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酒喝到罹癌/江育誠:感謝大自然這個免費醫生,我現在才能享受愜意的退休人生...

被封為「最理想退休生活典範」的前嘉裕西服總經理江育誠說:「人生像是一道數學題,必須把退休當作是重大志業經營,不只該提早十年規畫,還要以一萬小時法則來刻意練習。」《退休練習曲》精彩書摘試閱:

我沒有屍體可以解剖,就算有,我可能也沒那個膽量,可是我對人體結構有著同樣的興趣,為了肖像畫創作,我找來中醫十八銅人的人體模型,協助我研究骨骼肢體結構,甚至還請外甥幫忙設計軟體程式,讓我可以精準比對真實人體與自己的創作之間的差異。

達文西的一生幾乎都用來鑽研大自然與動植物,以及各式各樣機械發明的設計,許多他當時的奇想,如今都一一實現。

全世界能夠同時精通十多種專業學術領域的全能天才,只有達文西一人,我只能時時抬頭仰望巨人,但我很樂於成為有為者亦如是的追求者,追求的是達文西對世界永不停歇的熱情與好奇。

當工作達到一定目標,生命應該再往前跨越,探尋更多可能性。 圖/unsplash

當工作達到一定目標,生命應該再往前跨越,探尋更多可能性。 圖/unsplash

對萬物保持熱情的赤子之心

常常有讀者或朋友很好奇,為什麼我可以同時擁有這麼多不同的興趣,既拍攝昆蟲、又研究鐘錶、又繪畫……我的答案是,好奇心可以驅使你做很多事情。

以拍攝昆蟲為例,有一種昆蟲名叫「放屁蟲」,牠為了避免被其他昆蟲吃掉,會放出很臭的氣味來把敵人嚇走。我就很好奇,要如何才能證明,牠碰到危險的時候真的會放屁?牠是真的放屁嗎?我就開始研究用什麼方式可以把那瞬間記錄起來,要用什麼樣的設備可以拍到?

因為那瞬間快門是抓不到,無法同步,就在我百思不得其解時,沒想到六十多年前,就已經有人將這道謎題破解,我在網路上發現真的有人利用聲控與感光原理,給出完美解答。

我的工作很少帶給我快樂,可是興趣卻掌握了我人生所有的喜悅。最幸運的人,工作就正好是自己的興趣,但是大部分人工作都是為了生活與家庭,我一直認為,當工作達到一定目標,生命應該再往前跨越,探尋更多可能性。

我一直很喜歡一句話,「讀書,記得的會變成知識,記不得的會變成氣質。」所以如果對一個領域有興趣,就去接觸看看,一定會有所收穫,就算看似一無所獲,也會變成你生命中無盡的養分。

來自後花園的人生解答

對於退休的準備規畫,報章雜誌常常把討論重心放在退休金的準備上,卻鮮少有人關心退休生活要如何才能過得更豐富充實。事實上,擁有精彩而富足的退休生活,並不需要花大錢。每當我徜徉在臺北後花園時,這個感受最深。

周末假日我一定會到大臺北郊區爬山、拍攝昆蟲,從中獲得的驚豔與驚喜,常常讓我忍不住納悶,臺北有這麼神奇美麗的後花園,為什麼有人會選擇去東區血拼,在那裡比物質、財富,然後鎩羽而歸,因為永遠有人比你有錢。

而臺北的後花園永遠逛不完,陽明山、七星山、觀音山……每一處都有意想不到的驚喜等待你去挖寶、探索,不用花大錢,就可以擁有視野的擴增與身心靈的頂級享受。

爬了二、三十年的山,通常我會在清晨五點,天微微亮就出發,從家裡開車到近郊山區,途中就已經情不自禁的開啟快樂模式,到了目的地把車停好,步上山道,腦袋全然淨空,對我來說,爬山是身心靈淨化的過程,除了可以讓人保持健康活力外,在靈魂上也獲得解放與滿足。

爬山最大的樂趣,就是把多餘的煩惱,諸如辦公室裡的暗箭、中傷都留在山腳下,絕不帶上山。但也不是什麼都不想,我會只留一件事,把一個想解決的問題,在爬山的旅程中,當作腦筋急轉彎,一一想清楚。

因為我不是很聰明的人,一定要透過不斷抽絲剝繭,才能找到最好的答案。好處是在山上思考問題時,可以抽離遇到問題時的情緒,大自然的寬闊視野也會讓你對問題有全新的角度,常常很多困擾無解的問題,我都是在爬山時獲得撥雲見日。

除了喜歡大自然與山友的真誠不做作,爬山也是為了健康。

 圖/unsplas...

