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爬起來比跌倒多一次你就成功了!」60歲球評曾文誠完成226超級鐵人三項

「因為跑步,我發現我還有夢想可以追逐!」60歲的他,決心不向自己屈服,勇敢挑戰史上最難的226超級鐵人三項,「曾公」曾文誠超越自我與年齡的超鐵體悟!《60歲的我,也能完成226超級鐵人三項》精選閱讀:

爬起來比跌倒多一次你就成功了

2020年11月14日,趕在下午四點半之前,騎完一百八十公里自行車的我,回到賽道的起始站,在轉換區用最快的速度換下卡鞋,改套上跑鞋,準備迎接最後的四十二公里。起步的速度比我預期的好很多,這歸功於之前長時間的轉換訓練,不到一公里我就轉進了活水湖森林公園,十幾個鐘頭前我才從這裡下水,現在又回到這裡,幾乎耗了一整日之後,還有個馬拉松要完成。想想自己,幾年前連九公里都跑不完,很奇妙。

曾文誠決心不向自己屈服,勇敢挑戰史上最難的226超級鐵人三項。 圖/堡壘文化 提...

曾文誠決心不向自己屈服,勇敢挑戰史上最難的226超級鐵人三項。 圖/堡壘文化 提供

在我三十年的棒球轉播生涯,究竟服務過多少電視公司?自己都數不清楚,但肯定的是ESPN絕對是其中最久的。一九九六年我就在ESPN 轉播美國大聯盟,那時還得從台北飛新加坡,因為ESPN亞洲總部設在那兒,一個月大抵要飛兩趟左右,每次一待就是一個禮拜,在那個沒有網路的時代,工作之後不知如何打發,算是比較辛苦的部分,不過有機會在異地工作也是件很不錯的事。

後來ESPN在台灣設分公司,有專屬的錄音室,不再和家人因工作分隔兩地,感覺很幸福,而且終於有台灣同事了。我一直很喜歡ESPN的同事,這家美商電視台,台裡的氣氛也很美式,雖然我常是早上七點的比賽,等做完節目差不多上午十點,但錄音室外的同事才三三兩兩來上班,即使如此大家還是很有交情。

那天,一如往常,我轉播完一場比賽走出錄音室,拿著我的咖啡杯盡可能不打擾他人,慢慢往前移動,突然有人叫住我,那是行銷部的Mia,她說的那句話,我還記得:「曾公,我們要報台北馬拉松,我已經幫你報了9K組了。」通常我做完比賽都是累到不想再講話的狀態,但我在聽了那句話之後立刻清醒,等等,報了9K組是什麼意思?跑馬拉松?我不跑步的啊!

《60歲的我,也能完成226超級鐵人三項》 圖/堡壘文化 提供

《60歲的我,也能完成226超級鐵人三項》 圖/堡壘文化 提供

說我不跑步也不太正確,是以前跑過,但記憶實在太苦痛了,所以根本不想再跑,有生之年如果可以的話。之前的跑步經驗和多數男生一樣,是在當兵很不得已的情況下。

那時我駐防金門,七○年代的金門還有點戰爭氣息,不過平日部隊很少操體能,跑步也不多,唯一要「長距離」跑步的就是每月師部要求的五公里。那時各部隊統一帶到太湖公園,然後大家齊跑,如果是連上自己活動,要怎麼跑連長就睜一眼閉一眼,但當不同單位一塊跑,說什麼各連長也要面子,所以我們在前面跑,連長就在後面一路罵,跑多久他就罵多久,我們都已經夠喘了,耳根子還不能清靜,實在是很糟的經驗。男人都很愛提當兵之事,尤其早年的查甫人,不過事後回憶當兵很有趣,但身處當下實在很痛苦。

這是我唯一跑步的經驗,應該講唯二。另一次已經是退伍十多年後,我在台北體院念研究所,教授運動管理的老師希望全班去參加太魯閣馬拉松,觀摩運動賽會的規劃與經營,那時我還帶兒子從台北到花蓮,報的是五公里組,不開玩笑,我們父子倆應該不到一公里就開始用走的,成了五公里散步組。所以報了9K組是什麼意思?這要我命吧!

此時我有兩個選擇,其一是誠實地告訴Mia,雖然在體育台工作,但主播球評都出張嘴,講得是一口好球,但真要動起來是心有餘力不足;其二是硬著頭皮說ok,大家感情都這麼好,她如此熱心幫我報了名,就去跑吧!結果我做了這一生最正確的決定之一,就跑吧!

