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歲民間生態專家-退休後才開始學,門外漢變高手

「退休一定不要把自己關在家裡」,一名73歲八里的文史工作者、生態觀察者周先生,退休後從「盲人摸象」不了解生態,到處跑、到處學,至今觀察生態已經17年,現在聚焦淡水河口生態觀察,是東方環頸鴴的民間高手,儼然成為一番專業及事業。

73歲八里的文史工作者、生態觀察者周先生,退休後從「盲人摸象」不了解生態,到處跑...

73歲八里的文史工作者、生態觀察者周先生,退休後從「盲人摸象」不了解生態,到處跑、到處學,至今觀察生態已經17年,現在聚焦淡水河口生態觀察,是東方環頸鴴的民間專家。 圖/魏翊庭 攝影

周先生目前除了自己有興趣到戶外觀察,也擔任荒野保護協會的顧問,提供八里挖子尾保留區相關經驗。他退休前在太太開的幼兒園幫忙,退休後自己找樂子,大約在17年前到十三行博物館擔任導覽志工,當時他會散步到挖子尾溼地附近,後來因為荒野保護協會在當地缺解說員,他就順勢觀察當地生態變化。

他與荒野保護協會15年前,展開對挖子尾附近的水鳥「東方環頸鴴」地毯式觀察,看看每年巢位變化,一開始連鳥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更不懂生態,且東方環頸鴴的資料也少,他就「盲人摸象」、一年一年摸索出來。

新北市八里的挖子尾是全球水筆仔純林分布最北界,濕地生態孕育豐富魚、蟹、貝類跟鳥類...

新北市八里的挖子尾是全球水筆仔純林分布最北界,濕地生態孕育豐富魚、蟹、貝類跟鳥類,每年4到7月是東方環頸鴴繁殖季節。 圖/新北市農業局提供

他也會翻閱書籍,但認為找專家問更快,因此淡水社大、北投社大和八里當地等社團,哪邊有開課他就去上課,找螃蟹老師、鳥會老前輩討教,也參加紫斑蝶協會、原生植物協會,只要有心力,他就跟著往外縣市跑。

他說,對生態知識就這樣一點點累積而來,笑說,「我年紀雖然大,但還算新秀」,因此遇到的專家也熱心傾囊相授,他將頂著大太陽勤跑戶外,當作運動。

雖然荒野保護協會調查人員來來去去,他一待就15年,一開始每年6到8月觀察,熱得半死,8月也觀察不到巢數,就按照雛鳥的時間往前推,一路推到現在3月開始蹲點,這10多年累積的知識,更了解鳥類的習性,雖然不是學者出身,但也是專家了。

他說,「沒人是天才,要一直學」,生態每年都在變化,像現在要 蓋淡江大橋,又要加入思考不同變因,不斷學習也是他認為觀察生態有趣的地方。他也大量吸收網路、電視及書籍上關於生態的知識,再加上親眼所見,對八里當地的生態有自己獨到見解,他說,只要體力還行,就會繼續當個快樂的觀察家。

73歲八里的文史工作者、生態觀察者周先生,退休後從「盲人摸象」不了解生態,到處跑...

73歲八里的文史工作者、生態觀察者周先生,退休後從「盲人摸象」不了解生態,到處跑、到處學,至今觀察生態已經17年,現在聚焦淡水河口生態觀察,是東方環頸鴴的民間專家。 圖/魏翊庭 攝影

【延伸閱讀↘↘↘】

。82歲還在學!工程退休轉農業,人人稱他「可可爺爺」

。好歌喉一唱80年-不識字的8旬嬤,把家鄉記憶哼成曲」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