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歲「做自己」-為戲曲世界打零工,致力保存文資

彰化縣自稱「鄉野村夫」的傳統戲曲研究者江武昌,保存數萬張老照片、數萬檔影音資料,不僅有早期冷門的北管戲曲音檔、各個戲曲名角的老照片,他還曾帶著93歲的布袋戲大師黃海岱去看史豔文剛出江湖的大陸昭慶寺。

江武昌家中有一整面牆的舊藏書和文史戲曲等資料。 圖/林宛諭 攝影

江武昌家中有一整面牆的舊藏書和文史戲曲等資料。 圖/林宛諭 攝影

江武昌在彰化員林市一片稻田旁有間老宅子,被他稱為「工寮」,整牆的書籍、卡帶、黑膠唱片機,他習慣操作著電腦、做轉檔工作把資料數位化,不只戲曲早期資料,就連彰化、員林、台北大稻埕等許多地方的老照片,也悉心珍藏。

彰化員林中學畢業的江武昌,戲稱「自己是不會讀書的孩子」,當年怕大學考不上,覺得文化大學戲劇戲應較容易,就填了志願,考上後自此和戲劇結下不解之緣。在大學除了讀書,還得上台學各種戲曲,除了京劇,當藝生時也曾和北管國寶大師潘玉嬌、年輕時的南管大師吳素霞等人同台演出。

江武昌(中排左四)與同學們跳婆姐陣和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中排左二 )合影留念。 圖...

江武昌(中排左四)與同學們跳婆姐陣和布袋戲大師李天祿(中排左二 )合影留念。 圖/江武昌提供

江武昌(左三)跟著老師邱坤良(右一)做田野紀錄,甚至睡戲台,著名學者邱坤良當時在...

江武昌(左三)跟著老師邱坤良(右一)做田野紀錄,甚至睡戲台,著名學者邱坤良當時在法國巴黎大學念博士,回台灣做戲曲田野調查。 圖/江武昌提供

學術領域上,他跟過學術界及文化界三位重量級大師曾永義、邱坤良、林谷芳,早在邱坤良在法國巴黎大學念博士時,回台灣做戲曲田野調查,江武昌就跟著老師,甚至睡戲台做田野紀錄,讀文化大學時還編民俗曲藝雜誌。

邱坤良擔任國立藝術學院傳統藝術研究中心主任時,江武昌任助教,那時如布袋戲國寶大師黃海岱、李天祿等人常來辦公室坐,江武昌說,他見過很多文化界大師,但心中的大師屈指可數,黃海岱的為人處事和學習精神最讓他佩服,這位國寶「對誰都好」。

傳統戲曲研究者江武昌自稱「鄉野村夫」,保存數萬張老照片、數萬檔影音資料,最大心願...

傳統戲曲研究者江武昌自稱「鄉野村夫」,保存數萬張老照片、數萬檔影音資料,最大心願是建置戲曲有聲資料庫。 圖/林宛諭 攝影

江武昌說,黃海岱的表演藝術不見得是最頂尖,但老人家讀很多書,什麼都想學,學京劇、北管、小調,學東西是因發自內心的有興趣想學,而非為炫耀,學了後又會運用,是真正的大師。

黃海岱93歲時,曾問江武昌「你要不要帶我去大陸昭慶寺?」江一口答應,旁人勸說老先生都幾歲了,膽子未免也太大,後來黃海岱一幫子弟都陪著去,老國寶心心念念就是想去看一下史豔文剛出江湖的地方。

1991年江武昌(右一)和大師黃海岱(左四)一行人參訪史豔文初出江湖之地杭州昭慶...

1991年江武昌(右一)和大師黃海岱(左四)一行人參訪史豔文初出江湖之地杭州昭慶寺,當時黃海岱已高齡93。 圖/江武昌提供

60歲江武昌說,自己曾有一段「撞牆期」,那時也看到學術界很多問題,甚至有學者根本不懂裝懂,心累之餘他回到員林老家足不出戶,也曾在淡水一閉關就是十年,看似與外界斷了線,他卻沉浸在數位化資料整理工作中,也曾為了搶救泡了水的布袋戲老卡帶,一一清洗泥水才救回來。

「你看這張,民國54年梨春園出版的黑膠唱片渭水河,現在年輕的應該沒聽過。」江武昌說,很多老戲年輕演員不會唱,他相信有很多資料得保存下來,未來研究一定有人用得上。

江武昌說,布袋戲大師黃海岱的布袋戲成名作史豔文,故事原形出自野叟曝言,主角為文素...

江武昌說,布袋戲大師黃海岱的布袋戲成名作史豔文,故事原形出自野叟曝言,主角為文素臣,被黃海岱改編成忠勇孝義傳中的大儒俠史豔文。 圖/林宛諭 攝影

江武昌年輕時扛著相機、錄影機到處記錄,但他當了學術界逃兵,最近僅能接些評鑑、評審工作,他戲稱這是打零工,下個月的生活費都還不知在哪。「日子還過得去就可以了。」他說,最大心願是好好保存收藏資料,甚至成立有聲資料庫,現在的人生「只想做自己」,專心做文資保存工作,能做多少算多少。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