九公里到底是什麼概念?老實說我這種平常不是開車,要不就是兩輪機車代步的人,真的沒什麼距離感。但我只知道當年二十歲正港少年郎五公里都跑得氣喘吁吁,那多了三十幾歲的我,距離拉長近一倍,應該很可怕吧!

光想就覺得恐怖,但都已經報名了,至少要練一下吧!我沒什麼「偶包」,但從頭走到尾總是不好看吧!

我居住的前方就是永和堤防,堤防邊有步道,我只在上面騎過車,距離大概就是永和、板橋來回,帶著兒子一塊騎,了不起是來回十公里。而這次我要穿上鞋,且還不是專業跑鞋跑起來。

聽說跑步有諸多好處,此時當我第一次練跑,我只知道它有很多壞處,我氣喘不已,說「跑」其實應該是比快走好一點點的速度吧!真的很喘。一公里不到我就想放棄了,不誇張,有種心臟快從嘴巴跳出來的感覺,如果真跳出來,我還沒有力氣用手接,因為整個雙手累到不是擺動,是完全的垂放。

人腦中同時有兩個大腦,這是《輕鬆駕馭意志力》這本書說的,這兩種同時存在的腦,一種會對我們的立即需求有高度回應,但不一定符合我們的長期目標。另一個相反,會讓我們記得長遠目標、重要的價值觀,以及用寬闊的目光檢視自己的人生及選擇。

白話一點講,人腦中就住著天使與惡魔兩個角色,一個要你看遠一點、一個要你即時享樂。這晚第一次練跑的我真的很累,腦中那給我正能量的天使今晚一定休假了,滿腦子只有快回家、快回家的念頭。結果,我沒有回家(腦中的惡魔或許也累壞了),只是改成用走的,把預定三公里走完,但到底有沒有三公里也不是那麼確定,手腕上什麼運動錶都沒有,不知速度、不了解距離,只知道「可能」三公里了,然後就結束第一天的訓練。

有什麼事是你覺得最得意的?

英文很強?鋼琴彈得很好?還是畫畫很棒?

有沒有想過你這些比他人強,或者說你只是很愛從事的這些,一開始是如何練的?《刻意練習》一書告訴我們天才是不存在的,沒有人呱呱墜地就熟練某些能力,都得從第一步踏起,但常常第一步跨出後卻是跌坐在地。

我在不同演講場合,即使是對拿下二○二○年中華職棒總冠軍的統一獅隊演講,我都喜歡用一句話來勉勵聽眾:「爬起來比跌倒多一次你就成功了」。

曾文誠都喜歡用一句話來勉勵聽眾:「爬起來比跌倒多一次你就成功了」。 圖/堡壘文化...

曾文誠都喜歡用一句話來勉勵聽眾:「爬起來比跌倒多一次你就成功了」。 圖/堡壘文化 提供

第一次練跑真的很像是跌倒不想再起來的苦痛,事實上初期的每次練跑都很痛苦,記得有一回我改換場地,轉換一下心情,我去大安森林公園跑,那邊的距離就比較好抓,繞一圈大約是兩公里,但距離好量測不代表你就比較OK,記得我約莫跑了兩圈就停下來休息,喘氣聲大到引起身旁小朋友的注意,轉身問了我一句:「叔叔,你是不是很不舒服?」我很高興他叫我叔叔不是阿伯,讓我年輕了十幾歲,但我怕如果回答「是」,他會趕緊去撥一一九,所以趕緊說我沒事,呼!應該沒事!

後來,不論是想挑戰任何比賽或學習任何事物,包括溜滑板或跟女兒學彈鋼琴、跟老婆學煮菜,我都會以剛開始練習跑步這段經驗來提醒自己,初期肯定是不順利的,但重點是如何持續下去。

我會持續下去,老實說自己也意外,明明第一次練跑不怎麼愉快,但過兩天我還是往堤防而去,差別應該是沒有人逼我去,而且不像當兵那樣有人在後頭罵個不停,我只是給自己一個目標,不要太早放棄、太早用走的,我想要練到屆時比賽看能不能至少跑一半的路程,這是我的目標。

本文摘自《60歲的我,也能完成226超級鐵人三項》,堡壘文化出版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