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吉船長捨棄自尊 65歲重拾陸地生活

年逾70歲的阿吉在高雄一間水產公司當夜間保全已兩年多,每天下午4點從住處步行約10分鐘到公司,掃地、掃廁所、燒開水,接著在守衛室值班,隔天早上7點下班回家。阿吉原本是位擁有30多年資歷的船長,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但「我年紀大了,大錢也賺過了」,現在生活簡單自在,他覺得快樂、踏實。

年逾70歲的阿吉當了30多年船長,下船後一度無法適應陸地生活,在港口看到曾經熟悉...

年逾70歲的阿吉當了30多年船長,下船後一度無法適應陸地生活,在港口看到曾經熟悉的漁船作業,一切對他已雲淡風輕。 圖/蔡容喬攝影

幾年前還是船長的阿吉,因船公司業務緊縮失業了,大半輩子都在船上生活,人生首次回到陸地找工作,卻因年紀已超過65歲,只有國小學歷的他求職四處碰壁。阿吉多年來因跑船與家人關係疏離,不僅離婚了,子女不在身邊,沒多少存款又舉目無親;面對生命重大改變,他難以放下身段,甚至一度想以自殺了結生命。

在里長協助下,阿吉輾轉由勞工局前鎮就業服務站安排到大樓擔任保全工作,但因無法放下當船長的自尊,2個月後就離職,期間有船公司以月薪8萬多元聘他回去當船長,阿吉開心上任,然而8個月後又再度失業,經濟上的困境更讓他心情跌入谷底,只好再回到就服站求助,在個管員金美珠積極媒合下,終於找到一個「事少、離家近」的工作,阿吉也欣然上工。

大半生都在船上與海為伍的阿吉,現在成為工廠夜間保全,簡單自在的生活讓他覺得快樂、...

大半生都在船上與海為伍的阿吉,現在成為工廠夜間保全,簡單自在的生活讓他覺得快樂、踏實。 圖/高雄市勞工局提供

阿吉回憶,他30歲就當上船長,當時沒衛星定位技術,看星象、海圖都靠自己,還會說4、5國語言,每個月賺很多錢,但也花得快,「我愛賭,錢都輸光光」,沒存什麼錢,老婆也抱怨他,最後離婚收場。當船長要管船、還要管船員打架,壓力很大,到工廠當保全後,有船公司又來找他當船長,他想想現在生活也很好,乾脆拒絕,不再戀棧船上生活。

金美珠表示,阿吉因過去當過船長的歷練,應對談吐佳,對人也謙和有禮,雇主認為他負責任、穩定度高,足以勝任這個工作,阿吉也因此重新找回了自信心,「老闆很喜歡我,今年還說要給我2個月年終獎金!」

金美珠說,65歲以上長輩脫離職場有段時間,或受限於體力與技能,能選擇的工作機會不多,她輔導的個案中,高齡者約占兩成,但僅有一%最後順利找到工作。「比起年輕人,中高齡者得付出更多努力才能獲得肯定」,金美珠觀察,近年來許多長輩因經濟問題,被迫找工作養活自己,但一下腰痛、一下腳走不動,實在不忍心媒合基層清潔或服務工作給他們。

阿吉(右)很感謝勞工局個管員金美珠(左)在他想尋死時不斷鼓勵,努力媒合工作,陪伴...

阿吉(右)很感謝勞工局個管員金美珠(左)在他想尋死時不斷鼓勵,努力媒合工作,陪伴他走出人生低潮。 圖/蔡容喬攝影

「身體沒顧好,想賺錢也沒機會」,金美珠認為,現代年輕人自顧不暇,多數無力奉養長輩晚年,65歲以上的求職者未來只會愈來愈多,放下身段才能有更多適合的工作機會,更要認清現實,除及早培養技能,也要維持良好作息和運動習慣,才有足夠體力在銀髮職涯中游刃有餘。

1111人力銀行總經理何啟聖表示,國發會推估台灣2026年步入「超高齡社會」,即65歲以上高齡人口比例超過20%。銀髮族中健康、有經驗,可以工作的人力,如無法重返職場,的確形成一種人力資源的浪費。政府除以法令提高中高齡人士勞動參與率外,更建議仿效日本,設計出適合銀髮族的工作機會,才能真正治本。

何啟聖認為,因應銀髮浪潮,日本早在20年前,就著手開發適合銀髮族的職務,如民宿房務人員多數晉用媽媽桑,另也發展出失憶餐廳,晉用失憶症長者當服務員,即使他們接受點餐時送錯餐,都成為一種溫情的幽默。何啟聖說,晉用中高齡者主要是敬重其經驗,在職場中成為「價值」,日本已經做了20年,但台灣尚未起步。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