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為詐騙肥羊!為失智者打造「守護者社區」

「誰最容易在社區裡篩出失智者?詐騙集團!」失智症協會秘書長湯麗玉說明了協會這幾年投入反詐騙倡議的原因。數據顯示,台灣在2019年底估計有29萬人罹患失智症,而且失智人口每年增加一萬人,這些都是被詐騙的高危險群。

失智早期徵兆常被認為是正常老化而延遲就醫,以致很多受害者被騙時早已失智,卻沒有被診斷出來,也因此被騙的財產要不回來。

湯麗玉說,相較於家屬的沒有心理準備,有規模的詐騙集團「有備而來」,他們認真學習,去了解失智症的早期症狀、學習如何因應,讓失智者或是生病的長輩覺得被同理、被關心,心甘情願交出所有。

要判斷被詐騙是因為失智,還是因為生活經驗不足、貪念等其他因素,湯麗玉建議可從受騙次數來看,如果是後者,通常被騙一次就會學乖;但失智者因為判斷能力不足,會反覆受騙。

湯麗玉強調,要防止高齡者被詐騙,很難單靠著司法警政機關的防堵,或是各自家庭的警覺,這是醫療、社會福利、法律各領域都要投入合作的重要議題。

尤其是金融機構,更是在社區扮演重要角色。

例如農會、郵局、銀行等金融人員看到重複提款或多次換發存摺的客戶,會警覺其金融交易異常,多問一些問題,進而通報主管或是聯繫家人,都可能防止悲劇發生。

在春天咖啡館,可以喝免費咖啡,還可以和社區的老人家交流。記者陳郁菁╱攝影

在春天咖啡館,可以喝免費咖啡,還可以和社區的老人家交流。記者陳郁菁╱攝影

高齡友善社區1/銀髮解憂 這家咖啡館不一樣

夏天的下午,隱身台北市區的「春天咖啡館」。

門外客人站著等了兩分鐘了,門內的店員忙亂地,流理台、櫃台、每張桌子椅子都找遍了,仍不見額溫槍,帶著歉意喊:「抱歉,等我們一下。」客人知道「忘記」是這裡的日常,微笑安撫:「沒關係,慢慢來。」下一秒,店員摸到圍裙口袋:「啊,在這裡!」趕緊掏出為客人量體溫,招呼入座、點餐。

春天咖啡館和一般咖啡廳很不一樣,只要刷健保卡就可以免費喝咖啡,而且店員都是80歲左右的爺奶。它表面上是間咖啡店,實質上卻在做預防失能失智的課程,「我們的店員都是有點失智,或有失智、失能之虞的長者,太健康的不能來喔。」店長曹靜原解釋。

年老帶來的健忘、退化讓春天咖啡館變得獨特,常常上演一般咖啡館看不見的可愛場景。

例如有個重聽爺爺是常客,每次失智的奶奶幫重聽的爺爺點餐總是沒結果,奶奶問你想喝什麼,爺爺聽不到便胡亂回答:「我要冰的!」「幫我加4包糖。」實在問不出結果,只好硬著頭皮幫他煮黑咖啡加很多糖,爺爺喝了不滿意,沒喝完但也沒有多說什麼。但是爺爺還是常來,也照樣點不到想喝的飲料,每次都沒喝完,卻有好幾次捐了錢給咖啡店做課程。

已屆80歲的馬媽媽(左)是春天咖啡館的重要店員。記者陳郁菁╱攝影

已屆80歲的馬媽媽(左)是春天咖啡館的重要店員。記者陳郁菁╱攝影

不少社區長者不喝飲料,就進來坐著,點杯白開水聊一下午的天。有幾次氣氛好,某個店員對著大家說:「我好喜歡唱歌。」於是就唱起歌來。

走出春天咖啡館往社區一看,就可以了解為何此處會長出一間「守護高齡者」咖啡館;它所在的整個社區都很「高齡宜居」。

成功國宅離台北市科技大樓捷運站走路7分鐘,卻自成一個生活圈。記者張瀞文╱攝影

成功國宅離台北市科技大樓捷運站走路7分鐘,卻自成一個生活圈。記者張瀞文╱攝影

春天咖啡館位於北捷科技大樓站徒步7分鐘的成功國宅(行政區是群英里),是屋齡超過35年、有千戶居民的大型社區。社區內市場、郵局、診所、便利商店、餐飲店一應俱全,在城市中儼然另成一個獨立生活圈。

現任里長石忠勝已經在此擔任了22年的里長,20幾年前就開始做中午共餐,現在除了中午有共餐,每天有許多社團在社區歌唱、跳舞、打桌球,每周有電影放映,每兩周安排資深藝人表演,每個節日都有活動。

社區活動多,互動頻繁,鄰居彼此認識,讓詐騙集團沒有行騙空間。成功國宅有間郵局,幾年前有好幾次,行員看見老人家匯款的數目太大都會多問兩句,接著發現匯款對象可疑,進一步勸阻時被爺奶破口大罵,就趕緊聯繫石忠勝,他馬上趕來了解狀況,成功阻擋了好幾筆詐騙匯款。

