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老時代來了!老少世代數位落差 愈高齡愈邊緣化

讓我們把時鐘回撥到2013年。牛津字典把年度關鍵字頒給了「自拍」(selfie)。

這意味了:自拍,蔚然成風。縱使自拍經常招致自戀的批評,但那又如何?透過諸如臉書的社群媒體,自拍確實是我們分享最多,也是最受歡迎的照片類型。

「厭老時代來了!」迄今我仍記得一位朋友的評語。他說,每個人都有一張臉,但自拍風潮的背後,代表了愈年輕愈討喜,愈年輕就按讚數愈多、愈受歡迎,「人會愈來愈著迷於青春的臉孔,但對布滿皺紋的面貌將避之唯恐不及。數位社群媒體時代,年輕就是硬道理。」他進一步補充。

記著這句話,結合我累積幾年來的老人服務現場觀察,益發覺得有理。

例如,自拍再怎麼風行,「技術」還是有老少世代差異。年輕人自拍,角度很會喬,而且再怎麼喬都是潮;但中高齡的爺爺奶奶,幾乎都與自拍能力絕緣,十之八九都是「正面看著手機,一二三,笑。」

對中高齡的橘世代而言,這是他們從以前到現在所熟悉的「攝影美學」。此外,自拍的技術眉角何其多,你要會轉換模式,要找得到鏡頭。若是合照,你還會介意,誰的臉看起來比較大,以及千萬注意別跌出框外。

好吧,高齡橘世代,可以熟能生巧,克服手機自拍的技術障礙;但仍然有一關過不去,那就是「美圖秀秀」之類的P圖APP。

在數位世界裡,透過自拍,年輕與老年的差距比想像得還大。圖/123RF

在數位世界裡,透過自拍,年輕與老年的差距比想像得還大。圖/123RF

愈年輕愈吃香 拉大世代差距

這類APP之所以下載者眾,原因「很美麗」,那就是讓你看起來比原來的你更青春、更符合非典的極致無瑕。年輕人用美肌,無非是想讓自己的臉看起來更白更光滑,已經年輕還恨不夠年輕。但對於早已過青春年齡門檻的高齡橘世代們,是否適合依樣畫葫蘆?若照著做,會不會淪為被人訕笑的「東施效顰」?

這就是我那位朋友的敏銳洞察,語氣憂心忡忡。透過手機,藉由自拍,加上各種加工後製,利用社群分享,「真實自我」與「數位自我」不但差距愈來愈大,而且後者凌駕前者,替身取代了本尊,數位自我愈年輕愈吃香(按讚數愈多)。

在數位世界裡,透過自拍,年輕與老年的差距比我們想像得還大。

青春崇拜愈多 高齡愈邊緣化

人總是往有掌聲的地方去,數位時代的量化精準反饋更引導人們往這條路走。凡事一體兩面,有人入圍,就一定有人脫隊;當我們口味愈來愈重,持續為「青春崇拜」加碼時,難道不也是賣力把高齡化推向邊緣化?

何其弔詭,當線上眾生相愈看愈年輕之際,線下真實生活卻是愈來愈高齡化。今天的數位落差已經不只是城鄉貧富,還包括了老少世代,以及隨之而來的美學品味。

多年投入老年議題觀察的吳挺鋒,現職為基隆市政府社會處處長。 吳長霖攝影/提供

多年投入老年議題觀察的吳挺鋒,現職為基隆市政府社會處處長。 吳長霖攝影/提供

沉迷數位泡泡 嚴重還會仇老

當我們沉迷於「數位泡泡」時,這個非典青春國度彷彿添加了過量防腐劑的加工食品,而這是否會讓我們不願承認某種「自然」,例如變老?如果更嚴重,甚至會觸發厭老,甚至是仇老的時代氛圍。

面對不斷提速的高齡化趨勢,除了照顧資源的布建外,我們是否也該開始致力於多元美學的建立,提倡某種崇尚自然原味的高齡品味?

面對氣候變遷,各國都已經開始思考如何調適;那麼面對高齡化變遷,我們是否也需要持續琢磨更周全的社會調適策略?

看看英國、日本設立孤獨部,嘗試對抗這個時代瘟疫,我們實在需要同時注意到高齡孤獨感背後的雙重副作用:年輕人對老人缺乏同理心,以及老人對自我形象缺乏自信與否定。

延伸閱讀

退休過來人最想從頭的10件事!你中招了嗎?

琦君:萬紫千紅都過了...中年以後是咖啡色的

朝。食光/款待家人早餐提案:麻油松阪豬土鍋炊飯

腰痛、高血壓竟造成年紀輕輕就洗腎!一張圖了解什麼是「多囊腎」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