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寫的溫度 致青春之戀

圖/讀者小丸子提供

圖/讀者小丸子提供

你有多久沒有手寫信了?在那個悠遠的年代,千言萬語落在信紙上,

從遙遠彼方到手上,握起來彷彿有溫度。

在徵求讀者「想丟卻丟不掉」的物品時,來了兩則關於「情書」的故事。

當愛已成往事

小丸子(台北市,56年次)

30年前電子郵件逐漸取代普通郵件,輕觸鍵盤,思念遠傳千里;十多年前智慧型手機再次改變通訊方式,五花八門的社群軟體縮短人與人之間的距離,一開視訊,想見的人猶在身旁,一顰一笑盡收眼底。可是,偏偏我陷入情網時,無福享受這種便利,所以曾對郵局和電信局衝高業績小有貢獻。

在朋友的聚會中偶然與他一面之雅後,沒想到過沒多久就收到他寫來的信,俊逸的字跡表達誠摯的問候,簡略的自我介紹不失幽默,卻因誤寫我的姓名,讓我略感不悅,難道這是另類追求的策略嗎?我禮貌的回信糾正,於是在這魚雁往返中,我對他漸有好感,甚至答應約時間見面,心中還揣想著初戀是否就此展開?

一南一北的雙城戀情持續加溫。因為忙於工作、進修,我們多用電話或信件聯繫,無奈長途電話費用驚人,而且家人抱怨占線太久造成不便,所以夜闌人靜時寫下心情點滴成了我的日常,隔天再將信件寄出,卻已經迫不及待想收到他的回信。

婚後遷居台北,整理衣物、書籍時,瞥見在書架上方的紙盒,裡面一大疊的信件已有些泛黃,字裡行間流露的愛意關懷也好,抒發的抱怨與誤解也罷,當戀情已成往事時,便不忍再去細究原因或對錯,畢竟我們都認真愛過,也因此變得更懂愛與被愛。一度想要燒毀這些信,不過最後還是留下來追憶流逝的青春

圖/讀者劉愛玲提供

圖/讀者劉愛玲提供

答案在這裡

劉愛玲(台中市,57年次)

18年前 ,認識去珠海旅遊逛商場的外子,我彼時是茶葉專櫃的櫃姊。他禁不起我強力的推銷,買了苦丁茶和普洱茶餅,但條件是要留下我的電話才願意購買。(或許是追求異性的伎倆?)

翌日,剛下班回宿舍,一個陌生的越洋電話號碼顯示在我的手機螢幕,聽到對方的自我介紹,打開記憶的閘門,在腦海中搜尋許久,憶起前一天的確有位買茶要電話的「怪客戶」。此後的幾天,手機如鬧鐘般準時響起。

初始,很不情願接聽,心中叫苦連天:「老大,這可是雙向收費啊,聽你囉嗦半天,我的早餐水果可泡湯啦!」

後來婉轉說明並商量用書信代替昂貴的電話費。半年多的時間裡,我們每天互相將工作點滴與心情用文字串連起來,借助潔白的信封與繽紛多彩的郵票的力量,飛越台灣海峽傳遞情感,直到結為連理。

如今,孩子已上高中,他曾好奇詢問父母認識的經過,我指指這些發黃的信件說:「答案在這裡!」

看更多報導:《橘世代》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