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年輕一次 失智嬤跳舞熱力四射

老少共舞,每位舞者賣力演出,把最好一面呈現給觀眾。 圖/蔡維斌攝影

老少共舞,每位舞者賣力演出,把最好一面呈現給觀眾。 圖/蔡維斌攝影

「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80歲的金玉阿嬤在年輕舞者帶領下快樂跳舞,贏得台下親友滿堂彩,和蘇錦章等其他老舞者一樣,重新站上舞台的這天,像重獲新生,覺得自己又年輕一次。

極至體能舞蹈團透過共融藝術「藝把青」計畫,讓年輕舞者與雲林6位65歲以上長者同登舞台演出「年輪」,詮釋生命的無限可能,很難想像他們多數患有失智症。

阿嬤在年輕舞者的帶領下跳舞,覺得自己又年輕一次。 圖/蔡維斌攝影

阿嬤在年輕舞者的帶領下跳舞,覺得自己又年輕一次。 圖/蔡維斌攝影

舞團藝術總監石吉智說,藝把青用藝術的創意,結合舞團、醫院長照團隊、社會及藝術治療學者,推出創意高齡藝術課。6位老舞者,最幼齒的65歲,最高齡的86歲,混齡訓練後躍上表演殿堂。演出前,他們說出重新站上舞台的感觸,一段段精彩的人生故事,逗得台下滿堂笑聲。

「緊張又興奮」是他們共同感覺,光服裝就選了老半天,想到子女兒孫,還有一大群親友都會來看,喜悅全寫在臉上,但心頭怦怦跳,就怕自己沒能把最好水準表現出來。

老少共舞 有牽媽媽感覺

臉上總掛著笑容的80歲阿嬤黃阿參是退休老師,自嘲一生都站在講堂上,如今重新站上舞台,還是皮皮剉。她說,退休後兒孫不在身邊,每天只去操場繞圈圈,在「樂智」長照據點的團隊和社工鼓勵下學舞,「呷尬七、八十才學跳舞,作夢嘛想不到!」

舞者中唯一在年輕時有舞台經驗的黃素雲,是舞姿最伶俐的一位。她笑說,有一點底子「卡敢扭」。老人家簡單的舞步,輕移挪動,在繽紛彩燈下,舞出自信和喜悅。

但很難想像,在舞台上閃亮演出的他們,多數確診出「失智症」。石吉智說,有了藝術治療多少會減緩退化;有位長輩每天就只在家昏睡,一開始百般不願學舞,最多只在旁觀看,經過多方鼓勵,後來變得會期待上台演出。

他說,讓老人家想動起來需要很多努力,他們就像小孩一樣需要陪著玩,「不是我們去教他們什麼,他們會自己反省怎麼做更好」。

年輕舞者白惠菁談及初次與長輩共舞,「每次跳完都有想哭的感覺」,她說,媽媽身體不太好,醫生叮囑她多陪媽媽運動,每次牽著這群長輩的手,就會想到牽媽媽的感覺,自從老少共舞後,她回家次數也變多了。

「我等孫子回來看我表演」,舞台上的老者難得比兒子還風光,石吉智說,「活了幾十年,他們只能記得幾件事;重登舞台這件事他們記得,所以值得!」

延伸閱讀

「昨天太小、明天太老,今天剛剛好」資深球評:想做就不要等待

橘色人生可以不留白 素人畫家60歲學畫開辦個展圓夢

征服蘭陽五岳的第一人!不老越野騎士林應月

去上戲劇課吧!從角色揣摩 學會坦然面對熟齡自我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