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來直到這個Moment,人生才開始走向「斷捨離」

知名經紀人兼出版人自轉星球文化社長黃俊隆最新作品《有時候我會想起你,然後想起自己》。藉由對過往成長歲月之深情凝視,寫下人生45個不同階段的溫暖故事。精彩試閱:

圖/吳致碩 攝影

圖/吳致碩 攝影

學會開始斷捨離的你──人生減法練習

有些事要徹底覺悟,總是必須在一定的年紀、有了深刻的歷練後。

人生從來都是無可奈何的選擇題。年少時,不需要選擇,只需照著大人安排,偶爾不如己意時便隨意哭鬧,要這要那,對物質與心理的填補,永遠沒有滿足的一天。那時的人生是加法:不斷伸手向世界招攬、盲目地餵食自己。

直到有天,突然開始思考起許許多多事物存在的真正意義,包含有形的物質、無形的情感與價值等,人生才開始走向「斷捨離」的減法之旅。

幾年前出版《孫大偉的菜尾與初衷》一書,講述他33歲時,入行廣告第一天就立下的「莫忘初衷,全力以赴」這份自我期許,以及當人生來到菜尾,也就是我們時下流行稱之為「大叔」的年紀,對於過往人生有什麼樣不同的檢視與惕勵。

出版過程中,我們經常聊及他當時的人生心境,印象最深的約略是「人生至此,身邊所擁有的那些物質物品,跟人生一樣都已變成菜尾,卻難免因為戀舊而不忍割愛。但仔細想想,生不帶來死不帶去,人都要走了,還在人世留下這麼多東西給後人添麻煩,又何必呢?」因此,若友人喜歡他手邊某樣東西,他經常就慨然相贈。

當時,我還不大能懂得那對物豁達的心情。

直到近日,再度重拾年少樂趣,回頭繼續學起電吉他。我的吉他老師是個資深知名樂手,平日常與藝人巡迴世界各地演出。我幼時至今,一直都希望能夠有把搖滾經典名琴的電吉他。某日,隨口問起手邊有不少電吉他的他:「老師,你有沒有不用的Fender Stratocaster 的琴可以賣我?」沒想到他竟不假思索,一口便答應。

我問他怎麼會願意割愛,他說:「到了這個年紀,我常常想,即使每天彈,留下的這些吉他再怎麼彈,還能夠彈多久?不如只留下真正常用的幾把就好。」

若是年少時期,我大概只會這樣世故地質問起他:「怎麼可能?那一定是你跟這把琴的感情不夠深,沒有捨不得的記憶,不然怎麼可能捨得割愛?」

如今,我自己也來到不惑之齡,似乎漸漸能懂得歷經年歲後,看待物與人關係的人生思辨。

人會隨著年歲增長逐漸懂得放下與捨棄,多少來自面對不時突如其來,生離死別的焦慮與徹悟。

某個深夜凌晨二時許,強烈的下腹疼痛逼使著我深夜獨自一人進醫院掛急診。

深夜的急診室異常寂靜,候診室座椅上等候的病患,臉上都復刻著相似的痛苦與焦急。「我已經痛到受不了,能不能讓我盡快就診?」掛完號,我用虛弱的語氣拜託護士。當然,終究也只能在候診室裡乾等。

等到終於喚到我的名字,我全身癱軟地趴在病床上,接受醫生檢查問診。幾分鐘後,人生第一次躺在移動式的醫院單架床上。醫護人員將我的衣物、隨身物品收拾至床邊,我只能懷著忐忑心情接受接下來一切的安排。

在狹小靜默的醫院通道,左彎右拐,醫護人員準備將我推進X光室。

「我什麼都不要了,全都還你,拜託你讓我回家。」短短百公尺不到的距離,躺在病床上的我,在心裡不知對著誰,不斷地懇求吶喊。「能否自己爬到那張床?」醫護人員問。「我已經痛到完全沒有力氣,但盡量試試。」

費了一番功夫,我終於自己換躺到冰冷的X光床上。

強烈的疼痛不安,加上等待未知的醫療審判,迫使腦中不停浮現各種人生前所未有的念頭。前一秒鐘想著:「我還有好多事沒做啊!」下個轉念又彷彿,「人生已沒什麼不能放棄的了。」

終於,檢查報告出爐,沒有明確立即的嚴重問題,只領了紓緩疼痛的藥物後就放行返家,待白天再回醫院進一步深入複診。

就這樣,我也意識到,很快,自己就要來到吉他老師口中「再彈也彈不了多久」的年紀。人生已不再是想得到多少,而是慢慢學習懂得放下與失去。

圖/時報文化

圖/時報文化

本文摘自《有時候我會想起你, 然後想起自己》,時報文化 出版

延伸閱讀

另一半是不是豬隊友?發生婆媳爭執,一定說過這10句話!

懶人包│痛風「飲食」怎麼吃?可以如何預防、降低痛風風險?

防疫考量,我可以戴手套投票嗎?會變廢票嗎?一文破除網傳假訊息

吃不完的飯菜可以用電鍋保溫放隔夜?毒物科醫師:一不注意細菌就會大量繁殖!

FB留言
udn討論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