石忠勝說,這幾年社區內幾乎沒有詐騙,一來是像郵局、銀行行員都提高了警覺性,會留意可疑匯款,二來,社區裡若出現行為可疑的人,大家也會發現。在群英里,友善的社區成為守護失智長輩、預防詐騙的最後一道防線。

喜歡騎單車的張進興(左),去基隆會車友時也帶著媽媽。圖╱張進興提供

喜歡騎單車的張進興(左),去基隆會車友時也帶著媽媽。圖╱張進興提供

高齡友善社區2/科技追蹤 失智媽快樂趴趴走

張進興照顧失智媽媽長達7年,多數家庭會擔心失智者安全而將其行動限制在家中,但張進興沒有,他膽大地讓媽媽在社區自由活動,卻心細地善用科技,掌握媽媽行蹤,並且讓社區裡的商家都認識媽媽,一起搭建起社區安全網。

2011年,張進興的媽媽確診失智症,他便將獨居宜蘭的媽媽接到新北市家中照顧。一開始他也將媽媽關在家中,然後媽媽就大吵大鬧,吵到里長、警察都上門關切。

張進興帶媽媽跟隨大甲媽祖遶境,回程在西螺福興宮香客夜宿休息區露營。圖╱張進興提供

張進興帶媽媽跟隨大甲媽祖遶境,回程在西螺福興宮香客夜宿休息區露營。圖╱張進興提供

後來張進興索性讓媽媽出門,他帶著媽媽騎腳踏車、進香、露營到處玩,但無法時時陪伴,媽媽要獨自外出時他也做了三個準備:第一是讓她戴上防走失手鍊;第二是在媽媽出門都會穿的那件衣服裡縫了GPS定位器;第三則是在媽媽的帽子縫上QR Code,好心路人只要掃QR Code就可以聯繫他,甚至加入LINE群組「失智老人愛心協助專線——張奶奶玉里」。

張媽媽出門帶的帽子上縫了大大的QR Code,每次走丟了就會有掃了QR Code...

張媽媽出門帶的帽子上縫了大大的QR Code,每次走丟了就會有掃了QR Code的好心人把她送回家。圖╱張進興提供

於是張進興再也不怕媽媽趁他不注意「偷跑出去玩」。社區內大約有30幾個店家加入的LINE群組總是咚咚咚地傳來訊息——便利商店店員拍了一張照片,說「張奶奶自己拿了飯糰和飲料坐在這邊吃喔」,張進興回覆謝謝,說他晚一點會去結帳;某個路口的警衛傳來媽媽過馬路的照片,說「張奶奶剛剛走過去,我看她水壺沒有水了,幫她把水加滿。」有時候找不到媽媽,在群組問一下,就會有人回:「張奶奶在我這裡。」

但是媽媽也不是只在社區內趴趴走,最遠坐火車到了花蓮,那次本來要坐回宜蘭老家,誰知忘了下車,下一站就直達花蓮,站務人員發現她怪怪的,聯繫張進興後,又讓她坐火車北上。

又有一次,張進興找不到媽媽,群組內大家都說沒看見,他發現GPS顯示媽媽在國道五號上,往宜蘭方向移動,然後在五結交流道停了好久,張進興心想:「應該是媽媽說不清楚自己要去哪裡,等一下最近的警察局會打電話來吧!」念頭一起,手機馬上響起,電話那方的警察說:「這邊有個老人家走失了,說不清楚自己要去哪。」後來原車的計程車司機將媽媽載回,並跟張進興索價4000元車資。

「那算是媽媽唯一一次因為失智造成的財物損失吧。」媽媽在社區生活這幾年,雖然遇過像那位計程車司機,看見媽媽似乎不太能做判斷想趁機敲一筆的人,但是多數時候張媽媽感受到的都是善意,走到哪裡都有人友善對待、聊天打招呼,或是請吃東西。社區的友善延緩了張媽媽失智症的惡化,也讓她即便罹病也過著自在快樂的生活。

現年95歲的張媽媽因為重度失智,已經在去年2月住進養護中心。張進興曾經以為可以從媽媽的照顧為起點,建構起一個高齡友善社區的模組。

但是因著社區內人事及店家的變動,也隨著媽媽住進安養中心,這個形式並沒有延續,以至於張進興一開始不太願意受訪,他認為高齡友善社區只有短暫存在,並沒有真正建立長久可經營的系統。

但這個故事還是應該被看見,它的意義是,讓失智者快樂生活在社區裡並非傳說,有人曾經努力打造出來,未來也可能再重現。

【延伸閱讀】

延伸閱讀

七夕情人的甜言蜜語 愛就在身邊

學會10招 破解詐騙高手陷阱

詐騙血淚史 劉慧芳10年追討耗盡心力

怕晚年淪詐騙肥羊? 4個法律動作 守住養老錢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