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智症不易發現,但不代表沒徵兆!」這五大族群即早檢測

阿茲海默症若能早期發現,以藥物或如藝術、懷舊療法等非藥物方式介入治療,可望延緩病...

阿茲海默症若能早期發現,以藥物或如藝術、懷舊療法等非藥物方式介入治療,可望延緩病程。 圖/天下文化提供

失智 症(認知症)是老人常見的神經退化疾病第一位,初期症狀是忘東忘西,往往讓人誤以為是正常的老化 現象,等到確診時,病情恐怕已經是中重度,對家屬或照顧者形成不小的負擔。

然而,台灣失智症協會的資料顯示,依2020年年底的國內人口統計, 65歲以上老人共有近378萬人,其中有約29萬人罹患失智症,即65歲以上的老人約每12人有1位失智者,而80歲以上的老人則約每5人即有1位失智者。

推算照護費用支出,如果50歲發病,診斷後終身照護總花費約726萬元至1584萬元;如果60歲發病,照護花費約550萬元至1200百萬元;若再加上照護者可能影響工作、財務等各項規劃,龐大的經濟與身心壓力,一旦缺乏足夠資源支持,可能拖垮一整個家庭。

早期發現並介入治療可望延緩病程

失智症的發生原因,以阿茲海默症 最為常見,約占七成左右。

醫學上確診阿茲海默症的方式,包括:由心理諮商師進行複雜的神經心理學評量,或進行核磁共振影像、核醫正子造影等方式,以及高度侵入性的腦脊髓液檢測。

阿茲海默症目前還沒有藥物可以徹底治癒,從輕度時期的輕微症狀,逐漸進入中度、重度、末期症狀,疾病退化的時間也沒有一定,存在個別差異。

不過,如果早期發現,以藥物(主要是乙醯膽鹼抑制劑)或非藥物(例如:環境調整、藝術、懷舊療法等)介入治療,可望延緩病程;如更早檢測出有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進一步規劃個人化腦部管理(例如:控制新陳代謝、維持正常生活作息、保持運動習慣等),還可降低罹病風險。

阿茲海默症不易發現,但不會突然發生

阿茲海默症極少突然發生,只是罹病初期不易察覺。吉蔚精準檢驗公司總經理莊佳霖指出,過去都是因為患者出現迷路、情緒轉變,或是個性驟變(俗稱「老番顛」)等症狀,才會被確診。

他進一步說明,阿茲海默症好發於65歲以上的長者,但往往在發病前的15年至25年,腦部即開始產生變化,只是以往很難簡易診斷。

為什麼?莊佳霖解釋,過去依賴影像判斷是否罹患阿茲海默症,在出現症狀後才能進行;如果想要早期發現,必須自費檢測,費用動輒數萬元,一般民眾很少主動檢測。

不過,隨著醫療科技進步,現在從阿茲海默症患者的血液,便可檢測到「壞蛋白」的濃度。

抽血三毫升就能精準評估風險高低

「造成阿茲海默症的『壞蛋白』,在血液中的濃度之微,就像把一顆方糖丟進標準尺寸的游泳池中,要檢測出來非常困難,」莊佳霖談到,正因如此,吉蔚精準與磁量生技歷經十年研究發展,開發出超靈敏免疫磁減量(IMR)檢驗技術, 與台大醫院合作並進行試驗,抽血即可檢測評估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

失智症可大致分為退化性和血管性兩大類,阿茲海默症就是退化性失智症的一種。而透過抽血的方式,還能用來檢測數種和失智相關的常見神經退化性疾病, 如:帕金森氏症、路易氏體失智症等。

IMR係利用表面接有抗體的大量奈米級磁珠,捕獲由腦部釋放至血液中的微量異常蛋白質,根據磁訊號的變化檢測蛋白質濃度,評估患者得到阿茲海默症或輕度認知障礙的風險,準確度達到8成。

