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振南「藝術像修行」 古稀書畫家 不懼生活挑戰

桃園機場第一航廈的出境南、北區廊道,一整面「文學之牆」結合當代書法與詩歌概念,寫出遠行的祝福。此作由方文山作詞、朱振南揮毫,精湛技法躍然牆上,揮灑出美好生活情境,在潛移默化中感受藝術薰陶,與遠赴他鄉逐夢成真的慰藉。

「在旅行的路上,有些事我們慢慢講,有個熱情的地方,名字叫台灣。」這段話對曾行經桃園機場第一航廈出境處的人來說並不陌生,飛揚的行草出自書法家朱振南,筆墨大氣渾厚、字體蒼勁有力。除了國門重地—台灣桃園國際機場,台北車站、台大醫院、台北市政府大廳、花東車站等公共場域,也都能看到國寶級大師的題字。

書法藝術裝置作品「在旅行的路上」,擺置於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圖/南院藝術提供

書法藝術裝置作品「在旅行的路上」,擺置於桃園國際機場第一航廈。圖/南院藝術提供

讓藝術走入生活

位於北市大安區的靜謐小巷,「南院藝術」低調沉穩的門面,散發濃濃藝文氣息。自2019年開幕以來,舉辦過多場設計展覽、座談會、藝術賞析等活動,朱振南希望透過各種策展,推廣「讓藝術走入生活」理念。靜心觀看大師之作,最新一系列特展呼應新冠疫情,加入留白增添從容恬靜氛圍,提醒觀看者慢下腳步重新整理人生。「師法自然」是朱振南學習與創作的態度,自成一格的筆觸建立在多年經驗的淬鍊上,人生邁入古稀之年,仍孜孜不倦作畫寫書。

回首創作路程,朱振南的作品讓人強烈感受季節更迭變化,這一切源自於出身北海岸的記憶。「荒遠偏僻的石門鄉下,資源少得可憐,漸漸練就一身『看天吃飯』的本領,因此特別會觀察天氣。」朱振南述說艱苦的過去,生活所需多取於天地,來自農村的孩子並沒有被艱困生活打倒,兒時看到漁村有了《勝利之光》雜誌後,對中華文化的書畫產生莫大興趣。初中三年特別喜愛書法課,憑自己單純的一念,考取國立臺灣藝術專科學校美術科國畫組。踏進藝專,認識到學院藝術教育,不斷精進於傳統、現代以及東方、西方的薈萃人文。

朱振南現場題字,信手拈來即是大作。圖/南院藝術提供

朱振南現場題字,信手拈來即是大作。圖/南院藝術提供

藉創作回到初心

朱振南先習書法、後學繪畫,糅合中西技法獨善現代抽象的水墨手法,在書法字意中展現獨創格局;「抽象水墨畫」尤其精采,書寫出大自然瞬間流動的美感,觀看當下看出節奏律動,心境卻又出奇地寧靜,藉由創作回到初心。這一切成就,源自童年生活環境的養成、每到一處總是先請教師長、前輩的學習態度,以及留學歐美的創新思想,將傳統水墨書法引入西方的賦彩。

藝專畢業後,朱振南專注創作,另拜皖南名書法大家謝宗安為師,磨練各家書體。1996年3月,邁入44歲時,母親因病辭世,7月獲得「巴黎藝術村獎」公費留學巴黎,展開浪跡天涯的孤寂之旅,而後赴美取得藝術碩士學位。身處異鄉,思鄉的苦澀全化成創作靈感與動力,作品處處可見對故土風情的想念;所以朱振南說:抽象其實是一種鄉愁!

客居海外多年,朱振南多次在世界各地舉辦展覽,致力推廣中華書畫藝術。2019年,邀請多位藏家與好友贊助,創辦「南院藝術」,做為創意展現及創作交流空間。

要用心才能成長

2020年初,莫內的外曾孫Chirstian PIGUET來台演講,於南院藝術暢談當年外曾祖父在故居吉維尼花園的創作生活,這場活動激起朱振南心中的漣漪,回想起旅居異鄉求學的苦澀,各種酸甜苦辣的回憶再次湧上心頭。看到各國頂尖藝術大師不停創作的精神,認為藝術就像修行,必須不斷歸零再學習!朱振南用「紅塵浪裡」來形容自己,惟有用心才能成長,立於不敗之地,藝術亦然。即使邁入70歲,面對生活種種挑戰仍孜孜不倦。

面對熟齡 不管幾歲都想冒險

浸淫書畫數十年,朱振南把藝術家當成志業,希望能為社會留下貢獻,也讓自己的生命留下有意義的紀錄。他表示自己取之社會太多,44歲獲得公費赴法國留學,出國流浪了這麼久,作品總是能看到「故鄉」的元素,以抽象創作的方式尋求共鳴與連結。

迎來人生七十,朱振南以「七十少翁」勉勵常保赤子之心,延伸跨領域的創作觸角激盪火花,例如:與王俠軍聯手推出的「山語行雲」茶具、舉辦書畫建築跨界特展,轉化並賦予作品附加價值。

朱振南笑說自己生性多情,困苦童年和孤單的異鄉求學生涯也不減浪漫個性,而今作品反映心境歷程,信手拈來就是佳作。

朱振南用畫作闡述心靈經歷的不同時期,在「我自畫我」作品中,繪出在茫茫人海中尋找自我的樣態,此景也描寫著人生下半場的另一種心境,取捨生命智慧,順著時間填畫成圓。要把自我探索的過程,當成是生命的陪伴與對話,不管處於人生哪一個階段,一定要勇於嘗新冒險,啟發學習契機,讓生活迎來新的改變。

「台北車站」四個工整的題字出自朱振南之手。圖/南院藝術提供

「台北車站」四個工整的題字出自朱振南之手。圖/南院藝術提供

「台北車站」四個工整的題字出自朱振南之手。圖/南院藝術提供

「台北車站」四個工整的題字出自朱振南之手。圖/南院藝術提供

「得之於人者太多」捐作品做公益

一路走來,朱振南認為「得之於人者太多」,除了感激,就是以投身公益的方式回饋社會。朱振南謙虛表示自己沒有太多公眾資源,2019年創辦南院藝術時,暗中許下心願:一定要關懷弱勢,用自己的學習價值,產生幫助人的力量。

朱振南觀察到現今高齡社會,失智症對家庭的衝擊非常大,很需要社會的協助及關愛,早年失智老人基金會開辦時,為響應熱心助人的志工,捐助了十多件作品義賣。他說,能為弱勢族群發聲,只是盡本分,每個人都會走到老年,有幸與藝術相伴、用藝術記錄生命,已經比其他人幸運許多。「你怎麼看待老年,它就怎麼回應你。」朱振南積極迎向七十後的新生活,多了不同的創作意境,延伸出一個個不同的內心風景,眼裡真切的光芒,依然閃耀純粹。

關於朱振南

全台首位以書法水墨畫項目獲得教育部「巴黎藝術獎」,公費赴巴黎研習的水墨藝術家,在世界各地舉辦過多次個展。2019年創辦南院藝術。

他這樣說:

•抽象是比寫實更寫實的畫作。

•藝術創作與時空是極其親密的互動關係。

•抽象是一種鄉愁。

•美感與智悟交融方能表現藝術創作的符號。

延伸閱讀

揮毫迎新 開運春聯自己寫

365天都熱鬧!高雄港都夜未眠,美食、藝文走訪老城街巷

8本經典8段旅程 歲末藝術沙龍 一場心靈之旅

退休校長開畫廊、學音樂「即使會碰壁,但人生一定要找到自己的興趣!」

FB留言
udn討論區