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依瑩 進擊的不老夢

當台灣高齡社會挑戰節節進逼,現任台灣公益團體自律聯盟顧問林依瑩,25年前,還是中正大學社會福利研究所學生時,早以「時間銀行」為論文主題,鑽研起台灣高齡社會的未來難題。

先後加入老吾老、弘道老人基金會,也曾一度短暫擔任公職;幾年前,為了深入探討長照現場困境,她考取居家照服員,走入真實的照護;看見部落居民與長照現場的兩難,她又創辦伯拉罕合作社。

耕耘公益領域20多年,該怎麼定義林依瑩的角色?她是倡議者、是政策家、是管理者、是創業家,也是走入現場的行動者。唯一不變的是心繫台灣高齡現場,嘗試不斷為公益領域,找尋創新突圍的新模式。

林依瑩(左二)看見部落居民與長照現場的兩難,她又創辦伯拉罕合作社。圖/伯拉罕共生...

林依瑩(左二)看見部落居民與長照現場的兩難,她又創辦伯拉罕合作社。圖/伯拉罕共生照顧勞動合作社提供

解開年齡束縛 打造不老傳說

在長照公益領域,林依瑩的名字早為大家熟知,但對社會大眾,印象最深刻的是10年前,才32歲、擔任弘道老人基金會執行長的她,「大逆不道」地帶著一群年紀超過80歲的阿公阿嬤環島全台騎車,所寫下的不老騎士傳說。

2022年,高齡樂活、熟齡樂活已是社會鼓勵提倡的觀念,但10年前,林依瑩的種種嘗試更像是一場出格的離經叛道。那時社會主流的聲音是:「長輩就該好好伺候安養、怎麼能做如此危險的事,出了事怎麼辦⋯⋯」一聲聲質疑不絕於耳。

林依瑩溫暖笑容下,藏了創新的心,不怕衝第一惹來的挑戰問句。

隔年她再帶著阿公阿嬤登上小巨蛋,轟轟烈烈地辦了場百老匯音樂會,辦一場還不夠,隔年再辦、後一年再有⋯⋯,登上台的人數愈來愈多,就是要鼓勵大眾扭轉想法,年長不等於衰老,變老也能有夢、活躍帥氣。

副市長變居服員 投入長照

解開年齡的束縛,林依瑩看到的是,隨著高齡化進程加速,隨之浮上檯面的難解議題:長照現場。

2018年,六都選舉,台中市長林佳龍意外落選,當時擔任副手的林依瑩,也跟著卸下職務。突然騰出大片時間,林依瑩發現,幾年前為了孩子移居落腳的台中東勢鄉達觀部落,正面臨中壯青年沒工作、原鄉長者缺照護。她乾脆苦讀考取居服員證照,親身上陣,當時接手的就是照護難度最高的四管個案。

一位照服員,一年至多能承接的個案照護是5位,但林依瑩3年來,自己間接、直接照護的數量,就有30幾位,就算用盡所有時間,也無法解決偏鄉照護問題。

林依瑩乾脆就地成立「伯拉罕共生照顧勞動合作社」,以合作社模式打造「照護學校」,一手培訓當地居民成為居服員,創造就業機會,一面就地、就近解決偏鄉部落的長照資源缺口,也期待透過在原鄉的實作實驗,打造All in One 24小時整合照護服務,補足現行長照制度的缺口。

林依瑩想創造一種能讓人安心返家的照護模式。她知道,長照對於一個家庭,不僅是顧身也...

林依瑩想創造一種能讓人安心返家的照護模式。她知道,長照對於一個家庭,不僅是顧身也顧心。 圖/伯拉罕共生照顧勞動合作社提供

啟動「雙大安」 整合照護模式

日前,林依瑩又啟動了「雙大安計畫」,串聯台中大安溪畔達觀部落,以及位居首都中心的台北大安區。

林依瑩解釋,許多人總以為長照的難題只會發生在經濟困頓家庭身上,但在台北市大安區,即便收入不低,也同樣面臨難題,「長照處境,不論貧、富,面臨的狀況其實都是一樣的。」她說。

長期仰賴移工的照護並無法長久,All in one模式是林依瑩想創造一種能讓人安心返家的照護模式。尤其成為居服員後,林依瑩常常在現場看見許多家庭成員因為照護造成的緊張衝突,她知道,長照對於一個家庭,不僅是顧身也顧心。能夠返家,不僅能夠提升照護品質,也能讓許多個家庭重整關係、連結與對話。(延伸:走進長照現場 找到成長力量

│精選延伸閱讀推薦↓↓↓

延伸閱讀

2022報稅季來臨!想省稅?留意「三大新稅制」

【橘煩惱】最難的選擇—家人失能,送機構還是找看護?(照護方式及費用比較)

新竹一日單車行,探訪一座有老靈魂、新科技交會的城市!

腰能彎,就能做!42歲重返職場成「照顧秘書」

熱門文章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