「只要三毫升血液,就能精準測出血液中『乙型類澱粉蛋白』與『濤(tau)蛋白』的含量,評估罹患阿茲海默症的風險,」莊佳霖說:「IMRAD是全球唯一可以血液檢測阿茲海默症的方式,已取得歐盟CEIVD認證,以及台灣、日本、中國大陸、歐盟、美國等28個國家或地區專利,衛福部也在2021年通過它的IVD第三類新醫材審查,目前已有50多家醫療院所使用。」

吉蔚精準產品經理李宣萱說明,檢驗數值落在455.49(pg/ml)2 以下為低風險,如果是介於380(pg/ml)2 至455.49(pg/ml)2 之間,屬於亞健康,建議積極進行健康管理,例如:改善新陳代謝相關數據,以及改善睡眠品質或情緒、壓力,必要時會診精神科協同管理。

455.49(pg/ml)2 到642.58(pg/ml)2 為中風險,疑似輕度認知功能障礙,李宣萱建議,患者應盡速至失智相關專科就診確認疾病狀態;一旦超過642.58(pg/ml)2 便屬於高風險,疑似罹患阿茲海默症,建議馬上到失智症相關專科就診,確認疾病狀態。

「失智症發展過程耗時15年至25年,等到症狀出現、檢查確診,往往已經太晚。目前學界和醫界的共識,都是『預防才是最好的治療』。」莊佳霖指出。正因如此,尤其是有家族史者,除了基因檢測,也可以提早進行IMRAD檢測。甚至,「除有家族史外,45歲以上,如果有肥胖、三高 ,或者常熬夜、作息不正常者,也會影響腦部功能,」李宣萱建議,這類族群也應進行檢測,及早進行腦部健康管理。

所謂腦部健康管理,包括:改善新陳代謝數據、改善睡眠品質、以及改善情緒管理與壓力管理等,均需要經過家醫科、健康個案管理師、減重或睡眠中心等的評估與建議後進行。

提升健康意識是最有效的預防方法

李宣萱分享,曾有位企業主,經常交際應酬,雖然有高血糖、高血壓、高血脂的三高問題,卻不以為意,因為他認為「三高都有藥物可以治療」。抱持這樣的態度,到了56歲,進行IMRAD檢測,發現數值高達460 (pg/ml)2,屬於失智的中風險。

這位企業主嚇到了,自知失智症無藥可醫,雖然認知功能正常,還是聽從個管師建議,乖乖進行營養調整及有氧運動。1年後再檢測,降到298(pg/ml)2。「顯然,透過積極的健康管理,可以降低失智風險,」李宣萱說。

同樣的例子,也發生在李宣萱自己身上。

不到50歲的她,擁有遺傳學博士學位,直系血親沒有失智症的遺傳因子,但她經常熬夜,每天僅睡4、5個小時,雖知作息不正常與肥胖是腦部退化的風險因子,卻總是改不了。直到抽血檢測,看見數值是384(pg/ml)2,屬於亞健康等級,才因此提高警覺。

李宣萱笑稱,以前總是沒有動力認真減重,「看到數字後開始緊張,下定決心減肥,督促自己好好運動、好好睡覺,做好預防失智的健康管理。」

「其實,許多不健康的因子都跟失智症有關,如果能夠提升健康意識,就是預防失智症最有效的方法,」莊佳霖強調,失智症被發現時,通常是中晚期,且病情不可逆,「如果可以早期介入,讓有失智風險或疑似症狀者接受檢測,只要延緩一年病程,就可以減少支出長照的費用,對公共衛生政策是很重要的創舉。」

《訂製你的無病生活:30問掌握預防、診斷、治療、照護對策》 圖/天下文化提供

《訂製你的無病生活:30問掌握預防、診斷、治療、照護對策》 圖/天下文化提供

本文摘自《訂製你的無病生活:30問掌握預防、診斷、治療、照護對策》,天下文化出版。

延伸閱讀

氣象神算李富城 對抗失智 打開鬱悶的心

長照悲歌頻傳 是什麼讓這些照顧者成為「殺害摯愛的殺人犯」?

有苦說不出,總想自己解決?長照悲歌,男性為何就是高風險?

白衣天使退而不休,返鄉當居家照顧者的靠山

熱門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