、寬青帶鳳蝶、斑粉蝶及鑲邊尖粉蝶、雌黃白蝶一漥共飲。蝶不算多,卻是意外驚喜。

夢谷瀑布上游的南山溪,青斑鳳蝶、寬青帶鳳蝶、斑粉蝶及鑲邊尖粉蝶、雌黃白蝶一漥共飲...

夢谷瀑布上游的南山溪,青斑鳳蝶、寬青帶鳳蝶、斑粉蝶及鑲邊尖粉蝶、雌黃白蝶一漥共飲。 圖/沈正柔 提供

蝴蝶群聚 圖/沈正柔 提供

蝴蝶群聚 圖/沈正柔 提供

夢谷瀑布上游的南山溪,青斑鳳蝶、寬青帶鳳蝶、斑粉蝶及鑲邊尖粉蝶、雌黃白蝶一漥共飲...

夢谷瀑布上游的南山溪,青斑鳳蝶、寬青帶鳳蝶、斑粉蝶及鑲邊尖粉蝶、雌黃白蝶一漥共飲。 圖/沈正柔 提供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