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轉台灣長照模式 「非典型教授」蓋個自己也想住的家

55歲的紀金山,打造的是自己老後也想住的生活圈。記者黃仲裕/攝影

55歲的紀金山,打造的是自己老後也想住的生活圈。記者黃仲裕/攝影

好好聚落的推手紀金山,是個「非典型」的大學教授,花了15年時間催生了台灣第一個青銀共居聚落。

2005年,紀金山因研究計畫訪談了186間養護機構,他問機構負責人,「老了以後想不想住在自己的機構?」答案都是否定的,他看見台灣的長照困境:缺乏選擇且品質不佳。

2010年,在大學教授「非營利組織與管理」的他,成立「台灣福氣社區關懷協會」,希望以創新服務來改變台灣的長照模式,實踐「在地老化」的照顧理念。

看見長輩需求 想學國語、搭公車

雖然對長照領域不陌生,但紀金山真正認識老後生活需求,卻是因為媽媽。

大約10年前,紀金山的父親過世,為了讓傷心的媽媽有更多社會互動,他在老家龍井辦了「長青學苑」。

上課長輩多數學歷不高、不識字,行動只能仰賴兒孫接送。「第一次上課,最多長輩說他們想學『國語』,學公車路線的字。」

紀金山當初很訝異,上完課後,長輩開心來道謝:「我終於敢自己搭公車出去了!」這個經驗讓他知道:「他們有很強的學習動力,給他們資源,他們就會長出需要的能力。」

2014年,紀金山創立了台灣第一家照顧咖啡館「有本生活坊」。咖啡館內的年輕店員都擁有照服員資格,舉凡照顧者需要的服務,在此都可一站取得。

住宅會有人煮三餐,大家一起共食。圖/好好聚落提供

住宅會有人煮三餐,大家一起共食。圖/好好聚落提供

藍圖化為實踐 做出一套模組

今年5月,好好聚落終於有人要入住了,他形容整個過程是在做社會運動,「這件事若寫成論文,大家一定當我瘋子。若成為社會實踐,做出來擺在眼前,它就是一個選擇,我們老後何去何從有了不同選擇。」

這十幾年來,紀金山看見台灣社會長照觀念改變了。例如過去長輩希望與子女同住,老後由子女照顧,但這幾年愈來愈多長輩認為,各有居住空間或許更好。也愈來愈多人同意,專業人員可能比家人更適合照顧工作。

紀金山說,照顧的新觀念已經打開,只是多數人不相信它真的存在,「因此我必須要做出一個model。」而且未來,這個模組將推到全台灣,「每個縣市都會需要這樣的住宅,我們要去研究不同的需求,成為顧問,建商只能蓋房子,我們卻能看見需求,提供內部的服務系統。」

55歲的紀金山有兩個兒子,但他想像中的老後生活沒有要和兒子同住。他現在的努力,不僅在為台灣建構一個可以探索人生下半場的新居所,也在為自己建造一個「我老後想要住這裡」的夢想國。

延伸閱讀

「橘之鄉」創辦人洪美芳 現代大宅院裡築夢

兒挺媽開心玩「不必留遺產」癌婦賣2千萬屋環遊世界

樂齡不必怕孤單!「閨密共居」比姊妹還親

演藝圈小資族 郭彥均一碗麵吃2頓 攢錢高手擁3房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