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強人律師陳玲玉 記錄愛孫成長 融化在幸福中

說起律師陳玲玉,許多人想到的是那個受到許多大企業信任的律師、叱吒商場的女強人——她是台灣知名商務律師,國內三大法律事務所第一位女性合夥人及女性主持律師,她經辦過大家熟悉的台積電營業秘密保護案、台灣高鐵建設BOT案、高雄氣爆和解案等重大案件,也是台北醫學大學、家樂福文教基金會及紙風車文教基金會的公益董事。

名律師陳玲玉,現在最喜歡的身分是「Kilo的玉婆」。圖/陳玲玉提供

名律師陳玲玉,現在最喜歡的身分是「Kilo的玉婆」。圖/陳玲玉提供

Kilo的玉婆 感恩能參與成長

陳玲玉有許多顯赫頭銜與豐功偉業,但這些都比不上「Kilo的玉婆」這個身分讓她心動。

2009年,陳玲玉的獨生女Serena生下第一個孩子Kilo(以下簡稱K),陳玲玉還記得那天在醫院隔著玻璃初見小小的K,心中滿滿感激:「外婆這個身分,不是我個人的努力可得的。」她感恩K的到來,也很感恩女兒讓她有機會參與K的成長。

這並非陳玲玉頭一次照顧小小孩,但是心情大不相同,「養兒育女是責任,和孫子相處則是享福」。陳玲玉23歲入職場,曾經是個事業與家庭兩頭燒的媽媽,女兒Serena曾在一篇文章中寫著:「我是獨生女,但我和我媽媽的工作一起分享她的愛!」時光荏苒,陳玲玉現在成了從容、樂在帶孫的「玉婆」,她將當年給女兒不足的愛,加倍予以孫子。

K口中的「玉婆」,源於陳玲玉的名字有個「玉」。K稱呼他的爺爺,國票綜合證券董事長洪三雄為「三爺」,因為名字中有個「三」字。

洪三雄手巧,Kilo(右)有些玩具(例如圖中面具)是他親自手作。圖/陳玲玉提供

洪三雄手巧,Kilo(右)有些玩具(例如圖中面具)是他親自手作。圖/陳玲玉提供

孫愛黏她 回憶快樂又豐富

聊起愛孫,「玉婆」快樂且深情,她過去12年的生命,因為K的加入,而有了難以取代的豐盛、永恆的回憶。

她記得1歲的K第一次聽音樂會,因陌生的環境感到害怕,玉婆握著K的手說:「uncle在唱歌。」讓K像是吃了定心丸,安安靜靜聽完40分鐘的世界名謠。

她懷念那個2歲就懂得用各種方式誘拐她、最黏她的K。K會在吃飯時指著旁邊的位置:「婆婆坐,一起(吃飯)。」外出時指著兒童座椅旁邊說:「婆婆坐。」要道再見時也會小手緊握她說:「請不要走!」

她喜歡那個3歲的K,對著自己弄倒的樂高玩具說:「國破山河在」、把小人放在樂高床上說:「床前明月光。」

她想起了4歲的K嚮往長大,喜歡說「不」,每次吃飯都堅持:「我要坐大人椅,用大人餐具。」

她說5歲的K愛思考,能善用成語,對國際大事好奇。有次她帶K去餐廳,正好有位男士捧了一大把花進來向女友求婚,K說他也會,立即單腳跪下,做狀向她求婚。玉婆向K說:「你比三爺年輕時帥多了!」

6歲的K喜歡和玉婆、三爺住,尤其享受和他們共睡一張大床,還說長大結婚後要四個人一起睡一張很大的床,並且補充:「你們兩個老了,睡中間才不會掉下去。」

7歲的K喜歡寫字寫信、會思考生死與靈魂。有一次K問玉婆:「人死後會到天堂,多久才會回來?」玉婆:「我不知道,因為我沒有經驗」。K:「我回來後,會回到媽媽的家嗎?」玉婆:「只要你很乖,上帝會成全你的願望!」

陳玲玉(右)與洪三雄大學時代就認識,是爭取言論自由的「學運夫妻檔」。圖/格林文化...

陳玲玉(右)與洪三雄大學時代就認識,是爭取言論自由的「學運夫妻檔」。圖/格林文化提供

拉近距離 為孫學看NBA

相較於陳玲玉經手的大案子、商務與法律界的紛擾,陪伴K的時光淨是尋常生活的小情小愛,顯得歲月靜好。因為陪伴,夫妻倆會因此有機會到陌生的世界探索。例如不看球賽的他們,為了K開始看NBA,甚至連姓氏達到13個字母球員「字母哥」的名字都知道,只為了和孫子有共同話題。

陳玲玉(右)一家重視家庭關係,去哪裡都是三個人一起,曾被金寶董事長許勝雄笑稱「洪...

陳玲玉(右)一家重視家庭關係,去哪裡都是三個人一起,曾被金寶董事長許勝雄笑稱「洪門三口組」,如今還是三口,只是中間的小女兒長大了,換成小孫子Kilo。圖/陳玲玉提供

因為是爺奶角色,加上女兒對教養孩子有自己的想法,是個嚴謹、把孩子教得很好的媽媽了,所以面對K,陳玲玉和洪三雄相對寬容放鬆。但有趣的是,陳玲玉不刻意「教」孫子什麼,K卻深受其影響,「他很像我,是個愛笑且正向的孩子。」玉婆展現的寬容、包容、善良、樂觀,不但影響了K,也讓K有了可以談心的忘年之交,許多小孩對未來的想像——像是「我長大了要交什麼女朋友」,K不一定會跟爸媽討論,卻會找玉婆聊。

看似在「照顧」孫子,陳玲玉卻因此獲得了生命裡未曾有過的幸福感。她說:「我把『愛』像『球』一樣的傳給Kilo,不管他有沒有接到?也不介意他有沒有傳回來?我都樂在其中!」

陳玲玉最新著作《如果愛是答案,問題是什麼?》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