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不下的愛 母女親情一線牽

媽媽走了,留下手織的圍巾、帽子;女兒長大了,留下嬰兒時讓她安心睡覺的小被被。時光往前走,人會老、小孩會長大,但是圍巾帽子還在、被被還在,靜靜地為這些日常的陪伴、流動的愛留下痕跡。在徵求讀者「想丟卻丟不掉」的分享裡,常常看見女性對媽媽的思念、對那個昔日暖香小嬰兒的想念。

衣櫃抽屜裡有許多毛線帽、圍巾和拼布包包,都是母親手工編織和縫製的。 圖/吳芳枝提...

衣櫃抽屜裡有許多毛線帽、圍巾和拼布包包,都是母親手工編織和縫製的。 圖/吳芳枝提供

媽媽的手織品

吳芳枝(台中市,45年次)

衣櫃是母親的嫁妝,因年代久遠,木頭已因掉漆而斑駁,看得出歲月的痕跡,仍然堅固耐用。打開衣櫃,一股從小就不陌生的樟腦丸味道撲鼻而來,我有記憶以來,這味道一直在衣櫃飄盪,習以為常了,母親衣服摺疊整齊、排列有序的習慣,我們都自嘆弗如。三不五時翻翻衣櫃,一段段往事不時翻騰,感覺母親就在身旁。

衣櫃抽屜裡有許多毛線帽、圍巾和拼布包包,都是母親手工編織和縫製的,母親精心設計各種帽子,有可愛型、保暖型、創意款,可搭配衣服替換,端莊淑女帽我最愛。

母親用棒針和鉤針編織,因針法不同,花樣也有變更,都是市面上少有的設計,每一件都讓我愛不釋手,捨不得送人或丟棄。看著琳瑯滿目的帽子,窗外寒風颯颯,竄入心中的是冬日的一抹暖陽,讓我感到無盡的思念。

母親猝然離開,念念不忘的北海道之旅無法實現了。前年,我特地戴上她編織的圍巾、手套、帽子到日本,站在白雪紛飛的雪地,仰望灰撲撲的天空,手撫著圍巾輕喚:「媽,我帶妳來賞雪了。」

每個baby出生時,多數醫院會用一條大毛巾包裹幼小的身軀。 圖/安娜提供

每個baby出生時,多數醫院會用一條大毛巾包裹幼小的身軀。 圖/安娜提供

女兒的小被被

安娜(台中市,65年次)

每個baby出生時,多數醫院會用一條大毛巾包裹幼小的身軀,而這條包裹著初生嬰兒的毛巾,毫無異議的也跟著我們一起回家了。

女兒把這大毛巾的觸感牢牢記在腦子裡,睡覺時眼睛總會骨碌碌的尋找小被被的蹤影,直到把小被被握在手裡才肯闔眼睡去。對新手媽媽的我來說,小被被就像神一般的存在,緩解媽媽手的痠疼,當時還把小被被取名為「保母小被被」。

日子一天天的過去,小孩也長成青少年了,那黏滿鼻涕、眼淚、汗水交織而成的小被被,依舊陪伴在她的身旁,多少日子為娘的我總趁女兒不在的時候,拎起散發特殊味道的小被被左搓右揉的清洗一番,再噴灑上衣物芳香劑,盡量讓小被被呈現少女的氣息,怎料每次都招來一頓白眼及懊惱直跺腳,女兒怪我把小被被的味道都洗不見了,讓她無法睡得安心。

想把小被被偷偷丟掉的念頭縈繞在心裡許多次了,卻從來都下不了手,想著雖然它愈來愈破舊,卻也是陪伴女兒長大的幸運小物,在女兒baby的時期扮演著救星的角色,無論是哭鬧、害怕,它都陪在女兒的身旁。

我最近忍不住地問:「妳到底要小被被陪妳到什麼時候?」她竟然回答我:「就一直呀!我去哪兒就陪我到哪兒。」也許每個小孩都有一條小被被,象徵著不想長大的心情,而我的童年也有一條小被被,被丟掉的同時也強迫長大,我決定讓女兒保留她與小被被之間完整的記憶。

看更多報導:《橘世代》

延伸閱讀

想老小兼顧 三明治族年終獎金怎麼花?

從怕到愛 陳亞蘭多了「新家人」 甘願當毛孩奴

4招學家規 毛小孩不變破壞王

不能只靠存!「631理財」養大孩子壓歲錢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