除了喜歡大自然與山友的真誠不做作,爬山也是為了健康。 圖/unsplash

那些人、那些事 就是最美的風景

周末去到山上,一逛就是一整天,我會自己準備特製的野餐盒,裡面必備豬頭皮,我喜歡中式餐食,適合冷食的中餐選項不多,豬頭皮是優選,山上因為溫度較低,豬頭皮越冷越Q,特別好吃,可以的話,再搭配一個鵝頭,其他就是當令新鮮水果。

食物背著,也不是想吃就吃,我會設定關卡,例如要拍到一組交配的昆蟲,才能享用,或許是因為闖關成功的激勵,此時的鵝頭吃起來就像大閘蟹的蟹膏一樣美味,雖然只是再普通不過的民間小吃,舌尖上的滿足絲毫不輸五星級大餐。

食物其實是山友之間彼此交流的重要密碼,大家都會備好各式各樣的美食相互分享,經驗老到的山友還會在山上烹煮大餐,菜肴豐盛得讓人垂涎。諸如麻油雞、香菇雞等等都不少見,看到別人烹煮美食,冒出陣陣香氣的時候,我常會故意上前湊熱鬧的問:「好香喔!煮什麼好料?」

山友們總是熱情又樂於分享,有時,我也會準備小酒,互相舉杯共飲,這種萍水相逢的純粹與真情,讓山上總是充滿笑聲與正能量。

我之所以會這麼熱愛爬山,山友之間質樸的互動其實也是原因,相熟的,不知道對方的姓名,也可以交淺言深,如果剛好每天有緣,停好車在停車場碰到面,那就一起登山。若是不相熟的,一次揮手就是緣起,錯身之後就是緣滅,但是也都還有再見的機會,再遇著幾次,或許就會談上話。

用餐時,大家互相分享茶水、午餐,舉目四望是大塊秀美,好像塵囂盡去,大家過的是與都市不同的另一種生活方式。

不少山友是退休人士。退休前,我非常羨慕嚮往他們的愜意生活,也受到熱情邀約,退休後和他們一起馳騁山林。

大自然就是最好的醫生

除了喜歡大自然與山友的真誠不做作,爬山也是為了健康。

我在五十多歲時檢查出癌症,不幸中的大幸是還好只是零期。當時醫生甚至懷疑我可能罹患愛滋病,因為我的食道已經潰爛到跟愛滋病的病狀相當接近。

我只好向醫生坦承:「我是喝酒喝出來的。」

醫生不敢置信問:「你到底是怎麼喝的?」

我只能告訴醫生說:「不瞞你說,我沒有一天不喝,我不想喝,可是喝酒是我的工作。」

因為工作關係,我幾乎每天都必須喝酒應酬,喝到茫、喝到不省人事是家常便飯,喝得少一點時就是跟太太說:「我今天是開直升機回家(暈頭轉向)。」

喝多時,每天堅持等我回家幫我開門的母親常常一打開門,就看到我整個人趴倒在地,她總是又氣又心疼地勸我:「阿誠,母通擱按內飲啦。」

我因為常應酬小酌,身體警鈴大作,才開始下定決心減少應酬,在職場中也有和我一樣,因為工作有大量應酬需求的同事,不約而同在壯年之際相繼離世, 往日一同在應酬場上的戰友紛紛先行一步,令人不勝唏噓。

有時候我忍不住會想,如果他們當初能遠離這個穿腸毒藥,是否人生能有不一樣的結果?我沒有答案,唯一能夠確定的是,如果我仍然像過去一樣的喝法,我絕不可能像現在這樣四處寫生、爬山,享受愜意的退休人生。

我一直深信大自然是最好的醫生,如今已過耳順之年,身體還能維持一定的體能,得感謝大自然這個免費的醫生。其實我爬山也是為了鍛鍊心臟,因為父親是心肌梗塞過世,我的想法很簡單,爬山會加速心臟收縮,促進血液循環,也會增加新陳代謝,對心臟與身體的鍛鍊肯定有益處。

《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 圖/今周刊提供

《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 圖/今周刊提供

每次爬完山,身心靈的滿足,完全不是沉醉在酒國裡可以體會。

有感於爬山對自己身體健康的明顯助益,我也試著推廣給我周遭的人,尤其以前老闆嚴凱泰是我遊說力度最大的,加上他又住陽明山,那麼好的後花園就在身邊。

有一次他真的被我說服,起心動念嘗試,結果那是他的第一次爬山,也是最後一次。

或許如果當天能夠順利找到日本昭和天皇曾經休憩的那座涼亭,他會從此愛上爬山,或許他愛上爬山後,人生又會有不一樣的風景。

本文摘自《退休練習曲:迎接第二次黃金青春的人生提案》,今周刊 2020/05/07出版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