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蘭陽五岳的第一人!不老越野騎士林應月

「我生命中已離不開登山越野,一直騎到不能騎為止。」這是65歲照相館老闆林應月給自己規劃的下半場人生。

林應月因長年低頭工作頸部骨刺,在復健師建議下騎車運動。第一次從家中騎到相館,短短3公里竟然會喘。後來覺得騎公路太危險,慢慢往山裡頭騎,10幾年下來練就一身登山越野好本領,2000多公尺的高山照樣騎上去,成了征服蘭陽五岳的第一人。

不老騎士林應月以越野車征服無數座高山,騎到山林之巔、無人之處,騎出健康與快樂。 ...

不老騎士林應月以越野車征服無數座高山,騎到山林之巔、無人之處,騎出健康與快樂。 圖/林應月提供

2000多公尺的山路,光坡度陡不說,崎嶇山路遍布大小石塊、比人高的雜草或有數不盡的階梯,林應月說,「能越過去就越,不能越過去的,就扛著越野車走上去呀」。話說簡單,一輛重達10幾公斤的自行車,他毫不費力掛在肩上,一整天也沒問題。

林應月20幾歲從軍中退伍後,因拍照興趣在宜蘭開相館,修理相機技術一流;但長年累月低著頭修相機,造成頸部骨刺,心情也莫名煩躁。

2016年元月的霸王級寒流帶來冰雪紛飛,林應月騎上阿玉山,一次千載難逢的大雪越騎...

2016年元月的霸王級寒流帶來冰雪紛飛,林應月騎上阿玉山,一次千載難逢的大雪越騎。 圖/林應月提供

中年開始接觸登山越野車運動,山間空氣好,沒有車輛干擾,他騎車時不需要伴,最近1、2年才開始帶著愛犬「小黑」一起出門,說騎就騎,不但白天騎,還一個人夜騎,朋友笑他「半夜不怕遇到鬼」。

林應月說,小時候家住山上,經常要跟父親到山裡扛木頭下來烘烤成炭,練就他日後扛越野車的肌耐力。木頭一烘就是數小時,半夜跟著哥哥輪流守著,山上沒燈,他從小就習慣了,「夜騎」有什麼好可怕?

久而久之, 骨刺不再困擾,心情也變好,現在每天清晨4點多騎到附近熟悉的小山,拍夜色、拍日出,捕捉別人拍不到的美景。當兵時培養出來的毅力,挑戰高山別人打退堂鼓不去了,他一旦決定風雨無阻,就算一個人也必定成行。

65歲的林應月享受山岳馳騁的樂趣。 圖/林應月提供

65歲的林應月享受山岳馳騁的樂趣。 圖/林應月提供

「蘭陽五岳」由北往南分別是鶯子嶺山(最低943公尺)、三角崙山、烘爐地山、大礁溪山、阿玉山(最高1420公尺),幾乎很少人騎上去。林應月想要征服五岳,計畫一出,原本有同好共11人要前往,但出發前只剩3個,後來一個個放棄,最後只剩他1人完成騎乘五岳壯舉,他誇下豪語「宜蘭應該也無第二人了。」

2016年元月霸王級寒流來襲,幾百公尺山坡即可見下雪,「天啊,機會難得」,林應月跟著朋友騎經員山鄉雙連埤就開始飄雪,一路快速馳騁衝過樹枝垂下的冰柱,瞬間白雪紛飛落地,二個人像大男孩般興奮不已,就這樣騎上了阿玉山,山林間皚皚白雪的美景,享受千載難逢的大雪越野。

一個人享受夜騎的樂趣,林應月有貼心的黑狗兒相伴。 圖/林應月提供

一個人享受夜騎的樂趣,林應月有貼心的黑狗兒相伴。 圖/林應月提供

好幾次騎上2700,2800公尺的山林,從有路騎到沒路,林應月身上帶著開山刀,除雜草整石塊,硬是整理出一條路;颱風過後的荒野林徑, 樹木枯幹橫阻路面,也帶著鋸子幫忙清乾淨,方便大家行走。

65歲的他,愛山騎山,這位不老越野騎士也默默擔任「志工」清理山徑,生命中已離不開登山越野,未來將騎不到不能騎為止。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